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三二三章 鱼目混珠


            

    长街尽头,一队人忽然出现,领头的是西门署署头王甫,在他身后,跟着六七名部下,尚未到轮值的时辰,王甫并没有带人进入长街,在街头歇住,往常街里面瞅了瞅。

    “王头,他们几个没有踪迹?”后面有人奇道。

    王甫沉声道:“先别吭声,刚才我带着他们几个早早过来,被王爷派人召唤进去,说是要进去帮王爷搬东西,幸好我说还要回去将你们几个调过来,这才免了苦差事,你们现在过去,被王府的人瞧见,说不得也要将你们抓进去做苦力。”

    后面这几名西门署的武京卫,并非随同王甫一同吃酒的那几位,那几位还在饭馆的地窖里躺着,这是后来姗姗来迟的几名武京卫,来的途中正好与王甫碰上,王甫只说担心他们误了时辰,这才回去叫人,一行人到了这里,听王甫这样一说,顿时都明白过来,敢情王甫回去叫人是假,原来王爷唤人做事,王甫为了逃苦力,这才编了个理由回去。

    这几个人心下都是暗暗庆幸,暗想还是自己有先见之明,姗姗来迟,若是早早跟随王甫过来,只怕也要进王府做苦力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时辰没到,就不要过去了。”王甫低声道:“我先过去瞧瞧。”

    “王头,你就不怕被拉进去做苦力?”有人打趣道:“可别将你拉进去,你就喊着将咱们也带进去,好兄弟讲义气,可别对不起哥儿几个。”

    王甫瞥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径自走到大门前,门前只剩下一名武京卫在守着,见到王甫,倒也认得,笑道:“王头,来得早啊,时辰还没到,是看到我们辛苦,所以早早过来轮值?”

    “没那么好心。”王甫道:“你们的人呢?怎么只剩下这几个?”

    “都进去了。”那人冲着王府内努了努嘴,“王爷要搬假山,人手不够,都拉进去了。”

    “哦?”王甫奇道:“王府里需要办很多东西吗?刚才我们西门署的人经过小门的时候,也被拉进去几个人。”

    那人笑道:“大家是同病相怜,说是王爷有座假山要换个地方。”

    王甫“哦”了一声,也不多言,那小门微敞着,王甫笑问道:“我现在是否可以进去瞧一瞧?”

    “马上就是你们当值了,你要进去也不拦你。”那人道:“不过里面正在忙着,可别刚进去就被拉着做苦力。”

    王甫笑了一笑,进了门去。

    戍时将近,在街头的西门署兵士正在窃窃私语说笑,听得后面脚步声响,一名卫校已经快步过来,每天轮值的时候,卫校都会过来监察,几人见到卫校,都是住口不语。

    “你们几个都在这里做什么?”卫校皱起眉头,“王甫呢?”

    “去王府了。”立刻有人回道:“王府里面在搬东西,王爷让他们进去干活,王署头带着几个人进去干活。”

    卫校一怔,“干活?”随即皱眉道:“要轮值了,你们几个跟我来。”

    西门署几人跟在卫校身后,到了侧门,守在门前的兵士立刻挺直身板,卫校皱眉道:“人都进去了?”

    “王爷要搬假山,都进去搬假山了。”

    “你们先等着。”卫校径自进了大门,里面冷冷清清,天色已经暗下来,他顺着青石小道往前走,走了没多远,就瞧见王甫在前面东张西望,咳嗽一声,王甫回过头,立刻过来拱手道:“卑职参加卫校大人!”

    “人都去哪了?”

    “庆琅署的往那边去了。”王甫抬手指了指,“卑职手下几个人被调到那边去了,王爷忽然要搬假山,要将院子里的几座假山换个位置……!”

    “古怪……!”卫校皱起眉头。

    王甫轻声赔笑道:“卫校大人,王爷每天闭在府里,不能出去,只怕是闷得慌,或许真的是想换一下,又或者是想故意让咱们多干些事儿……!”

    卫校“嗯”了一声,问道:“你这边派去几个人了?”

    “六个!”

    “人手倒是不少。”卫校“哦”了一声,顺着王甫指的方向过去,快到一处院子,王甫忙道:“卫校,咱们也要过去吗?”

    “怎么了?”

    “卑职想着,咱们要是过去了,王爷会不会也让咱们动手?”王甫笑道:“卑职倒无所谓,卫校大人事情繁多,只怕在这里会被耽搁的。”

    正在此时,已经听到那边传来声音:“你们几个加把劲,实在不成,再去找几个人过来……!”卫校身形一闪,躲到一旁,远远望去,只见院子那边果然有一座假山,边上围着好几名武京卫,也不多言,转身就走,只怕真的将他拉过去。

    刚刚出了门来,听得后面传来声音,只见到庆琅署署头张韶领着手下几个人过来,见到卫校,立马加快步子,上前拱手。

    “活儿干完了?”卫校问道。

    张韶点头道:“搬一座假山,移动一个位置。”

    卫校抬头看了看天色,张韶已经道:“卫校,轮值的时间已经到了,您看……!”

    “王甫,你手下那几个人什么时候能完事?”卫校问道。

    跟在卫校身旁的王甫忙道:“卑职不知,要不进去问一问?”

    “不用了。”卫校摆摆手,“反正也轮到你们当值,你的人在里面干活,就由他们去吧,等他们出来,各守其位。”

    王甫招手让不远处的几个人过来,卫校扫视一眼,“这里加上你,有八个人,里面有六个,十四个……!”又点了点庆琅署的人手,这才道:“庆琅署的先回去吧,王甫,你们西门署轮值,你们几个先守在大门这里,等里面的人出来,再让他们各守其位。”

    王甫恭敬道:“卑职尊令!”

    张韶笑道:“王署头,你的人也都被拉进去了?哈哈哈,同病相怜。”向卫校拱了拱手,点齐了自己的部下,这才离开。

    卫校打量那扇侧门两眼,低声叮嘱道:“王甫,小心守着,今天突然搬假山,也不知道弄什么名堂,你可要多长个心眼,这边真要出了问题,你王甫可脱不了干系。”

    王甫立刻道:“卫校大人放心,卑职明白。”

    卫校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等卫校离开,王甫这才将手下人安排好,大门这边,只留下了两人看守。

    等到众人各就其位,王甫四下里瞧了瞧,这才重新从侧门进了王甫,随即关上门,快步往卫校方才看到的院子过去。

    他脚下生风,进了院子,院中那几名武京卫立时都转过身来,瞧着他,王甫上前,拱手道:“王爷,已经打发了,他们没有看出破绽。”

    这院子之中,却只有四名武京卫,只是甲胄之下的,却并非西门署的人,当众一人已经摘下头盔,显出一头青丝,却是莫凌霜,轻声道:“这头盔好重。”

    其他几人也纷纷摘下头盔,齐王、卢浩生、凌霜、仇如血皆在其中,这院子里的武京卫,竟然是这四人穿上武京卫甲胄装扮。

    “仇如血,如此一来,外面那帮人,是否就觉得王府里面还有好几名武京卫?”齐王急切问道。

    仇如血长舒一口气,道:“当真是好险,稍有差池,这招就不起作用了。只是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兵行险招,王爷,这还都是亏了王署头,如果不是王署头,这鱼目混珠的招数根本使不上。”

    齐王看向王甫,点头道:“王署头,你做的很好,脱险之后,本王一定会重重赏你!”

    “王爷过奖了,能为王爷效劳,是卑职的荣幸。”王甫恭敬道。

    卢浩生已经看着仇如血,询问道:“仇大侠,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既然他们以为这里面还有几名武京卫,那么咱们待会儿光明正大从侧门出去,也不会有问题。”仇如血道:“只要出了王府附近的监视范围,就有人接应咱们,不过王署头说过,巡视的人上半夜会过来巡查,如果到时候发现少了人,而王府依然没有动静,那么必然会出纰漏,所以咱们只能等到后半夜才能行动。”

    “那只能等到后半夜了。”

    仇如血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横铺在地上,众人都凑近过去看,仇如血道:“我们事先已经经过了周密的计算,如果从子时开始行动,在明天辰时轮值之前,我们只有不到五个时辰的时间,洛安京城太大,而且道路纵横交错,我们还要避开巡逻最严密的地方,五个时辰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十分的紧张。”伸手点在地图上,我们现在在西城,而西城是京城巡逻最为严密的地方,特别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检查特别严格,所以这几条路我们不能走……!”

    “五个时辰之内,我们必须出城。”卢浩生肃然道:“等到轮值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在,武京卫必然会发现破绽,那时候,全城就会立刻搜找我们,即使我们躲起来,但是太子绝不可能让齐王离开京城,此后一定会加强京城各门的守卫和检查,到时候我们也就出不了城,所以就在这五个时辰内,是我们唯一能够离开京城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