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两零五三章 活口

    夜色深沉,一处沙丘后边,三顶帐篷连成一线,却是无声。◆▼

    楚欢此时就坐在距离帐篷几步之遥的地方,静静望着漆黑的夜空。

    一行人倒已经形成了习惯,夜里休息的时候,轮流值守,主要还是为了看守马匹,这三匹马一路上功劳极大,接下来的路途也还需要它们,谁都不希望天一亮,它们就都不见。

    在如此浩瀚的沙漠之中,马匹一旦走失,想要再找回来,几乎没有多大可能。

    虽然罗多等人对楚欢进入意境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楚欢却还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尽力修炼意术。

    夜空一片漆黑,无星无辰。

    按照琉璃的指点,意术本就是从佛法延伸出来的一门武学,要做到清静自然,无我忘我。

    说起来容易,但是要做到,却是极其困难。

    凝神仰视夜空许久,楚欢感到眼皮子有些沉重,眼前开始有些模糊,他勉强撑着眼睛,恍惚之中,依稀现夜空之中,似乎点缀着几颗星辰。

    他先前看了那么久,没有现一颗星辰,此时眼帘之中却又几点星辰出现,倒是有些诧异,定睛细看,却是现那本来似有若无的星辰竟然渐渐放大,没过多久,竟然充斥着整个瞳孔,本来漆黑的夜幕,此时倒显得异常明亮起来。▲.ww.▼

    恍惚之中,忽听到身边传来声音,眼中充斥的光亮瞬间便即消失,整个天幕又是一片昏暗。

    “有声音......!”耳边竟是传来琉璃的声音,楚欢瞬间反应过来,翻身而起,扭头看去,只见到毗琉璃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帐篷。

    楚欢几步间靠近过去,只见琉璃面朝西边,秀眉微蹙,问道:“怎么了?”

    “应该不远......!”琉璃看了楚欢一眼,“就在前面不远,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

    “确实有声音传过来。”身后传来罗多的声音,“我去瞧一瞧......!”罗多身形闪动,立刻向西过去,楚欢立刻跟在身后,琉璃移动两步,回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跟随上去。

    四人都是顶尖高手,稍有动静,就能察觉,毗留博叉此时也已经从帐内出来,双手合十,面朝西边,却只是等了小片刻,黑夜之中,罗多和楚欢已经回来,只是罗多的手中竟然提着一人,靠近过来,罗多已经将那人丢在地上,沉声道:“缺水严重,快要死了!”

    琉璃和毗留博叉上前,仔细看了看,只见到此人衣衫偻烂,残破不堪,脸上的肌肤显然是经过风沙的撕割,纵横交错着许多的血口子,而他的嘴唇因为干渴而破裂出血。●◆

    琉璃蹲下身子,伸手扒拉了两下,蹙眉抬头道:“他是个道士?”

    原来此人外面套着一件灰麻外衫,但是里面却穿着一件道袍,琉璃只是轻轻一扒拉,里面的道袍便即显露出来。

    “总共有两个,另一个已经死了。”罗多肃然道:“这个应该还能抢救过来。”

    琉璃已经摘下身上的小水袋子,打开水袋塞子,只是在那人的嘴唇上倒了一点点水渍,将他的嘴唇湿润,却并没有立刻往他的口中倒水,随即手中已经多了几根银针,出手如电,扎入那人脖子上的几处经脉,等了小片刻,这才往那人口中缓缓倒入水。

    楚欢倒是知道其中缘由,这人显然缺水已经多日,快要因为干渴而死,这种时候,反倒不宜太快喂他饮水,否则很有可能适得其反,让他突然毙命。

    喂过水后,稍等了小片刻,那道士猛然间剧烈咳嗽起来,瞧那样子,倒像是要将自己的内脏也要咳出来,毗留博叉却是已经扶住那道士座下,手掌在那人背后连续轻拍了数下,那人咳嗽才慢慢停下来,呼吸野菜微微顺畅。

    “再喂他水。”毗留博叉看了毗琉璃一眼,毗琉璃已经拿起水袋,又喂道士饮了几口,那道士这才微微睁开眼睛,看上去还是迷迷瞪瞪,稍缓了一下,道士才抬头看了几人一眼,声音颇有些虚弱:“多谢.....多谢诸位......!”

    楚欢皱眉问道:“你是从何而来?”

    道士顺了顺气,有气无力道:“我.....我来自中原,不知.....不知诸位从何而来?听阁下声音,好像.....好像也是中原人!”

    “你是从中原来的道士?”楚欢沉声道:“你到这里做什么?即从中原来,要往哪里去?”

    道士一怔,随即低头,看到自己衣衫偻烂,里面的道袍显露出来,知道自己身份早已经被看穿,只能道:“贫道.....贫道也不知要往哪里去,贫道是......是跟随师尊一同过来......!”

    “师尊?”楚欢立刻问道:“你是出自哪门哪派?”

    “贫道是长生门徒......!”

    “长生道?”琉璃秀美轻挑,“如此说来,你是玄真道宗的弟子?”

    在场几人自然都知道,秦国崇道抑佛,而长生道则是道门之,长生道的掌门,便是玄真道宗,此人既然出身长生道,自然是玄真道宗的门徒。■

    道士一怔,“几位.....几位知道师尊?”

    他这样一问,也就是确定了自己的身份,楚欢和几人互相看了看,罗多已经冷笑道:”想不到玄真道宗竟然也来了这里。▼●.ww.▼”

    “玄真道宗对于六龙秘事十分清楚,他要找寻佛窟,也并非不可理解。”琉璃。

    楚欢皱眉道:“他和轩辕绍逃离河西之后,去了湖津,郑城之变,梅陇对轩辕绍难,据说轩辕绍已经逃离,至若玄真道宗的下落,我一直没有得到具体消息,想不到他却也要往莲花城去.....,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与轩辕绍同在一起。”

    那道士听得几人言语,早已经变了颜色。

    “这么浩瀚的沙漠,竟能遇上这个道士,也算是运气。”罗多忽然笑起来,看向道士问道:“喂,我问你,玄真道宗现在在哪里?他和谁在一起?轩辕绍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

    道士脸上肌肉微微抽搐,想了一下,却是小心翼翼问道:“不知.....不知诸位是何方神圣,与.....与师尊是何关系?”

    “不要废话。”楚欢冷冷道:“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玄真道宗现在在哪里?”

    道士立刻摇头道:“贫道.....贫道不知......!”

    “你心里比我们还要清楚,在这大沙漠之中,我们不杀你,你自己也活不下去。”楚欢淡淡一笑,“和你一起的那名道士,已经死了,是了,你们带着一匹马,那匹马也已经毙命,你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道士神情顿时变的黯然起来,摇了摇头,道:“不是几位相救,贫道现在只怕也已经死了。”

    “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就该知道对我们隐瞒并无好处。”楚欢冷笑道:“玄真道宗到底在哪里?”

    “贫道确实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贫道离开的时候,他也还在大漠之中,是否已经走出大漠,贫道确实不知。”道士四下里看了看,苦笑道:“贫道是半途逃离,所以......!”

    “半途逃离?”

    道士看了琉璃手中的水袋子一眼,眼中显出乞求之色,琉璃将水袋子递给他,他急忙用双手接过,仰将剩下半袋子水饮了个干净,这才放下水袋子,道:“几位说的不错,轩辕绍也确实与师尊在一起。”又道:“我们追随师尊从河西撤走,到了湖津,又被人埋伏,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剩下的不过区区十多人而已......,世尊领着我们逃出了郑城,不知他用何种方法,倒是与轩辕绍接上了头,轩辕绍身边也只剩下几个人,而且也还都受了伤。”

    “然后呢?”

    “我们稍作休整,就跟随世尊一同到了西北。”道士道:“我们并不知道师尊接下来到底要带我们去往哪里,但是师尊有令,我们也只能跟随。我们乔装打扮,一直到了朔泉,然后就在朔泉待了十来天,有一天师尊忽然吩咐我们启程,不过离开的时候,倒是......倒是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楚欢皱眉道:“什么不对劲?”

    “本来我们一行人共有十三人,不过没那天离开的时候,却少了一人,贫道本想询问师尊,师尊却是斥责贫道不该问的不要多问。”道士道:“不过贫道暗中留意,少的那人,是轩辕绍的部下。十三个人里,有五个人是轩辕绍的部下,离开的时候,只剩下了四个。”

    罗多等人互相瞧了一眼,都没有说话,道士继续道:“我们出了城,走了两天,却是在一个小村子与一辆马车会合,赶车的却正是那个之前失踪的侍从......,此后我们一路向西......!”

    “等一下。”琉璃蹙眉道:“你说突然多了一辆马车,那马车是做何用?”

    道士忙道:“其实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马车到底是做什么用,但是过了两天,贫道才闹清楚,那马车里竟然有两个妇人......!”

    “妇人?”

    “不错。”道士显出古怪之色:“那两个妇人根本不下马车,沿途歇息的时候,马车就会赶到僻静的地方,连我们也都瞧不见,等出启程的时候,马车又会出现。”顿了顿,才道:“轩辕绍和师尊也并不让我们靠近马车,那时候我们都是十分奇怪,一直到了天山脚下,我们才知道,那马车里不但有两个妇人,还有.....还有一个孩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