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两零六七章 毗奈耶

    罗多含笑道:“我们也一直如此推测,但是我们从未见过佛窟,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却也不能肯定。”

    “方才沙盘之上,舍利所在的位置,自然就是佛窟所在。”楚欢道:“只是我却看不明白,那究竟在什么地方。”

    “其实上面已经做了标示,别人不知,我们却是能够看出来的。”罗多走到楚欢身边,道:“我们从佛塔迎奉出先辈们的骨灰之后,立刻便即动身,时间紧迫,我们耽搁不得。”

    楚欢微微点头,既然已经知晓了佛窟的所在,那么龙台对在场这几人来说,也就失去了作用,楚欢心知,下一次打开龙台,那是要在七十多年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到了那个时候,在场这几人都已经是离开了尘世。

    出了龙台,罗多径自走到佛殿之外,只见到广场之上,已经密密麻麻聚集了上千名弟子,火光明亮,楚欢跟在罗多身后,这才看清楚,广场之上的弟子,几乎都是光着脑袋的出家子弟,之前虽然看到有身影往广场聚集过来,却没细看,这才知道聚集到广场的都是出家子弟。

    佛陀国是是心宗的大本营,就如同当年禅宗在中原一家独大,与禅宗出自同源的心宗则是在西域一带立住了脚跟,成为西域第一大教。

    西域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信奉心宗的信徒不计其数,这正如当初的中原,信奉禅宗佛教的也是遍及五湖四海。

    佛陀国境内,看破红尘出家为僧的自然不在少数,而莲花城是佛陀国的都城,城内的出家子弟更是数以千计。

    广场之上,虽然聚集着上千弟子,却是鸦雀无声。

    罗怙罗领着十多名弟子分居在佛殿门前左右,对着罗多微微躬身,罗多扫视了一眼,向罗怙罗微微颔首,罗怙罗做了个手势,立刻有两名弟子从旁出来,这两人手中各举着一支长杆,楚欢抬头看时,才发现这二人举着的却是一只开屏孔雀,两人各自抓住孔雀的一条腿。

    罗多双手合十,低声诵念了一番,猛一抬头,发出一声怪叫,两●style_txt;名弟子举着孔雀已经是缓步走下台阶,罗多跟在后面,楚欢见状,也只能跟在后面,毗琉璃和毗留博叉亦是紧随其后,罗怙罗等人则是跟在最后面。

    孔雀引路,没走几步,楚欢便听到身后传来诵经之声,回头看时,才发现广场上的弟子们已经列队跟了上来,队伍井然有序,几乎所有人都是双手合十,低声诵念,千人诵经,场面自然是极其壮观,那诵经之声更是低沉而肃穆。

    广场上燃有灯火,此时正是子夜时分,楚欢倒是担心沿途昏暗,不好认清道路,但很快便知道自己是杞人忧天。

    长街之上,两边的房屋都已经打开门,长长的街道两边,跪满了居民,所有人都是虔诚地跪在地上,埋首地面,而每家门前都挂了一盏灯,灯火明亮,将长街照得亮如白昼。

    楚欢看在眼里,暗自心惊,心想佛陀国百姓对心宗的信仰却已经是深入骨髓,这看似简单的景象,却是让楚欢真正了解到心宗在西域的地位。

    沿途所过,居民都是虔诚而安静地跪在两边,长龙般的心宗弟子则是沿途诵经,这般走了竟然有一个多时辰,到了丑时时分,楚欢这才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圆形是塔,这石塔与城中其他的佛塔大不相同,通体浑圆,如果不是顶部有伞盖,倒如同一座矗立在大地上的圆柱子。

    只是这圆柱子四周如同佛殿一般,并无民居,空旷至极,眼见距离那佛塔尚有一段距离,前方便即停了下来,罗多却并不停步,一边向前走,头也不回,一边道:“龙王随我前来!”

    楚欢本准备停下,听楚欢这般说,这才跟随罗多走过去,问道:“大哥,这里便是放置先辈骨灰的佛塔吗?”

    “正是!”罗多边走边道:“不过在心宗,这座塔称之为六道塔,你从外面瞧不出里面的景象,这里面共有六层,其中五层在地面以上,地面之下,还有一层!”

    “哦?”楚欢道:“六道塔......,便是六道轮回的意思?”

    罗多摇头道:“并非如此。这六道塔有两种用途,第一种用途,你已经知晓,是用来安置历代佛母圣王以及八部众还有十六罗汉的骨灰。他们肉身在世间的时候,都是为了度化人间道万千生灵,圆寂之后,送入六道塔之内,便可转入其他各道,继续在其他诸道度化生灵。”

    说话间,两人距离六道塔越来越近,越是靠近,那六道塔便越显得参天耸立,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座圆形佛塔,但却散发出威严神圣的气息。

    “至若第二种用途......!”罗多顿了顿,才道:“那是为了惩处心宗有极大过失甚至是背离心宗的弟子。”

    “哦?”

    “六道塔最顶上一层,乃是用来供奉佛母,次一层,则是用来供奉圣王。”罗多显得十分耐心解释道:“其下一层,则是天部四大天王,再下一层,便是以龙王为首的七部之王,迦楼罗、紧那罗、乾达婆、夜叉、摩呼罗迦以及修罗诸部之王圆寂之后,都是与龙王一起供奉于此。”

    楚欢恍然大悟:“那地面上第一层,自然就是供奉历代罗汉的骨灰。”

    罗多道:“正是。”也不扭头,依然边行边道:“而地面下的那一层,也就是六道塔的底层,便是禁锢之地,我们称之为毗奈耶!”

    “毗奈耶?”

    “按你们的话说,可称作戒律之地。这毗奈耶乃是我心宗第一惩处之所。”罗多道:“虽然自大波罗居士创立心宗至今,八部众一直都是心宗的护法,但是因为佛学深浅不同,却也有一些弟子堕入邪道,背离了心宗佛法,甚至犯下了心宗断然不能允许的罪孽,此种情况下,就必须按照心宗传承下来的法规予以惩处。”

    楚欢问道:“是否心宗弟子违背了法规,都要进入毗奈耶?”

    罗多摇头道:“自然不是如此,毗奈耶只是针对于八部众,罗汉金刚以及普通弟子,即使触犯了法规,自有其他惩处的方法。即便是八部众,也并非触犯法规便要进入毗奈耶。”此时距离六道塔不过十步之遥,罗多停下脚步,缓缓道:“戒律灭诸过非,或云灭,如世间之律法,断绝轻重之罪者,故云律调合身语意之作业,制服诸要行,故云调服。”

    楚欢听得云山雾罩,颇有些疑惑,罗多已经解释道:“八部众乃是心宗护法,在西域诸国威望极高,也各有法场。佛母与圣王坐镇于莲花城,而佛陀国却并非只此一城,自上至下,整个佛陀国共有十三座城,而信奉心宗的西域诸国,如今亦有数十之多,大大小小,加起来不下于数百城。”微一沉吟,才继续道:“佛陀国以佛母为尊,只是决断尽由圣王,这自不必说,然则西域诸国政事俱有其国君,而佛事,却是需要八部护法。”

    楚欢皱眉道:“大哥的意思是否说,诸国关于佛法宗教之事,都是由心宗八部众决断?”

    “正是如此。”罗多道:“每年各国都会有不少的祭祀之事,便是新君登基、国君婚娶等诸多事宜,都需要护法神祗赐福。就譬如往西北的乌呲国,早在乌呲国以心宗为国教之时,佛母便赐其护法神祗为迦楼罗,所以乌呲国的诸多佛事,便都有迦楼罗部承担,迦楼罗若是不能亲自到场,也必然要派迦楼罗部中人前往主持,而乌呲国,举国上下的护法神祗便是迦楼罗!”

    楚欢闻言,陡然想到什么,不禁道:“原来如此,难怪在鬼方的时候......!”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鬼方?”罗多终于转头看过来。

    楚欢道:“在中原安邑道,有一群人,乃是西域后裔,他们自称为鬼方人,如今在中原居住了数代,却还是保持着一些西域的传统与信仰。我在他们那里瞧见了摩呼罗迦的雕塑,他们自称那是他们的护法神祗,当年我并不明白,现在才知道是这么回事。”

    罗多含笑道:“如此说来,那些人的先辈在西域之时,他们的国家的护法神祗便是摩呼罗迦,国中的诸法事,都是摩呼罗迦部主持。”顿了顿,才继续道:“八部众处理诸事,心宗自然也有一套法规,以规范他们的言行,大小法规,若有触犯,自有龙部监督执法,然则八部众若是触犯心宗三大戒,就必须要经受最严重的审判。”

    “三戒?”

    “佛门教派众多,各自佛义不尽相同其毗奈耶......也就是戒律也各不相同。”罗多正色道。

    楚欢立刻道:“是否就如同中原禅宗那般有四大戒。”

    “禅宗四本戒,乃是杀、盗、淫、妄。”罗多道:“这其实是禅宗四大根本戒,属于小乘道的修行戒律,不是佛教的四大根本戒律。修行佛法要发大心,修大乘的五戒十善,发菩提心,救度众生的心,只有修行大乘佛法才能得终究解脱。不过身处人间道,心宗的三大戒,也是率属于心宗自身的小乘三戒,与禅宗倒是大为相仿。”

    “那心宗三大戒是什么?”

    “或者说是八部众的三大戒,是为杀、淫、背!”罗多神情肃穆,“滥杀无辜者、身心淫-秽者、背弃心宗者,这便是心宗八部众三大戒,触犯心宗其他戒律,各有惩处之法,然则八部众一旦触犯此三戒,便只有两条路可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