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九零四章 水火

    周庭进到帐内,立时就变了颜色,只见到这帐篷内空空荡荡,正中间却树了一根木桩,木桩上此时却捆着一个上身**的人。

    这人上身血迹斑斑,却是披头散发,脑袋低垂,在这人边上,却放着木桶马鞭一类东西,其中一名赤着上身光着脑袋的夷蛮大汉正叉腰站在边上,看到冯破虏等人进来,立刻垂下手来。

    冯破虏也不多言,上前去,瞅了一眼木桶,见到里面还有半桶水,二话不说,拎起木桶,冲着那披头散发之人泼了过去。

    那人打了个冷战,长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第一眼却是瞧见冯破虏边上光头夷蛮将领,双目喷火,厉声道:“安雷,你快杀死我,否则只要我能活着出去,必会砍下你的脑袋来!”

    安雷却也是握着拳头,带着怨怒盯着那披头散发大汉。

    冯破虏却已经沉声道:“术兀台,你要砍谁?”

    那大汉一怔,这才瞧见冯破虏,立刻叫道:“侯爷,是是他,他竟然派人绑架绑架我,我一定要杀了他。”

    “大敌当前,你们还要起内讧?”冯破虏冷声道:“安雷,你为何要绑架术兀台?”

    安雷却是挺着脖子,道:“侯爷可以问他。”

    “为了勇刃。”术兀台瞪着充血的眼睛,毫不犹豫道:“勇刃在我手中,他不甘心,所以趁我领人出营打猎,暗中埋伏,将我绑架到这里!”他盯着安雷,咆哮道:“安雷,老子一定要杀了你!”身体往前冲,可是被绳子绑住,一时挣脱不开。

    周庭在一旁瞧见,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却又不是十分清楚,此时却听安雷怒道:“他没有说实话。不错,勇刃在你手中,老子是不服气,可是也没有想过抓你,可是你在背后和别人说些什么?你说前番我与你争夺勇刃,是自不量力,这可是你说的?”

    “是老子说的。”术兀台瞪着眼睛,“你算什么东西,也想得到勇刃?老子才是大漠第一勇士,你若有胆子,我们单打独斗。”

    “你们是要找死?”冯破虏厉喝一声,“本将在这里,你们还要争执?”

    术兀台和安雷对冯破虏显然颇为忌惮,冯破虏这一声厉吼,两人顿时都不敢出声。

    “那把刀现在在哪里?”冯破虏冷着脸,“术兀台,是不是还在你手中?”

    术兀台犹豫一下,点点头。

    “那把刀是祸端,你要交出来,由我毁掉。”冯破虏沉声道:“自今而后,谁也不许再提那把刀,你们更不要继续争斗,大敌当前,定要齐心协力,本将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打败了敌人,圣上定然有重赏,到时候奇珍异宝,应有尽有。”

    术兀台却是皱起眉头,道:“要要我交出勇刃?”

    对夷蛮人来说,自己得到的东西,所有权便属于自己,无论是物品还是自己的奴隶,只有自己才能支配,这是夷蛮人根深蒂固的观念。

    勇刃在术兀台手中,在术兀台看来,理所当然就是自己的东西,任何人都无权过问干涉,此时听冯破虏要自己交出来,由他摧毁,便有些不满。

    冯破虏听术兀台的语气,似乎有些不情愿,脸色一沉,冷笑道:“怎么,还舍不得?”

    他眼露寒光,术兀台低下头,道:“全由全由侯爷处置。”

    术兀台等人虽然都是夷蛮骁将,但是骨子里却还是对冯破虏充满惊怕。

    冯破虏当初是冯元破麾下第一战将,而冯元破当初对夷蛮人的策略,便是恩威并济,先将夷蛮人打怕,再行拉拢。

    双方打了多年,而冯元破每一次出兵,冯破虏都是河西军的先锋,冯破虏残酷无情,在漠北大草原杀人无数,漠北大草原有大大小小无数部落,为了起到对夷蛮人的震慑作用,也曾将几个小部族彻底灭亡,这也确实对夷蛮人起到了心理震慑作用,而冯破虏在夷蛮人的心中,宛若杀神。

    正在此时,听得帐外传来叫声,安雷皱起眉头,出了帐去,很快便即回来,握着拳头,脸上带着杀意,向冯破虏道:“他们的人正往这边杀过来。”

    冯破虏更是恼怒,拔出佩刀,向术兀台走过去。

    术兀台微微变色,冯破虏却是抬刀砍过去,周庭见状,失声道:“刀下留人!”而安雷却显出喜悦之色。

    刀光闪过,术兀台却是安然无恙,只是将绑住术兀台的绳子砍断。

    安雷顿显失望之色,周庭这才知道自己误会,松了口气。

    术兀台挣脱绳子,看向安雷,满面怒容,咆哮一声,便要往安雷扑过去,安雷却也是握起拳头,正要迎上,又是刀光一闪,冯破虏手中的刀已经架在了术兀台的脖子上。

    术兀台顿时不敢动弹。

    “本将刚刚说过,大敌当前,不可内讧。”冯破虏冷着脸,“这是本将的军令,谁若违抗,立刻军法从事!”

    术兀台似乎有些不甘心,却没有说话。

    “术兀台,安雷,你们两个现在就立下誓言,不可互相厮杀。”冯破虏冷声道:“如果可以做到,今次之事,本将可以既往不咎,如果做不到,本将现在就在这里砍了你们。”盯着术兀台,厉声道:“你说,能不能做到?”

    术兀台虽然满面怒容,但是刀架在脖子上,却又不敢反对,终是微微点头,冯破虏看向安雷,安雷犹豫一下,也终是点头。

    冯破虏沉声道:“那好,你们现在就立下誓言,绝不会互相厮杀。”

    在冯破虏的刀锋之下,二人无可奈何,只能立下了誓言,冯破虏见状,这才收刀,术兀台和安雷互相瞪了一眼,虽然立下誓言,但是双方心里显然不甘。

    冯破虏收刀入鞘,这才向术兀台道:“你的兵马正往这边过来,你现在就过去让他们撤回本营,谁要是敢闹事,杀无赦。”

    术兀台冷视安雷一眼,终是答应一声,恨恨出帐,还没走出帐门,冯破虏已经道:“你令麾下兵马回营之后,立刻赶回来,安雷,派人去通知范佩西和伊布,令他们立刻赶到这里,本将要召开军事会议。”

    安雷却是皱眉道:“侯爷,恐怕我的人叫不来他们。”

    冯破虏一怔,随即明白什么,眉头锁起,却是出帐派了自己手下随从,赶往其他两营传召另外两名夷蛮万户。

    等一切安排妥当,冯破虏这才看向身边的周庭,刚才脸上的冷意已经散去,却是向周庭含笑道:“长陵侯,先前多有怠慢,可不要见怪。”

    周庭此时倒是根本不会在意什么怠慢不怠慢,皱眉道:“北勇侯,这些夷蛮人似乎矛盾很深,今日竟然发生如此大事,这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冯破虏却似乎并不在意,笑道:“长陵侯多虑了,夷蛮人素来喜欢内讧,当年不正是因为他们自相残杀,我们河西才能够将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是他们骨子里的习惯,不必在意。”

    见冯破虏并不以为然,周庭更是担心,道:“侯爷,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大敌当前,如果不能上下齐心,一旦上了战场,恐怕!”

    “长陵侯难道没有瞧见,这些夷蛮人虽然喜欢内讧,可是只要本侯一句话,他们就要俯首听命。”冯破虏却是充满自信道:“平日里互相争斗,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云山府有夷蛮四部,近万骑兵,如果没有一点矛盾,那倒不好控制了。反倒是互相有些矛盾,本侯才能平衡各部,让他们互相制衡。”

    周庭却是摇头道:“可是据我刚才所见,他们之间不仅仅只是矛盾那么简单,今次之事发生,我瞧这两个部族之间却是水火不容,侯爷威势极高,或许能够一时震慑他们,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就怕就怕这时间长了,这两部仇恨日益加深,要酿出巨祸来。”

    “长陵侯多虑了。”冯破虏却是不以为意,“便是那些夷蛮酋长,也对我们唯命是从,更何况区区几名夷蛮大将。你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而且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都已经立下誓言,这夷蛮人别的倒不怎么样,但是对誓言却是看得极重,既然已经保证过不会互相厮杀,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似乎并不愿意多讨论这个问题,问道:“是了,长陵侯是奉圣上之命前来?”

    周庭颔首道:“正是。圣上已经知道乔明堂叛国之事,所以下旨令我前来云山协助北勇侯守城,圣上下旨,只要北勇侯能够在云山支撑两个月,河西那边!”

    冯破虏却是皱眉打断道:“长陵侯的意思是,圣上下旨固守云山城?”

    “正是。”周庭道:“西北军锋芒正盛,而且兵力甚众,所以圣上让我们将所有兵马调回云山府城,依仗城池的坚固,固守待援。”

    冯破虏摇头道:“长陵侯,恐怕本侯不能遵从圣上的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