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两零六九章 仪式

    六道塔边,寂然无声,夜风吹拂,却是让楚欢身上有一丝丝凉意。

    “龙牌?”楚欢深吸一口气,苦笑道:“难道龙牌在大哥手上?”

    罗多道:“龙王当初离开莲花城的时候,已经是患有重疾,此事你自然已经知道。他那一次离开,就没有想过还能活着回到莲花城,而且他知道龙牌的重要,离开之时,将龙牌留在了莲花城内。”

    “原来如此。”楚欢心中暗叹鬼大师却早是未雨绸缪。

    罗多继续道:“我让你见一人。”说完,发出一声清啸,楚欢正自疑惑,见罗多已经扭身看向远处,顺着罗多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到远处一道身影正缓步而来,那人手中似乎端着一张托盘,一身灰色僧衣,夜色之中,一时间却也看不清那人的形貌。

    楚欢微皱眉头,那人渐渐靠近过来,身形愈发清晰起来,楚欢看在眼中,隐隐觉得有些熟悉,等那人又走了十来步,楚欢这一次却是看得清楚,惊喜交加,失声道:“戍博迦,是是戍博迦!”眼前来人,正是鬼大师身边侍者之一戍博迦。

    当年在鬼大师身边之时,楚欢认识了戍博迦和诺矩罗二人,这二人是鬼大师贴身近随,但是毗沙门趁鬼大师病入膏肓之际,突然发难,前往夺取真言,鬼大师派出戍博迦带着中毒昏迷不醒的媚娘离去,那是嘱咐定要将媚娘治好,而留下的诺矩罗,却是被毗沙门的洗心**所伤,神智不全。

    自那一次别过之后,楚欢后来虽然从媚娘口中知道了戍博迦一些事情,却也是再也没有见到戍博迦,心中倒也曾颇为担忧,却不想今日在这里却还是见到了此人。

    戍博迦走上前来,距离几步之遥才停住步子,先是向罗多躬了躬身,面带微笑,道:“心宗十六罗汉戍博迦见过天王!”又向楚欢含笑道:“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楚欢笑道:“原来你已经回到了莲花城,倒是让我好一场担心。”

    “多谢挂怀。”戍博迦笑道:“柳施主一向可好?”

    楚欢闻言,却是神情一敛,抱拳道:“媚娘已经与我成亲,当年如果不是尊者出手相救,媚娘断无活命之理,楚欢在这里多谢尊者。”

    “原来柳施主已经有了归宿。”戍博迦脸上一直带着和善的笑容,与楚欢当年见他如出一辙,他性子温和,十分宽厚,与诺矩罗刚烈火爆的性情大不相同,楚欢对此人却一直是颇有好感,戍博迦说话的声音也是温和缓慢:“不过也用不着道谢,佛门中人,本就是普渡众生,自然是分内之事,更何况当年有龙王之令,那也是不敢违背的。”

    楚欢见到戍博迦手中果然是端着一张托盘,但是上面却盖了黄色的布绢,心中便已经猜到,黄绢之下,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就是龙牌。

    罗多在旁已经道:“当年戍博迦尊者离开之时,鬼大师不但嘱咐要治好媚娘,而且将龙牌的位置告知了戍博迦尊者。”

    “原来如此。”楚欢这才恍然大悟。

    戍博迦笑道:“龙王有令,等到柳施主痊愈之后,贫僧便即要折返回莲花城,守卫龙牌。龙王当初说过,如果有朝一日楚施主能够来到莲花城,那就是献出龙牌之时。”双手抬起,却是将托盘呈向罗多。

    罗多掀开黄绢,下面果真是一块与他手中天王佛牌相仿的令牌,不过颜色并不相同,这块佛牌通体黑色,乌油油闪着光芒。

    罗多将龙牌拿在手中,拉着楚欢的手,缓步向队伍走过来,毗琉璃和毗留博叉对视一眼,神情却都是十分肃穆。

    “我心宗自大波罗居士创立心宗以来,八部众身负护法之责,绵延不绝。”罗多站在队伍前方,魁梧的身形宛若山岳,声音豪迈:“前代龙王业已圆寂,其二十四法相遍及六道,肉身虽消,然则法身不灭。”扭头看了边上的戍博迦一眼,戍博迦缓步上前,朗声道:“前代龙王圆寂之前,已经定下了新的肉身,其法身将会护佑其内!”抬手指向楚欢,大声道:“这便是前代龙王选定的真身,龙部之众,素来拜见!”

    楚欢惊讶之间,却见到从队伍之中,鱼贯而出一队人来,他们步伐一致,片刻之间,竟有上百之众从人群之中走出来。

    这上百之众出来之后,很快便绕着楚欢转动,片刻之间,上百人在楚欢外面环绕成一个圆圈,不等楚欢反应过来,众僧已经跪伏在地上,双手合十,口中俱都诵经。

    “这些都是隶属于龙部之众!”罗多看向楚欢,“八部众之中,天部为首,除了龙王,其他六部众都归由天部统帅,此前也对你提及过,便如夜叉部隶属于多闻一族,而乾达婆部则是隶属于我持国一族。”

    楚欢微微颔首,道:“八部众之下,便是十六罗汉,十六罗汉自然是隶属于除天部之外的其他各部。”

    罗多道:“天部节制除龙部以外的其他六部,而龙部以及其他六部,则是节制十六罗汉,心宗传扬佛法,自然不能一盘散沙,毫无秩序。”

    “那这些这些都是隶属于龙部的弟子?”楚欢扫了一圈,看到围成一圈跪伏在地上的僧众,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来。

    他在中原乃是独霸一方的诸侯,麾下兵多将广,这样的场面自然是见得多了,但是此时的感觉却与指挥兵马颇有些不同。

    罗多道:“十六罗汉之中,戍博迦和诺矩罗都是隶属于龙部的尊者,这两人你早已经认识,这上百之众,在心宗弟子中,被称为毗奈耶僧,用中原的话说,就是戒律僧,在龙王的统帅下,担负心宗的刑法监督职责。”

    楚欢明白过来,道:“便如同朝廷的刑部或者大理寺一般?”

    “这也可以这般说。”罗多道:“毗奈耶僧的职责,便是监督所有心宗弟子的言行举止,若有触犯法规,便会予以惩处。这些毗奈耶僧,便是你龙部部众,分散在西域诸

    国的龙部部众不下千人,不过一时之间却也不可能全都召集过来,但是城中的毗奈耶僧,除了极少部分职责在身,几乎全部到齐。”伸出手,手中的龙牌闪烁的乌黑的光芒,“你得到龙牌之后,这些戒律僧便将以你为王,龙王之令,他们绝不会有丝毫的违抗。”

    楚欢想了一下,才声音放低道:”大哥,这个龙王,小弟小弟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不如趁今天大伙儿都在,从长计较,咱们再讨论一下!”

    “胡闹。”罗多也是压低声音,“你是前代龙王指定之人,除了你,谁有资格继承那迦之名?而且我们要尽快赶往佛窟,时间急迫,今夜仪式过后,便要立刻启程动身,哪里还有时间耽搁?”

    楚欢想到心宗一大堆规矩,到时候自己若是触犯,岂不是麻烦的紧,颇有些犹豫。

    “不必多想。”罗多道:“你先听我之言,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

    楚欢犹豫了一下,才道:“大哥之前不是说过,龙王要继承,不但需要前代龙王的确立,而且还需要佛母亲自施戒吗?如今如今佛母并不在此,这!”

    “你说的没错,按照心宗的法规,你要正式成为龙王,自然需要佛母主持受戒。”罗多道:“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心宗自创立以来,遭受外魔侵袭,步步荆棘,诸多劫难,所以许多事情都有另例。”看向戍博迦,道:“戍博迦尊者,你是龙王近随,也是毗奈耶僧之首,心宗法规,你是最为清楚,你来向龙王解释。”

    戍博迦双手合十,声音温和:“回禀龙王,按照心宗法规,受戒必须由佛母主持,但是如果佛母无法赐牌,可由圣王替代,如若圣王也无法主持,则由持国天王替代赐牌。非常之时,龙王得到龙牌之后,便可统管龙部之众,但是要等到佛母施戒之后,才算真正位列八部众。”

    楚欢眨了眨眼睛,罗多已经道:“戍博迦的意思是说,今日举行赐牌之后,你可行使龙王之权,但是他日得到佛母施戒,你才能正式入殿位居八部众。”

    楚欢听得有些迷糊,但却隐隐觉得,这倒似乎是有权无名。

    罗多见楚欢似懂非懂,凑近他耳边压低声音道:“你方才不想继承龙王,无非是担心心宗法规,如今你有龙牌,可以出手护卫心宗,但是在没有得到佛母施戒之前,便不是正式的八部众,八部众的法规,也就用不到你身上,你可明白?”

    楚欢闻言,双眉一展,道:“当真?”

    罗多看在眼里,知道楚欢心思,肃然道:“若不是心宗遭此劫难,处在非常之时,哪有先赐龙牌再受戒的规矩?虽说你目下不受法规约束,但还是要恪检自身,若是胡作非为,又如何让龙部之众心悦诚服?”

    楚欢心想救出安容之后,自己便返回中原,管他们什么心悦诚服,此时也知道骑虎难下,今日这一关是躲不过去,只能道:“小弟明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