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六二六章 自投罗网

    青衣道士很可疑,独身在侧殿,就已经让赤炼电起了疑心,此刻腾空而起,赤炼电虽然已经有了防备,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对方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昏暗之中,寒光闪动,青衣道士依然杀到眼前,赤炼电已经无法再躲,毅然出刀。

    出刀之际,却已经隐隐看清楚对方的面孔,只见那倒是竟然蒙着青色的布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看不到完整的脸,但是那双眼睛,却是犀利异常。

    青衣道士出刀极快,赤炼电出刀也不慢,“呛”地一声,两刀交汇,随即听得“铛铛”声响,两刀第一次交错,竟然瞬间都是断成了两截子。

    赤炼电心下惊骇,那青衣道士一双眼睛也危险吃惊之色。

    双方甫一交手,当然都不会手下留情,虽然是出刀,但是刀身却已经灌注劲气,劲气相撞,刀刃断折,便是双方也都感到一股逼人的劲气冲入自己的体内,两人都是感觉五脏六腑微微颤动。

    只是一瞬间,两人都知道是生死攸关时刻,对方的武功,都比自己的想象的要高,双方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青衣道士弃刀成爪,往赤炼电的胸口抓了过去,他五指弯曲,劲风激荡,赤炼电却也是单手成拳,依然从吊顶之中飘出,带着雷霆之势,击向青衣道士的面门。

    双方都是身在半空,宛若两只鹰鹫,从空中飘荡而下,但是一招一拳,互相交错。

    赤炼电的拳力雄浑,他自信天底之下能够挨他这一拳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只是青衣道士竟似乎毫无畏惧,以爪迎拳,拳爪相接之时,赤炼电竟是感觉自己霸道十足摧古拉朽的一拳竟似乎打在棉花上一样,正自吃惊,却见到青衣道士那只手极其灵巧第一番,已经覆在自己的手背上,而青衣道士另一只手,也是成爪,径自往赤炼电胸口抓过来。

    赤炼电心下更是吃惊,青衣道士动作敏捷,招式怪异,而且出招显然是早就算计好,他横拳欲挡,但是青衣道士的速度显然是快出一筹,赤炼电甚至已经感觉自己的胸甲前劲风激荡,他没做任何犹豫,左手及时护在自己的胸口,也就在此时,青衣道士竟是化爪成掌,一掌拍在了赤炼电的手臂上。

    赤炼电手骨欲折,胸骨欲断,厉吼一声,另一只被青衣道士覆住的拳头却是暴突向前,拼上了全身劲气。

    青衣道士显然并不想与赤炼电两百俱伤,借着打在赤炼电手臂上的掌势,身体后飘,赤炼电虽然中了对方一掌,却还是挺了下来,落地之时,脸色红的滴血,显然这一掌对他造成了不小的重创。

    青衣道士见得赤炼电硬生挺住,双眸倒是颇有惊色,心知若是换做别人,恐怕这一掌已经是能够让对方难以起身,赤炼电能够顶住这一掌,其韧性确实可怕。

    “你是何人?”赤炼电冷冷道,他手臂的骨头已经受到重击,饶是他毅力惊人,此时那只手臂却也是微微发抖。

    青衣道士淡淡道:“你大逆不道,还是束手就擒吧……你武功不是我对手,你心里明白,朝廷今日定要杀你,你若是不想被人所辱,我劝你还是自尽为好,这才是一代名将最光荣的死法!”

    赤炼电冷笑道:“你是劝本督自尽?”

    “莫非你想被押赴刑场,砍头示众?”青衣道士冷冷道。

    赤炼电古怪一笑,道:“你连面貌都不敢示人,显然是混入宫殿的旁门左道,你不是长生道徒……你究竟是谁?”

    “这已经不重要。”青衣道士淡淡道。

    赤炼电死死盯着青衣道士的眼眸子,皱眉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冯元破安排在这里的刺客,冯元破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擒杀本督,他知道自己的那些虾兵蟹将难以抵挡本督,所以才会安排你作为最后的杀招。”

    “赤炼电还是有头脑的。”青衣道士轻笑道:“有人暗地里称冯元破为河西狡狐,他做事情,当然是处处留后手,大殿之上如果拿不住你,他猜知你一定不会束手就擒,一定会想办法逃离此地……他甚至猜到,你十有八九会逃到侧殿之中,因为侧殿在短时间内,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赤炼电“哦”了一声,青衣道士才轻叹道:“其实一开始,我们还担心你不会前来河西……辽东是你的巢穴,保护森严,想要在辽东除掉你,难于上青天,也只有将你赚到河西……祭天诞礼虽然是个很好的借口,可是……我们并无十足的把握赚你过来。”

    赤炼电冷冷笑道:“你们还以为本督前来,是因为你们的设计?”他摇了摇头,眼中显出一丝懊恼之色:“本督前来河西,只是因为相信了一个人……!”

    “相信一个人?”青衣道士凝视着赤炼电:“事到如今,不知道电帅是否能为我解惑,你究竟是相信了谁,为何会前来参加祭天诞礼!”

    赤炼电苦笑一声,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咱们在这里交手,却并无一人前来,这想必也是冯元破的安排。”

    “你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青衣道士声音平和:“因为从一开始,你的性命,就属于我……,在没有击杀你之前,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

    赤炼电淡淡道:“看来你们是志在必得!”

    “我们也希望不会出现任何意外。”青衣道士缓缓道:“你应该相信,既然冯元破苦心修建了天宫,他当然有办法控制住这里。”

    赤炼电微一沉吟,终于道:“如此说来,早在数年之前,你们就已经筹划了今日之局。”

    青衣道士轻笑道:“如果你想知道的更多,也该将你所知道的坦诚相告,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是相信了谁,才会前来河西?”顿了顿,轻声道:“你相信的当然不会是皇帝。”

    赤炼电手臂依然在发抖,他虽然在疆场之上所向披靡,可是今日面对这青衣道士,却知道自己的武功并非眼前青衣道士之敌手。

    今日结局,已经是凶多吉少。

    “本督错就错在相信今次之局的目标是冯元破。”赤炼电缓缓道:“本督接到的密旨,是要在这次祭天诞礼之上,除掉冯元破。”

    “哦?”青衣道士凝视赤炼电:“密旨?皇帝的密旨?”

    “不错。”赤炼电冷笑道:“就是皇帝的密旨,密旨之中,对这次计划做了详细的叙述,皇帝召集几位总督前来的目的,就是要聚众锄奸!”

    青衣道士发出古怪的笑声:“电帅说皇帝给你下了密旨,可是据我所知,皇帝的旨意根本出不了天宫,每一道从天宫颁下的旨意,至少冯元破都一清二楚,皇帝是给你下了一道旨意,却是传召你前来参加祭天诞礼,并无什么密旨传给你。”

    赤炼电淡淡笑道:“莫非你以为本督不知,皇帝已经被你们所控制,身不由己。”

    “哦?”青衣道士双眸一紧。

    赤炼电缓缓道:“正是因为冯元破已经控制天宫,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圣上才会要将计就计,借这次祭天诞礼除掉冯元破。这次祭天诞礼,本就是你们所策划,想要对付本督,这一点,连皇帝都一清二楚,而皇帝就是要将计就计,让本督前来河西,在大典之时,擒贼擒王,一举拿下冯元破。”他双眸闪烁,顿了顿,才道:“皇帝既然被你们监视,当然不会直接给本督送去密旨,只是你们忘记了,皇后的行动还没有被你们完全所控制,至少朝臣们还能偶尔面见皇后。”

    青衣道士双目一冷,“你是说,皇后派人秘密给你送去了密旨?”他双眸转动,想到什么,“我明白了……祭天诞礼虽然由河西的官员筹备,但是礼部尚书薛怀安却是不甘寂寞,他似乎觐见过皇后几次……!”骤然之间,青衣道士双目一亮,似乎明白其中的重要关窍:“怪不得薛怀安会向冯元破举荐震寇风前来献技,在此之前,你们早就已经计划好利用震寇风……!”

    “不错。”赤炼电道:“皇后确实是吩咐薛怀安传出了圣上的旨意,你们的眼睛主要盯在天道殿这边,薛怀安那般朝臣,在你们眼中,影响不了大局,你们甚至派人秘密监视着驻扎在天宫之外的皇家近卫军,却也没有对那般官员给予足够的重视,薛怀安要找一个心腹传旨,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青衣道士微微颔首:“你说的不错,确实不难。按照你的说法,皇帝给了皇后旨意,皇后则利用薛怀安向你送去密旨,制定了利用祭天诞礼除掉冯元破的计划……!”说到这里,发出低笑之声,“据我所知,皇后当年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对皇后一直心存感激,如果还有值得你相信的人,那就只能是皇后……!”

    “皇后救命之恩,几十年来,我从未忘记。”赤炼电肃然道:“这条命当年是皇后所救,那么这条命就属于皇后,只要皇后一句话,本督这条命,随时可以献给皇后……!”

    青衣道士点头道:“我明白了,因为密旨是皇后派人送去,而且你确定确实出自皇后之手,所以才会没有顾忌,毅然前来,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