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六一三章 伪帝


            

    天宫之内,广场上已经有四五百人之众,人数虽然不少,但是在空阔的殿前广场上,也并不显得拥挤,玄真道宗到了天宫之后,穿过广场,到得殿前,已经瞧见赤炼电,在八卦台上朝着赤炼电点了点头,赤炼电却也是拱了拱手,双方并无交谈。

    玄真道宗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道士们上了台阶,走到天道殿前,已经让人打开了天道殿的大门,一群道士抬着玄真道宗径自进了天道殿之内。

    “圣上还没有入殿,这老道士却比圣上还要早。”袁崇尚冷笑道:“长生道的这帮道士,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他话声刚落,却见到十几名道士却又从殿内出来,这十几名道士合力抬出了一只铜鼎,虽然合了十数人之力,但是铜鼎十分巨大,这些道士的力气显然也是不小。

    随即又有几人抬了一张长形的金色案几来,摆在铜鼎后面,广场之上,本来许多人正在观看八个台子上的艺团表演,看到天道殿殿门前的动静,都是纷纷侧目过来,不少人心里当即便想,这摆设台案,想必就是为了祭天所用。

    便在此时,却又听得一阵骚动响起,众人目不暇接,又转身过去,却见到又是一队人马从宫外过来,已经有人高声唱道:“太子殿下驾到!”

    在场的人们听到声音,互相看了看,不少人都显出惊讶之色,虽然大家都知道皇帝在河西,可是却并无几人知道太子也来到了河西,而且会在这时候出现。

    太子乃是帝国储君,听闻太子驾到,谁也不敢怠慢,广场上的人们,都已经纷纷跪倒在地,俯身低头,八只台子上的艺团也迅速停下了表演,就在台上向太子跪拜。

    赵权此时一身劲装,推着太子的轮椅,太子一身正装,头戴冠帽,眉目分明,不怒自威,在轮椅边上,则是身披粉红色大氅的琉璃,梳着宫髻,大氅之下,却是一身青色衣裙,她步伐轻盈,就如同一片流云飘荡在太子身畔,风姿绰约,在这宏阔大气的广场之上,更显得娇美绝伦,雍容贵气。

    楚欢此时在窗边也瞧见了突然出现的太子和琉璃,太子到河西之后,行踪本就十分隐秘,并没有公之于众,楚欢却也想不到太子来临,此时看到琉璃就在太子身边,微皱眉头,此时倒不是想到与琉璃之前的羁绊,而是忽然想到,此番祭天诞礼,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过来,这祭天诞礼看上去喜气洋洋,可是其中暗流涌动,他已经敏锐感觉今日的祭天诞礼,恐怕不会顺顺利利完成。

    赤炼电瞧见太子大驾来临,早已经和袁崇尚迎了上来,湖津道总督梅陇此时也忽然出现,往太子这边过来。

    三大总督到得太子面前,齐齐行礼,太子已经含笑道:“今日盛典,三位总督聚集一堂,许多国事,此番也可以迎刃而解了。”看着赤炼电,道:“电帅也终于到了。”

    “臣接到圣上旨意,自当遵旨而来。”赤炼电拱手道:“殿下一向可好?”

    太子笑道:“本宫倒没什么,只是电帅驻守辽东,饱经风霜……!”叹道:“已经多年不曾见到电帅,电帅似乎又老了一些。”

    赤炼电笑道:“殿下,臣已经是五十的人了,年过半百,容不得臣继续年轻了。”

    太子微微颔首,苦笑道:“当年跟随父皇打下大秦江山的老臣,如今已经所剩无几,我大秦四大上-将军,如今也就只剩下电帅了。”

    “雷将军的事情,臣已经听说。”赤炼电肃然道:“老将军为国尽忠,豪气干云,乃是天下臣子的楷模。”

    太子也不多言,道:“进殿再说吧。”四处看了看,问道:“父皇是否已经入殿?”

    “尚没有见到圣驾。”袁崇尚忙道。

    太子微皱眉头,向居仙殿望过去,“父皇龙体微恙,莫非现在还没有康复?”

    太子身在广场,所有人都不敢起身来,当下太子在几名总督的簇拥下,缓缓向天道殿过去。

    正午时分,弦乐声响,居仙殿方向终于传来动静,只见到仪仗队举着华盖走在前方,一辆金车正缓缓往天道殿这边过来,金车边上,一左一右两人,左边是白发如雪的轩辕绍,也是唯一携带兵器之人,在右边则是河西总督冯元破。

    金车之后,跟随着太监宫女,六匹纯白色的骏马拉着金色的大车,车座之上,正是皇冠龙袍的大秦皇帝和身着凤袍的皇后。

    金车到来,广场上的人们早已经列队迎候,官员一队,士绅则是另一队,按照地位高低,从前到后,站立在汉白玉铺就的道路两边,等到金车靠近,早有礼部司官员大声唱道:“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驾到……!”

    数百人早已经纷纷跪下,跪在道路两边,齐声叫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前万岁!”

    此时太子也已经从天道殿内出来,包括玄真道宗和赤炼电等人在内,已经到得台阶下面,站成一排,等金车过来,也纷纷上前参拜,太子腿疾,只能坐在轮椅上行礼,他望着金车上的皇帝,见得皇帝气色并不是很好,脸色有些苍白,目光也微微闪烁,倒是皇后镇定自若,雍容华贵,只是太子目光落到皇后脸上时,皇后却并没有向他看过来。

    皇后已经是四十多岁年纪,可是看上去却宛若三十出头,没有丝毫衰老的迹象,而且气质华贵,她身上流淌着真正的帝冑血液,前朝公主,本朝皇后,实乃是当今天下最为尊贵的女人,而她的容颜,也完全匹配这样的尊贵。

    皇帝扫视众人一眼,又看向广场上的戏台子,终是缓缓站起身来,含笑向金车前的众人道:“朕……近日身体有些不适,好在祭天诞礼之日,已经是康复,诸位爱卿为了祭天诞礼,辛劳至此,朕很欣慰,朕的寿诞,希望能有诸位爱卿的陪伴。”

    众人都是谢恩。

    此时皇后也已经站起身来,皇帝伸出手,皇后犹豫一下,终是递出手,任由皇帝握住,皇帝握紧皇后的柔荑,走到车梯边上,有太监和宫女上前来,皇帝皱眉道:“退下,朕还没有老到要人扶!”

    冯元破在金车边上听见,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他当然知道这是假皇帝,之前一直在居仙殿内,不与人接触,倒也并无大事,可是今日乃是祭天诞礼,皇帝自然要出来接受朝贺,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出现纰漏,被人瞧出破绽,后果自然是大大不妙,他本来还有几分担心,但是此刻见这假皇帝做出如此反应,倒是微微松了口气。

    冯元破不得不承认,这假皇帝虽然是傀儡,与真皇帝虽然面貌相似,但两人的能耐却是天壤之别,可是单就演戏而言,这假皇帝倒也并不弱,想来假皇帝心里也很清楚,他的家人都在冯元破的手中,若有疏忽,死的可就是他的那些家人,自然不能有丝毫的疏忽。

    皇帝牵着皇后的手,下了金车,他虽然年迈,但是气势不减,缓步走到太子面前,打量一番,太子看了皇后一眼,见皇后面无表情,但是一只柔荑却还是被皇帝牵着,眼角微微抽动,却还是拱手道:“儿臣见过父皇!”

    皇帝只是淡淡道:“朕并没有想到,祭天诞礼你能赶来!”

    “儿臣此来,是要亲自向父皇请罪。”太子恭敬道:“儿臣辜负父皇的期望,丢了京城,无能至极,请父皇责罚,儿臣还恳请父皇即刻召集群臣,商讨剿贼事宜,早日发兵,剿灭叛匪。”

    皇帝皱眉道:“朕听说京城失陷,不是天门叛匪所致,而是一帮暴民闯入城中,可有此事?”

    冯元破心下暗想,京城失陷的事情,自己并未向伪帝说起过,伪帝知道此事,恐怕是从宫人口中知道,京城失陷的消息,自然是早就传到了河西这边,跟随皇帝来的朝官自然都已经知道,人多口杂,事情传到宫中,也并非奇怪的事情。

    只是伪帝此时却装模作样,竟是质问起太子,冯元破眉角微跳,他固然担心伪帝不知所措,却也担心演戏演得太过火,反倒是适得其反,在场的众人,哪一个不是精明过人之辈,忙道:“圣上,吉时将至,京城之事,臣请圣上稍后再议!”

    他弓着身子,显得十分谦恭,在别人的眼中,倒似乎是在给太子解围。

    皇帝也不多言,牵着皇后继续前行,走过琉璃边上,皇后却是停下步子,俯视打量,随即才轻声道:“抬起头来!”

    琉璃抬起头来,一张倾国倾城的角色脸庞顿时便显现在众人面前,皇帝却也是情不自禁看过去,皇后却已经柔声道:“你就是帮助太子诊治腿疾的琉璃?”

    琉璃声音柔和:“回禀皇后娘娘,臣妾正是琉璃!”

    “琉璃……!”皇帝在旁边喃喃自语,布满皱纹的脸上,忽然显出一丝笑容,向皇后道:“皇后,朕忽然发现她很像一个人!”R10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