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四一四章 迷雾


            

    楚欢的佛学知识很浅,其实前世的时候,他倒也似乎听过什么八部众之说,但也仅此而已,八部众是那些神怪,他却是一无所知了。

    也正因如此,他在饭馆之时,虽然对夜叉这个名字很熟悉,却并不知道夜叉便是佛教的八部众之一,至若乾闼婆,他更是茫然不知。

    此时听如莲这般说,楚欢才豁然明白,也难怪夜叉声称和乾闼婆出自同源,他们同属八部众,都是属于佛教的护法天神,自然出自同源。

    猛然间想到在忠义庄的蓝衫公子,他这几年来,倒是收集了不少石头和玉牌,从刘聚光、虎纹公子、阿氏多和太原萧晨的身上,获得了四块石头,至若玉牌,除了夜叉王这一块,在蓝衫公子身上也是得到了一块,只是这些东西他都妥善收好,并没有带在身上,心里想到那蓝衫公子既然有黑玉王符,十有**也是八部众之一,当下便向如莲请教。

    黑玉王符不在身上,楚欢只能将另一块王符上面的图案描述给如莲知道,如莲听完之后,也不急着说话,她进了自己屋内,片刻之后,竟是拿着一本佛经出来,翻到一页,递给楚欢,问道:“大哥说的可是这样的图案?”

    楚欢只看了一眼,立时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

    “这是摩呼罗迦。”如莲肯定道。

    楚欢深吸了一口气,他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经过如莲应证,心里却还是吃了一惊,侏儒有黑玉王符,是夜叉部的夜叉王,蓝衫公子也有王符,那么照此看来,那位蓝衫公子就是摩呼罗迦王了,同属八部众之一的首领。

    那么早在几年前,八部中的摩呼罗迦王,就已经自尽死去,加上夜叉王,八部之中,已去其二。

    这是楚欢此前从没有听过的势力,但是现如今他已经明白,自己所经历的诸多诡异之事,自己一直想要找到的躲在背后的一股庞大势力,很有可能就是大心宗,大心宗已经完全渗透到中原,隐于暗处,正在图谋不轨。

    摩呼罗迦王当初在忠义庄行刺齐王瀛仁,楚欢心中最大的怀疑对象,便是太子,毕竟当时齐王前往忠义庄,是秘密行事,而且是太子的吩咐,只有太子知道他的行迹。

    只是现在看来,这中间似乎是另有玄机。

    按照黑衣神相的说法,天网有一个计划,便是以琉璃接近太子,得到太子的宠爱,然后天网在暗中扶持太子继承大统,他朝再利用太子瀛祥打开白楼的档案,从中找出龙舍利的下落。

    他们要扶持太子登基,当然要除掉的敌手,而太子的敌手,除了汉王,齐王当然也在其中。

    天网被大心宗所控制,如果这个计划是心宗佛徒指定,那么就可以理解摩呼罗迦王为何会在忠义庄行刺齐王。

    摩呼罗迦王是心宗佛徒,而且应该也是那个天网组织的成员,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除掉齐王和汉王,为此肯定也在暗中一直注意着太子的对手,齐王跟随徐从阳前往云山,很有可能就被天网的人得到了消息,他们密切注意齐王的行踪,当齐王前往忠义庄之时,他们螳螂捕蝉,跟在身后,伺机刺杀。

    楚欢脑中画面连续闪动,想要将这些片段连接起来,如莲见楚欢神情凝重,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说话,担心惊动了楚欢。

    药谷地下石窟之中,楚欢从黑衣神相口中知道了不少事情,但是他一直对黑衣神相的话相信一分怀疑九分。

    黑衣神相声称,西昌王曾经信奉心宗,膜拜大孔雀明王,他是中原最早信奉心宗的佛徒之一,而且地位尊崇,因此而得到了心宗赐予的六块佛玉,借六块佛玉,可以在死后进入佛窟,但是楚欢从媚娘口中也得知,所谓的佛玉,真正的名字叫做龙舍利。

    楚欢很怀疑,那六块龙舍利,起到的作用是否真的只是能够让人进入佛窟?

    如果说六块龙舍利果真只是进入佛窟的信物,因为信物遗失,西昌遗臣找寻不到,乞求心宗相助,心宗这才派出佛徒前来帮忙,找寻龙舍利的下落,楚欢道并不觉得事情有多严重,毕竟龙舍利本就是属于心宗,他们找回自己的东西,无可厚非。

    楚欢就担心龙舍利根本不是什么进入佛窟的信物,这只是谎言,这背后蕴藏着更大的阴谋。

    赠送信徒佛物,楚欢倒是相信,可是他却很怀疑,赠送西昌王的龙舍利当真有那般重要,竟然要派出八部众前来找寻。

    八部众在佛教的分量,楚欢从如莲口中,已经明白,作为最强大的护法天神,如果不是极其严重的事情,心宗当然不至于派出这样分量的人,能够让八部众远来中土,找寻龙舍利,楚欢很难相信龙舍利仅仅只是一个信物,轮到八部众亲自出马,这龙舍利必然是非同小可。

    楚欢甚至怀疑,所谓八块龙舍利,根本不是赐给西昌王,西昌王虽然是中原最早信奉心宗的佛徒,而且在当时地位不低,但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地方诸侯,心宗赐予一些象征性的佛物倒是很有可能,怎可能赠出需要八部众亲自出马找寻的宝物作为礼物?

    可是如果龙舍利不是心宗赠予西昌王,那么黑衣神相为何要撒谎?他声称琉璃的父亲也是天网中人,也是为了找寻龙舍利,事情当真如此?如果龙舍利并非心宗赠与西昌王的礼物,那么六块龙舍利,又是如何流失到中原,被林元庆等人得到?

    楚欢越想脑子越是糊涂,线索似乎很多,可是顺着这些线索,却又很难分析出所以然来,他就感觉自己似乎身处一团迷雾之中,依稀看到了前面的影子,可是真要仔细看,一团迷雾却将眼前的一切遮挡起来。

    如莲见楚欢一脸苦恼之色,终是轻声问道:“大哥,你……你是不是有为难的事情?”

    楚欢叹了口气,终是问道:“小妹,你有没有听说过……龙舍利?”

    “龙舍利?”如莲一怔,随即摇摇头:“我知道舍利,那是得道高僧火化肉身之后,留下的佛骨,只是并无听说过龙舍利,大哥,龙舍利是什么?”

    楚欢苦笑道:“我也不知道龙舍利是什么。正因为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才十分苦恼。”

    “大哥,那……那我再从佛经之中找一找,看看是否有关于龙舍利的记载。”如莲忙道:“等我找到了,再告诉你。”

    楚欢微微一笑,柔声道:“不用专门去做这事,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记载,你再告诉我……!”

    ……

    ……

    北山,丹阳城。

    丹阳县县衙,如今也变成了前线指挥所,甲州一战,北山军损失惨重,数万兵马,溃散到丹阳,便是被肖焕章视为北山之宝的北山骑兵,经此一战,也是损失了上千,如今已经不足四千。

    也幸好西关军打到梁子河之后,因为梁子河被破冰,难以渡河,所以并没有打到北山境内,只是北山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其惨重,数千人因为梁子河破冰,葬身其中,除了不少生生在河中溺亡,亦有许多是互相拥挤踩踏而死,虽然大战已经过去近十日,但是梁子河依然是一片狼藉。

    只是比起北山兵败,更让肖焕章悲痛的,却是肖静笙的战死,肖静笙在退兵之中,被一支乱箭射穿脖子,当场毙命,年过半百的肖焕章在短短几个月之内,连失两子,对他的打击当然是极重,等全军退守丹阳城,肖焕章就病倒下去,连续近十日,丹阳城在罗定西的指挥下,紧急加固城防,而且肖焕章在病中连续签发了数道命令,命令青州的士绅豪族组织家丁,储备粮食,随时与挥兵南下的西关军拼死一战。

    北山兵败的消息早已经传散开去,率先出现恐慌的就是青州,而心存最大恐慌的,无疑就是青州的那些世家豪族。

    青州豪族都知道楚欢在西关施行均田令,均田令中间,其中有一步就是检地,不但要将豪族的土地清点清楚,而且私下占有的官地,也将强制回手,这自然是让青州豪族心下惊恐,家门越大,门下的土地就越多,瞒报的土地也就越多,真要是施行检地,对豪门大族的利益损失将是致命的。

    而且肖焕章亲自口述,笔吏书写,向青州十多位可以左右青州局面的豪门大族去了信函,里面当然是将楚欢一旦攻下青州的严重后果详加分析,所以整个青州在一种惊恐慌乱的气氛中,大多数豪门大族还真是按照肖焕章的吩咐,组织起家丁,随时往丹阳城增援。

    他们倒未必是真心想要支持肖焕章,可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不会因为楚欢的进犯受到打击,他们当然要以肖焕章为主心骨,抗拒楚欢,而且舆论掌握在这些世家豪族手中,纷纷宣扬楚欢的残忍可怖,向百姓宣传一旦西关军真的打到北山,必将是生灵涂炭,尸横遍野。

    整个北山道,至少是青州,人心惶惶。

    丹阳县衙大堂,几十名文武官员聚集于此,肖焕章经过这近十日的调养,虽然身体依然虚弱,却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今日召集丹阳城内的文武官员,准备商量下一步对策。

    当众官员看到虚弱的肖焕章出现时,都是面面相觑,短短十日,肖焕章竟似乎一下子有老了十几岁,削瘦虚弱,似乎一阵风吹来,便能将这干瘪的小老头儿吹倒。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