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两零五四章 一清术

    楚欢骤然变色,立时便确定那孩童十有八-九便是安容。●.ww.●

    罗多等人也是皱起眉头,琉璃已经问道:“孩童是男是女?多大年纪?”

    “是个女孩,长得十分秀气灵巧,看样子还不到两岁年纪。”道士忙道:“那两名妇人,便是专门照顾那孩童的仆妇。”

    “那孩童现在如何?”楚欢沉声问道。

    道士道:“轩辕绍对那孩童倒是十分的照顾,翻越雪山的时候,他是亲自抱在手上......,进了沙漠之后,对那孩子也是悉心照顾。”顿了顿,才道:“我们猜想那孩子或许与轩辕绍有关联,一路之上,那孩童对轩辕绍倒也是十分亲热,轩辕绍似乎对那孩子也十分喜欢,他沉默寡言,可是总会逗弄孩童......!”

    楚欢一怔,倒是有些诧异。

    “这就不对了。”罗多道:“难道劫走安容的是玄真道宗,并不是......?”

    琉璃蹙眉道:“玄真道宗虽然武功不弱,但是要想悄无声息潜入王府,甚至毫不惊动林黛儿劫走安容,他的武功应该还没有到此地步。”

    罗多微微颔道:“玄真道宗的武功我也见识过,固然是一流高手,不过正如毗琉璃所言,想要悄无声息从王府劫走安容,可能性并不大。.ww.●”

    此前众人已经判断出,能够从王府劫走安容的凶手,其武功出神入化,一度猜想是风寒笑,此时听道士所言,隐隐觉得事情另有蹊跷。

    “莫不是那人隐匿真身,藏于其中?”毗留博叉忽然道。

    罗多颔道:“倒也有这样的可能性。不过至少可以确定,安容目下安然无恙,而且我们要对付的不仅仅只有风寒笑。”

    “轩辕绍不足为惧,玄真道宗的武功虽然不弱,但是与我们四大天王相比,也只是伯仲之间,足以应付。”琉璃道:“如果是我们判断错误,劫持安容只是玄真道宗所为,那么倒容易对付得多。”

    此时他们也并不避讳,那道士听了几句,已经是骇然色变。

    “我问你,既然你是跟随玄真道宗,为何会跑到这里?”罗多盯着道士问道。

    道士心知碰上了对头,此时更不敢隐瞒,解释道:“我们一行人翻过雪山,进了沙漠,这一路上辛苦难当,在沙漠里走了大半个月,却始终走不出这沙漠,而且.....而且还有两人患了病,难以继续行走,其中一个便是照顾孩童的仆妇,师尊.....师尊见他们无法行走,竟是只给他们没人留下了一袋水和一袋干粮,撇下了他们......!”

    罗多冷笑道:“茫茫大漠,一袋水和一袋干粮能支撑多久?那两人必死无疑。◆▼”

    道士苦笑道:“我们也知道他们必死无疑,只是我们自己也支撑不住,实在也顾不得他们。当时我们就知道,如果我们走不下去,师尊也会这般对待我们,所以.....所以贫道和另一名师兄私下里商量,那般一直走下去,始终走不出沙漠,只怕要死在大漠之中,到时候走不了,师尊也只会给我们留下一袋水和一袋粮食,那与死无疑。”扫视几人一眼,才继续道:“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偷偷离开,掉头返回,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楚欢已经猜到什么,淡淡道:“所以你们投了马匹以及粮食和水,私下逃脱?”

    道士点头道:“不错,那天夜里我们值守,和师兄偷了两匹马,携带了不少粮食和水,足以让我们走出沙漠......,不过我们也知道,如果将食物和水全都带走,师尊他们必然追拿,所以只是偷取了一部分。我们进沙漠的时候,准备了许多干粮和水,足够十多人支撑两三个月......,我们携带了足可以支撑一个月的干粮和水,然后掉头回返,可是......可是只走了一天,一场风沙过后,四周的地形全都变了,我们.....我们便在沙漠之中迷了路。”

    罗多冷冷道:“没有向导,无法辨别方向,你们想要走出大沙漠,简直是痴心妄想。”

    “更要命的是,四天前的夜里,我半夜值守,可是太过疲倦,打了个盹,等醒来的时候,一匹马竟然跑了,而我们的食物和水,都......都在那匹马背上,只剩下半袋水在身边......!”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也难怪道士沦落至此,在沙漠之中失去最为珍贵的食物和水,只剩下区区半袋水,根本不可能撑得下来。▼.ww.◆

    “我们可以给你几袋水和干粮,你可以继续向东走,走上个把月,应该能走出沙漠......!”罗多沉声道。

    道士立时变色,恳求道:“几位英雄,你们若是撇下贫道不管,就算给了贫道水和粮食,贫道......贫道一人也是根本不可能走出大漠,还请你们行行好,贫道跟随你们一起,一路上你们要贫道做什么,贫道悉听吩咐,只求你们带贫道走出大漠。”

    “跟我们一起走?”

    “他说的没有错。”楚欢背负双手,凝视着西边茫茫黑夜,“现在撇下他,就算将所有的水和粮食给他,他也走不出大漠。”犹豫了一下,才道:“玄真道宗和轩辕绍有罪,也不必牵累于他,让他跟着就是。”

    那道士立马向楚欢跪倒:“多谢英雄,多谢英雄!”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龙王所言不错,贫僧也觉得应该带上他。◆”毗留博叉双手合十道。

    楚欢和毗留博叉同意带上道士,其他两人自然也不会反对,沙漠之中,多了这样一人固然算是个累赘,但好在他完全可以照顾自己,而且行走起来,也并不比马匹缓慢。

    其实几人倒也不用担心这道士会玩什么花样,撇开四大高手的武功不谈,这名道士实际上也形不成任何的威胁。

    最为重要的水和粮食,都是在几人的眼皮子底下,道士根本没有机会偷取,其实就算他有机会偷取,但孤身离开,在这大漠之中,与自杀无异。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虽然多了一人,但是度却并没有减下来。

    罗多等人本身就有辨别方向的法门,更加上楚欢携带了自制的指南针,一路之上倒根本不必担心方向会出问题。

    又是一个漫漫长夜,楚欢从帐内出来,见到罗多正盘坐在不远处,轻步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罗多肩头,“大哥,你先去歇息吧。”

    罗多扭头看了楚欢一眼,皱眉道:“时辰还未到,你怎地这么快就醒来?”

    “心里乱的很,难以入眠。”楚欢轻叹道:“大哥先去睡吧。”

    罗多肃然道:“这还要些日子才能走出沙漠,你若不能好好歇息,可是要伤身体的。”抬手拍了拍楚欢肩头:“不用太过为安容担心,那道士也说了,轩辕绍他们照顾得很好,他们没有见到你之前,必然会保证安容安然无恙。你放心,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也会帮你救出安容,绝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楚欢勉强笑了笑,道:“大哥去睡吧,我现下确实难以入眠。”

    罗多想了一下,这才起身,轻拍楚欢肩头,回了帐内。

    楚欢这才四下里瞧了瞧,忽见不远处那道士正盘膝坐着,黑夜之中,倒是如同一块石头般一动不动,禁不住靠近过去。

    道士这几日下来,不缺粮食和水,身体倒也算是恢复了一些,虽然楚欢等人都瞧出这道士的武功修为并不高,但是他气色恢复的倒是不差。

    “你在做什么?”楚欢走到道士身边,见道士盘坐在地,双手掌心向上,搭在膝盖上,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到来,忍不住问道:“你是在练功?”

    道士却依然一动不动。

    楚欢皱起眉头,暗想难不成这家伙睡着了不成,只是这般坐着睡觉,本事倒是不小,转身便要离开,却忽然察觉到什么,转身看着那道士。

    却原来是楚欢竟然没有感觉到道士的呼吸之声。

    楚欢的武功修为,已经进入顶尖高手之列,其听觉之敏锐,自然是常人难以企及,此时夜深人静,再加上近在咫尺,他却并无听到道士的呼吸之声,这却是大为反常。

    如若这道士是顶尖高手,气息难觅,那倒也罢了,只是楚欢知道这道士的武功尚浅,这突然没了呼吸,却是异常。

    靠近过去,禁不住伸手往道士鼻尖碰了碰,感觉鼻尖倒也不算凉,只是确实没有气息,眉头更紧,正要收回手,恰好那道士一道微弱的鼻息从鼻孔冒出来,楚欢这才收手,心想这道士的气息倒是古怪,沉声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他心知如果此人盘坐入睡,对于道家弟子来说,未必不能做到,可是入睡之后,气息不对,定有蹊跷。

    孰知问了之后,那道士依旧没有动静,楚欢抬手拍在道士肩头,道士身躯剧烈一震,一张脸瞬间显出受惊之色,睁开眼睛来,扭头见到楚欢正冷冷盯着自己,忙道:“英......英雄何事?”

    楚欢冷声道:“你没有听到我问话?”

    “问话?”道士一怔,忙解释道:“贫道刚刚只怕睡着了,不曾听到英雄问话。”

    “睡着?”楚欢冷笑一声,“你满口胡言,既然睡着,为何气息不对?”

    道士忙道:“贫道并无撒谎,贫道入睡的时候,是用了一清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