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穿越言情 >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四八五章 六道五门


            

    裴绩的神情此时显得异常凝重,微微颔首,道:“太平道和天门道势不两立,这话并没有错。厉王孙和陆冷月本都是太平弟子,但那只是曾经,他们投奔天门道之后,便已经与太平道分道扬镳,再也算不得太平正源!”

    “大哥的意思是说,他们本身是太平道徒,但是却背弃了自己的宗旨和信仰,转投了天门道?”楚欢眼中显出惊讶之色,“天门道既然都要打着太平道的幌子,可见在天门道的心中,太平道的影响力远在天门道之上,如大哥所言,太平正源也并非什么人都有资格,厉王孙既然是三十六方家族之一,甚至还是三十六方家族的五行家族,那么更是根正苗红的太平道徒,既然如此,他不坚守太平道,怎地反倒要投奔天门道?”

    楚欢此时心中大是不解。

    这就好比太平道是正宗品牌,而天门道是假冒伪劣产品,厉王孙持有正宗品牌资格,却弃之不要,反倒是要假冒品牌,这无论如何说,都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裴绩肃然道:“不单只有这两家,投奔天门道的三十六方家族,如果我调查的没有错,至少已经有超过十家投在了天门道旗下,而且在天门道中地位显赫,就比如厉王孙,天门道分为六道五门,将道居首,五门为耀,厉王孙便是将道七雄之一,更是木门之主!”

    楚欢知道天门道有六到之说,却并不知晓还有什么五门之言,疑问道:“大哥,这六道五门,又如何解释?”

    “天门六道,兵、术、鬼、金、暗、将,是为六道。”裴绩缓缓道:“五门便是金木水火土五门,将道七雄之中,除了日月双将,剩下的五雄,便是五门之首!”

    楚欢哑然道:“五门之首?也就是说,除掉木将军,便除掉了木门?”

    裴绩摇摇头,轻叹道:“哪有那么简单,厉王孙是木将军,在天门道徒的眼中,自然是地位显要,但是据我所知,或许在那位天公眼中,他只是一个简单的工具而已,木将军只是一个位置,厉王孙死了,也会有别人成为新的木将军,木门也绝不会断绝,如果死了区区厉王孙,就能让天门道断绝一门,那倒是幸事。”

    “大哥,我也经常听人提起天门道的天公。”楚欢立刻道:“这天公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厉害?”

    “二弟切莫误会,天门道的天公,与我们太平道的天公并不相同。”裴绩正色道:“天门道的这位天公,显然也是个不世出的角色,他这天门道虽然还是挂着太平道为旗子,却又不完全如此,比起从前那些打着太平道旗号起兵的外道,这位天公要狡猾的多。”

    “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从前那些外道,都是直接打着太平旗号,二弟,有一点你该明白,便是到了如今,太平道的教义,也依然得民心,虽然当年黄巾起义失败,可是一旦天下动乱之时,老百姓心中就会想起当初的太平道,希望有天公带领大家走出水深火热,也正是因此,历朝来,只要朝廷无道,官府盘剥,百姓疾苦,便会有人趁机打出太平道的旗号,揭竿而起,而百姓看到太平旗号,往往也都会跟随其下。”裴绩缓缓道:“不过这些外道,虽然也有弄出大声势者,但是还有许多刚刚举起旗帜,还没有成气候,便被扼杀,只不过这类角色因为没有成气候,所以很少为人所知,二弟可又知道为何这些人没有成气候?”

    楚欢微一沉吟,想到什么,轻声道:“难道是太平正源的原因?”

    裴绩显出欣慰之色,笑道:“二弟智慧过人,确实如此。当年天公派出三十六方家族,不但让三十六方家族以太平正源的身份传承下来,而且还让三十六人立下了重誓,要完成天公临终之前叮嘱的两件事情。”

    “哪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自然是等待时机,呕心沥血,完成天公建立太平之国的夙愿。但是天公临死之前也说过,太平之世,绝不是轻易便能达到,他精通《太平经》,而且一度达到太平道发展的巅峰,最终却还是功亏一篑,所以要想建下太平之世,是非十年百年便可成功,而太平正源要东山再起,必须达到三个条件才能出手。”裴绩缓缓道:“这一点,暂时也不必多说,至少在我看来,想要达到天公所说的三个条件,实在是极其困难。第二件事情,却是我们时刻要警惕的,便是提防黄巾失利之后,后世会有人盗用太平道之名祸乱天下,天公嘱言,任何借以太平道之名祸乱天下者,太平正源必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其铲除,决不能手下留情。”

    楚欢微微颔首,却不言语,只是若有所思。

    “所以太平正源一直以来,最重要的职责,便是铲除那些外道,许多外道尚未成势,便被太平正源利用各种手段所摧毁。”裴绩抚着长须,缓缓道:“我方才说过,天门道那位天公之所以狡猾,便是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打出太平道的旗号,而是以天门道为号,而且天门道膜拜的是太上老君,太平道则是以黄天为神,拜的是黄神,两不相干,其口号也与太平道相去甚远,所以太平正源一开始并没有以天门道为敌,只要不披上太平道的衣裳,其他外道,我们太平正源并不插手。”

    “原来如此。天门道一开始没有打出太平道旗号,故意与太平道区分开来,似是而非,便免去了太平正源这个敌人,也正因如此,才能够慢慢发展壮大。”楚欢明白过来,“但是现如今,他们连太平正源的三十六方家族都拉拢过去,那不但是打出了太平道的旗号,甚至利用了太平正源的人脉……那位天公手段了得,大哥可知道此人到底是谁?”

    裴绩摇了摇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我只知道此人的道场在江淮老君山,而他麾下,六道五门,应该是有六十四位弟子。”

    “六十四位弟子?”楚欢却是头一回听这个说法,奇道:“天门道徒不是遍及天下,如今已经是数十万之众吗?”

    裴绩淡淡笑道:“这便是太平道必除天门道的原因之一。当初天公创立太平道,凡入道门者,都是兄弟姐妹,患难与共,都是太平子弟,人不分高低贵贱,大家一视同仁,那是以民为本,而且天公对百姓的生命,并不轻贱,大家流血,只是希望能够建立一个不再流血的新天地。可是天门道却完全不同,据我所知,天门道号称百万之众,可是真正的天门弟子,却仅仅只有六十四人,其他所有的人,都只是天门道利用的工具,而且等级森严,在天公眼中,天门道众的生命,比之蝼蚁都不如,这与太平道的以民为本的宗旨完全不同,所以才是水火不容。”

    楚欢恍然大悟,他倒也知道天门道组织严密,等级森严,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天门道真正的天门弟子,竟然只有六十四人。

    裴绩显然是想将天门道与太平道的渊源原原本本告知楚欢,“天门道的六道五门,便是以这六十四名弟子为核心。据我所得知,六十四名弟子,合了阴阳六十四卦,而且这六十四人,在天门道中,都有自己的卦名,这六十四人,分为八卦,每卦有八名弟子,将道七雄的日月双将,是天公身边的左右双将,亦是天公的心腹,另外五将,则统领五门。所谓六道,是指天门道的整体组织,而五门,则是这六十四名弟子的组织,五门在六道之上,金木水火土五门,却又统管着分属八卦的天门弟子,金将军统管乾卦、兑卦弟子,木将军统管震卦、巽卦弟子,水将军统管坎卦弟子,火将军统管离卦弟子,而土将军,则是统管艮卦与坤卦弟子。太原的陆冷月,与木将军一同投靠到了天门道中,陆冷月亦是巽卦弟子,木将军厉王孙的卦名是为震为雷,而陆冷月应该是唤作风雷益!”

    楚欢听裴绩循循而言,他对八卦并不通晓,听得有些迷糊,但是话的意思却是听明白,天门道天公麾下,只有六十四名真正的天门弟子,而且都以卦名为名,分属五门,由将道七雄中的五位将军统管,这是天门道的核心,至若其他数十万之众,只不过是天公用来祸乱天下的工具,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天门弟子,但是在天公眼中,只是一群蝼蚁而已。

    “大哥,那天门道的金木水火土五将军,是否与太平道五行旗有干系?”楚欢问道:“如果他们都是五行旗的人,似乎有些不对,大哥的先人是土行旗首领,厚土术也只有大哥精通,那么将道七雄之中的土将军,又是出自何处?”

    裴绩微微点头,眼中显出一丝赞赏之色,显然是对楚欢的思虑颇为赞赏,道:“所谓五行将军,实际上名不副实。虽然厉王孙作为木将军,却是懂得枯木术,但是五行将军并非都会五行道术。我得到的消息,实际上五行将军之中,除了木将军厉王孙和金将军之外,其他几位都不会五行道术,但是这并不表明他们的武道修为就弱,实际上他们精通另一门功夫,亦是出自五行,十分邪门。”顿了顿,才冷冷一笑,道:“他们的五行将军,其实就是开始将天门道披上太平道的衣裳,五将军模仿当初太平道的五行旗,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位天公的最终目的,甚至是想以天门道完全取代太平道,将太平正源彻底毁灭。”

    “原来如此。”楚欢深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慨,裴绩今日之言,却是让他对天门道有了更深的了解,心中也分清了天门道和太平道并非同一概念,对太平道倒是稍微深处好感,对天门道却是更加厌恶。

    “说到底,要除灭天门道,除掉他们再多的人,都没有用处,只有将天公和那五门铲除干净,天门道才算彻底铲除。”裴绩肃然道:“天公步步为营,一开始没有打出太平道旗号,但是不动声色之间,他不但蛊惑了无数百姓,甚至拉拢了太平正源中的人,如今天门道的六十四名弟子之中,至少有十人是出自太平正源,这也是自黄巾之后,太平道从没有遭遇到的困境,天门道的出现,已经真正地威胁到了太平道……!”凝视着楚欢,一字一句道:“实际上今时今日的太平正源,已经分崩离析,被天门道的存在,斩成了两段!”

    楚欢皱眉道:“大哥,太平正源传了数百年,能够存留到现在,可见三十六方家族的传人意志都是十分坚定,并没有忘却张角天公的嘱咐,可是为何到了今时,却又那么多人三十六方家族众人抛却太平正源,去投奔天门道?那天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做到了这样困难的事情?”顿了顿,颇有几分疑惑:“大哥又为何会对天门道的情况如此了解?这些应该都是天门道的隐秘之事,外人知道的不会太多。”

    裴绩含笑道:“问的好。二弟,这就是为何我们愿意助你一臂之力,也是为何甘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助你成就大事的原因!”

    楚欢一怔,更是糊涂,不知道自己又和这天门道与太平道有何瓜葛。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