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八三四章 化干戈为玉帛

    王未羊肩头被对方利剑所伤,手中大刀的去势却是不减,连续出刀,刀光凌厉。

    对方既然穿过严密防卫进入驿馆,而且明知四周是重兵看守,却还敢出手行刺,王未羊便知道他们此番行刺是周密计划,而且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如果不出意外,这刺客或许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退路,等若是死士。

    薛怀安此时却是惊骇无比,一时间甚至忘记喊人。

    对方又是一剑刺来,王未羊抬刀挡住,尚未变势,却从对方身后,又是一道剑光刺来。

    王未羊心下吃惊,此时才知道,刺客并非一人,在身前这名刺客的后面,还潜伏着另一人。

    他手中大刀被前面刺客拖住,后面那一剑毫无征兆,而且速度奇快,这两名刺客配合的异常默契,王未羊吃惊之下,后面刺来的一剑已经到了王未羊腹间,王未羊疾步后退,可是腹间一阵疼痛,他虽退的迅速,没有被利剑刺穿腹部,但是对方的剑速太快,而且突如其来,却还是有小半截子刺入王未羊腹中。

    王未羊疾退,那人也是如影随形,利剑并没有离开王未羊腹部,而另一人也已经再出长剑,直取王未羊咽喉。

    王未羊武功虽然不弱,但是眼前这两人显然都是一流高手,而且配合的异常默契,一剑取其腹,一剑取其喉,王未羊心知难以逃脱,却还是厉声道:“保护大人,大人快走!”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握刀的手一紧,便要奋死一拼,稍作抵挡,争取能让薛怀安离开。

    便在此时,却听得一个冷厉的声音道:“宵小之辈,不堪一击。”这声音却是从那两名刺客身后传来,劲风骤起,两名刺客听到声音,身形顿时一顿,王未羊反应何其迅速,立刻后退,顿时便即从两人的剑光中脱身。

    “速杀!”一名刺客沉声道。

    一瞬间,两名刺客前后分开,一人飞身扑向薛怀安,另一人却是回转身去,长剑向身后刺过去。

    “噗”的一声,那长剑刺进一件东西,却是一张椅子,刺客手腕一抖,“喀拉拉”一阵响,那椅子顿时四分五裂。

    也便在此时,从那碎裂的椅子之中,一道身影如同闪电般欺身上前来,直往那刺客冲过来。

    刺客长剑下滑,剑锋已经照准对方的脖子刺过去。

    剑如闪电,说到就到,距离那人脖子尺寸之遥,刺客正以为得手,却感觉眼前一花,吃惊之间,那身影竟然如同鬼魅般消失。

    他正自惊骇,猛觉得腹间一阵剧痛,就如同被一只大铁锤狠狠砸中,五脏六腑顿时翻滚起来,又如同撕裂般。

    王未羊见到有人来援,心下振奋,瞧见一名刺客扑向薛怀安,哪里能让他得逞,虽然腹间鲜血直流,却还是奋力冲上去,大刀对着那人砍了下去,那人速度快,王未羊的速度也不慢,无奈之下,那刺客只能长剑斜刺,迎向王未羊。

    此时听得“哐当”一声响,房门被踢开,三道身影已经冲入进来,一人沉声道:“保护大人!”两道身影已经迅速往薛怀安靠过去,剩下一人却是冲向王未羊缠住的那名刺客。

    另一名刺客腹部被重击,五脏六腑撕裂般疼痛,几乎站立不稳,而对方击中他腹部之后,已经抬手抓住了他握剑的手,“咔嚓”一身,腕骨碎裂,长剑顿时脱手,对方再次抬脚,一脚踹在刺客的腹部,刺客整个身体便即飞起,落在桌上,那桌子却是异常结实,并无碎裂,那刺客从桌上滚落下去,他腹间连续两下被重创,此时已经是动弹不得。

    王未羊和另一名护卫以二打一,剩下那名刺客武功虽然不弱,可是见到同伴被击倒,眼见得行刺薛怀安无法得逞,顿时便乱了分寸,王未羊此时却是全力以赴,瞅准空档,一刀砍在了那人的肩头,那人轻哼一声,脚上一点,转身要走,迎面却撞上一道身影,刚要出剑,那人的速度却是极快,探手已经掐住了刺客的脖子,随即用力一掷,刺客身体横飞出去,撞在墙壁上,随即软瘫瘫滑下来,王未羊却已经飞身上前,刀锋已经抵住了那人的脖子。

    四下里顿时寂静下来,王未羊沉声道:“点火!”

    灯火很快就亮起,只见到两名刺客,一名躺在地上挣扎,却无法起身,一名刺客靠墙跟坐着,喉间却是被王未羊的刀锋抵住。

    王未羊第一时间看向从窗外进入相助自己之人,借着灯火看清楚,显出吃惊之色:“是你?”他却是认出,对方却是在仁王府所见到的西门毅身边护卫。

    楚欢也不多言,看向薛怀安,走了过去,护在薛怀安身边的两名护卫立刻刀锋前指,满是戒备之色。

    薛怀安此时回过神来,脸色微有些苍白,看到楚欢,也是大为意外,楚欢却已经拱手道:“薛大人无事吧?”

    薛怀安伸手示意两名护卫收刀,方才发生的一切,电光火石,昏暗之中,薛怀安也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两名刺客被制,楚欢却突然出现在眼前,大是疑惑,微皱眉头,王未羊却是心知肚明,知道如果不是楚欢突然出现,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向薛怀安道:“大人,是此人出手相助!”

    薛怀安见到楚欢和刺客都在屋内,本来还怀疑是楚欢带人行刺,此时听王未羊这般说,这才释然,松了口气,上前来,拱手道:“楚多谢相救!”

    “薛大人,看来有人想要让我们都死在这里。”楚欢也没有时间叙旧废话,神色凝重:“在此之前,已经有人往我们那边行刺。”

    薛怀安竟似乎不感到意外,点头道:“看来我猜测的不错,徐煜之死,是有人从中作梗,蓄意挑起争端,西门毅可有事?”

    楚欢摇头道:“并无成功。”走到躺在地上那名刺客身边,蹲下身子,见此人一身黑色劲衣,却无蒙面,其貌不扬,看上去十分普通,冷冷问道:“莫非你想告诉我,是徐昶派你们前来?”

    那人腹部疼痛不止,脸上抽搐,额头冷汗直冒,见楚欢动问,还是冷笑道:“你你既然知道,何必何必多问?”

    薛怀安却是一怔,惊讶道:“是是徐昶?”

    楚欢淡淡一笑,才盯着刺客道:“看来你们的主子考虑的倒是十分周到,一旦得手,自不必说,可是一旦失守被擒,就将罪责推到徐昶头上,我实在不明白,是你们主子将我们想的太愚蠢,还是他太过愚蠢。”

    那人却是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我知道你们既然前来行刺,就已经存了必死之心。”楚欢笑道:“想要从你们口中让你们说出实话,并不容易,不过幸好今日这里还有神衣卫的弟兄!”看向王未羊,含笑问道:“阁下应该是神衣卫的朋友吧?”

    王未羊微皱眉头,楚欢救了他性命,最为关键的是避免薛怀安被刺,他心中倒也是有几分感激,但是他虽然不认识眼前此人就是西北楚王,却知道此人是楚欢的人,定武已经是昭告天下,楚欢乃大秦反贼,秦国与楚欢自然是水火不容,两路人马此行金陵,也都是为了拉拢徐昶,自然是针锋相对,王未羊心里倒还真不明白楚欢为何会出手相救,只是心里却还是对楚欢充满警惕。

    楚欢站起身来,道:“薛大人,走出这个驿馆,我们依然是水火不容,可是眼下的情势,我相信诸位也都清楚,有人想要致我们于死地,而且这几名刺客的武功,都是不弱,他们能够轻而易举潜入驿馆,对我们突施杀手,亦可见对手的实力绝对不弱。”顿了顿,神情严肃起来:“此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还要彼此争斗,那便是正中对手下怀,很可能我们这些人一个也走不出卫陵城。”

    薛怀安和王未羊互相看了一眼,薛怀安对这话深以为然,王未羊见识到这两名刺客的手段,知道对头的实力却是非同一般,微一沉吟,才问道:“那你想如何?”

    “在走出卫陵府之前,我们通力合作,至少在弄清楚谁是幕后真凶之前,我们暂时化干戈为玉帛,携手合作。”楚欢淡淡道:“我们之间的厮杀,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不用急在一时。”

    薛怀安终于道:“王百户,他说的没有错,对手显然是冲着我们两路人马来,既然有共同的敌人,我们如果再互相争斗,定是让对手称心如意,不管如何,先找出幕后真凶才是紧要事。”

    王未羊听薛怀安这样说,微微点头,道:“既然大人开口,我们暂且化干戈为玉帛。”

    “好!”楚欢笑道:“既然如此,现在便有一桩事情,需要你们神衣卫鼎力相助。”

    “何事?”

    “神衣卫的审讯手段名动天下,王百户,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们神衣卫拿出所有的手段,从他们口中撬开幕后真凶。”楚欢盯着被王未羊刀锋抵住的那名刺客,“我知道他们的嘴很硬,只是我很难相信,这天下还有你们神衣卫撬不开的铁嘴钢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