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四六六章 傻瓜


            

    面对老兵的质问以及那充满怒火的双眸,宋安路心里倒是一惊,不知为何,这老兵本是他的部下,此时面对这老兵,他竟是生出一丝恐惧,但是他当然不会将心中那一丝恐惧流露在面上,冷声道:“不遵军令,吃里扒外,自当军法处置!”

    老兵冷冷道:“他难道说错了?齐王殿下命令我们在城外列阵等候,他并没有违背军令?”

    “他胡言乱语,污蔑将军……!”

    老兵已经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他没有污蔑罗将军,齐王和辞修都说罗将军谋害了总督大人,小韩只是心存怀疑,如果你觉得他说错了,可以向他解释,为何因为一句话,就要取他性命?你宋牙将是牙将,可是城头上的是齐王监国殿下,难道不该遵从齐王的命令?”他腮帮子鼓起,“宋牙将,他还年轻,你可知道,他成亲才半年,全家老小,就指望着他?”

    宋安路有些结巴道:“那……那也不能胡言乱语,你们……你们赶紧列阵……!”

    “不劳您吩咐。”边上一名粗壮的骑兵冷声道:“宋牙将,如果小韩在战场厮杀畏敌不前,你杀一儆百,我们无话可说,可是你现在因为他说错一句话,便取了他性命,这是哪条军法?便是罗将军,只怕也没有这个权利吧?”

    “那你要如何?”宋安路沉声道。

    “我不能如何,但是国有国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粗壮汉子怒声道。

    宋安路尽量掩饰自己心中的慌张,冷笑道:“怎么着,难道你还想杀死我?你可知道,以下犯上,那是什么罪……!”

    他话声未落,身体猛然一颤,随即众人便看到,一把大刀从宋安路背后插入,直透胸腔,宋安路不敢置信,低下头,看刀身从自己的胸口贯出,刀刃上还在滴血,他身体摇摇晃晃,却还是拼力扭头回看,只见到身后一群骑兵挤在一起,所有人都用一种冷漠的目光瞧着他,一时之间,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谁出手。

    在马背上摇晃两下,宋安路终于一头摔倒下去,在地上抽搐两下,便即不动。

    “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马刀,不小心伤了宋牙将。”老兵迅速道:“大家看清楚是谁动手?”

    四周骑兵都是摇头。

    老兵大声道:“大伙儿愿意留下的,列阵等候,不想继续当兵的,现在就可以离开。”

    众骑兵毕竟也是训练有素,一阵混乱之后,很快就列成了方阵,从城内涌出的大批骑兵,遍布四野,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老兵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这边列成方阵,两边骑兵也立刻学着样子,列起方针来,只是片刻之后,开阔的城外空地上,几千骑兵已经列成了一个又一个方阵。

    城内罗定西眼看着身边的骑兵迅速出城,牙关紧咬,看到身边的将士越来越少,罗定西一抖马缰,便也要跟着出城,城头上的齐王等人并不理会,罗定西一颗心悬着,到了城门,也不顾其他,跟着兵马迅速往城外驰去,猛然间胯下战马一声长嘶,侧身翻倒,罗定西大吃一惊,脚下一瞪,临空而起,落下来之时,只见到自己的坐骑翻倒在地上,正在挣扎,仔细一看,却瞧见战马的马臀之中,一支羽箭没入其中。

    罗定西抬起头,向城门处望过去,只见到一名将领骑在马背上,手中握着一张弓,正远远地冷视自己,那射入马臀中的一箭,自然是此人所射。

    罗定西双眸生寒,吞出四个字:“轩辕胜才!”

    射出一箭的,自然是箭神轩辕绍的堂弟轩辕胜才,也正是城外堵住城门的统兵将领,只见到轩辕胜才从背上的箭盒又缓缓抽出一件,随即将箭矢搭在长弓之上,动作流畅娴熟,箭矢已经对准了罗定西,听的轩辕胜才冰冷的声音道:“罗定西,你再走一步,这支箭必然射穿你的喉咙,你信不信?”

    北山骑兵从罗定西两边绕行过去,此时此刻,竟无人再瞧罗定西一眼。

    罗定西这一刻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是走入绝路,辞修的叛变和齐王的出现,已经让北山骑兵上下离心,自己依然被自己的部下所抛弃。

    轩辕胜才的箭矢,正对着他,他当然知道箭神轩辕绍的威名,当然也明白,轩辕胜才所言不会是开玩笑,如果自己真的再走一步,轩辕胜才那支箭,也一定会射向自己。

    天近黎明,凛冬已过,已是初春,可是罗定西却觉得初春的黎明比之凛冬的寒夜还要寒冷。

    一败涂地!

    他闭上眼睛,这一生,他杀人无数,心中从无恐惧,这一生,他一直坚信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跟随肖焕章十多年,他一直隐忍低调,只为有一招能够一鸣而起。

    这十几年的低调隐忍没有白费,他终于取得了北山大权。

    造化弄人,朱凌岳在西北强势崛起,甚至于西关楚欢的能耐也在他之上,他知道只能继续隐忍下去,立下战功,向朱凌岳表现忠心,在朱凌岳的麾下继续隐忍,等到有朝一日,时机出现,未必不能再翻身而起。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栽在这里,而且栽的这样狠,一次失算,永不超生。

    城中数千北山骑兵涌出城来,城外的方阵,让他们也很自觉地在城外列阵,包括朱凌岳麾下诸多将领,虽然都是朱凌岳栽培起来,但是此时此刻,却也都知道朱凌岳大势已去,列于阵前。

    北山骑兵或许不是最强的骑兵,但是却也是北山最精锐的军团,城外列阵,整齐划一,十分迅速,很快,城外便是一片寂静。

    罗定西双目紧闭,一时之间,只觉得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存在。

    听得脚步声响,往自己靠近过来,罗定西陡然睁开眼睛,只见到七八名魁梧的西关武士已经站到他面前,一人沉声道:“奉监国之令,拿下反贼罗定西!”

    罗定西想要拔刀,可是不知为何,握刀的手竟似乎没有了气力,或者说自己的大刀太过沉重,而此刻,那几名西关武士已经一拥而上,将罗定西按倒在地,随即夺下了罗定西的战刀,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罗定西被捆绑过后,脑子这才稍微清醒过来,他这才反应,对方绑缚自己的时候,自己甚至连反抗也没有。

    当他抬起头,便见到城门处,一群人正簇拥着齐王瀛仁缓步出城,瀛仁身边,除了辞修和公孙楚,白瞎子和仇如血也都豁然在其中。

    轩辕胜才已经翻身下马,上前拜见了齐王,齐王奖慰几句,轩辕胜才这才在前护卫,走到了罗定西面前。

    “现在你还觉得本王是假冒的?”齐王冷哼一声,“如果本王是假冒的,你就更应该羞耻,假王爷擒住真将军,你觉得很荣耀?”

    罗定西此时反倒镇定下来,冷笑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是这个结局,老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才有几分男人的气概。”齐王淡淡道:“罗定西,你本该知道,和朝廷作对,本就没有什么好下场,你这是自寻死路!”

    “齐王,如今你们胜了,什么话当然都由你们说。”罗定西冷笑道:“你们扪心自问,如果不是有人出卖本将,你们现在还能在这里大言不惭与我说话?”目光转到齐王身后的辞修身上,厉声道:“辞修,老子问你,你为什么要背叛老子?”

    辞修淡淡道:“那我问你,你又为何要背叛肖督?你谋反之心已显,我自然不能随你谋反!”

    “冠冕堂皇。”罗定西大笑道:“你这屁话,你自己能相信?”

    辞修犹豫了一下,终于拱手向齐王道:“殿下,臣下想和罗定西说几句话,不知殿下是否应允?”

    齐王瞥了辞修一眼,也不说话,径自向北山骑兵军阵走过去,身边众人跟了过去,辞修招了招手,示意架住罗定西的两名兵士后撤,等兵士退下,辞修才淡淡道:“你知道你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罗定西一怔,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能够取肖焕章而代之,并不是你有多大能耐,只不过是因为有人帮你。”辞修缓缓道:“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过了河,拆桥太快,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知道你的性子,你是个能低调的人,能屈能伸,这让我很钦佩,但是你致命的弱点,就是一旦得势,就会将从前的隐忍一朝爆发出来!”

    罗定西死死盯着辞修,眼眸子里充满了怨毒之色。

    “我劝告过你,要小心一个人。”辞修轻叹道:“可是你并没有小心!”

    罗定西一怔,忽然间明白什么,失声道:“是……是那个贱人?”

    “红颜祸水,祸国殃民,这类女人,总能够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天下却有无数的傻瓜,愿意被她玩弄。”辞修轻声道:“你是,而我……也是这种傻瓜!”

    罗定西身体一震,眼中显出惊骇之色,夹杂着愤怒,“原来……原来你……哈哈哈……!”他突然间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原来……原来是因为她……!”眼中杀意盎然:“我只恨我没有杀死她!”

    “我也这样想过!”辞修苦笑道:“当她找上我的时候,我第一个念头,便是要杀死她,可是……我终究没能下手,所以就只能成为她掌中之物,你现在想将她千刀万剐,可是如果真的再次面对她,你当真可以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