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乡村妇女主任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一章:被掀了被窝

  许婶越看大顺的举动越觉得不对劲,就算得病了,也没必要抓着被子不放,难道大顺真的是晕头了?许婶想着,决定上炕掀起被子看个究竟,刘全看着许婶紧张的一下子爬到炕里面,趁着大顺不注意,顺着被子边缘便将手伸了进去,结果许婶刚一触碰到被子里面,顿时感觉手湿乎乎的触碰到一大滩湿乎乎黏黏的东西,顿时心里一惊。悫鹉琻浪

  而大顺感觉到突然伸进被子里面的手,顿时一阵紧张,顾不得许多,便蹭的一下坐了起来,上去便要按住许婶的手,可此时许婶已经将手抽了出来,刘全和乔娜在一边看着突然坐起来的大顺顿时吓了一跳,再看许婶一脸震惊的样子,急忙往许婶抽出来的手上望去。

  结果许婶此时正满脸恶心的举着刚拿出来的手,上面沾满了白色的浆糊,其中有几滴还流了下来,粘粘的挂在半空,看的乔娜一阵疑惑,但乔娜却在看到许婶手中液体的那一刻,想到了昨天自己醒来看到地上刘全留下的一大滩浆糊,跟这个一模一样,而且味道都是极为相似,顿时心里一惊,心想,这大顺大白天的生着病,怎么会在被窝里放这么多浆糊。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且刚刚自己明明看到大顺病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现在却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而且看其动作,简直比健康人还要灵活,这是怎么回事?乔娜满脸疑惑的转头看向了刘全。

  此时的刘全一眼便认出了许婶手中的液体是什么,顿时满脸厌恶的盯着大顺,心想,这下看你还怎么装,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这些肮脏的事,真是色到家了。现在就看许婶怎么处理了,毕竟面前是许婶自己的老公。

  以许婶这样久经沙场的人,当然也跟刘全一样,一下子便猜到这是什么,一边满是厌恶的随手扯过一条抹布擦着手上的液体,一边用狠辣的眼神盯着坐起来的大顺,心里是又恨又羞,她没想到大顺竟然不可救药到了这种地步,平时在外面沾花惹草,经常不回家许婶都可以忍,毕竟眼不见心不烦。可是这次却在自己炕头上,对另外一个女人做出这样令人不耻的事情,许婶真是对大顺彻底绝望了。

  大顺此时完全彻底慌了,坐在那里,来回看着众人,发现许婶跟刘全都是一脸不屑的盯着自己,而乔娜却是充满了疑惑的眼神,似乎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是看着刘全与许婶的神情,自己也感觉到大顺应该做了什么可恶的事情,要不然许婶也不会这么盯着自己的老公看。

  就在刘全和乔娜都等着看许婶怎么发落的时候,原本静静坐在被窝里的大顺却是突然嬉笑着扑向了许婶,许婶被大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躲闪,就被大顺扑倒在炕上。

  刘全和乔娜也被大顺的突然举动惊呆了,许久没反应过来,刘全还以为大顺要逼急了狗急跳墙呢,急忙上去要拦着,可就在这时,突然大顺一低头,将嘴巴贴到了许婶耳边。

  大顺一边用力压着许婶的身子不让许婶挣扎,一边低声下气的道:“媳妇,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面子,等人走了,你想怎么样都……”

  许婶早就被气的冲昏了头脑,忘了自己刚刚还跟别的男人干完活,这可比大顺猥琐罪重多了。

  ‘啪!啪!啪!’

  还没等大顺说完,许婶便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推开身上的大顺,上前就是一顿大耳光,嘴里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他妈的真实臭不要脸,老娘这么些年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种烂人,早晨一早起来就让老娘帮你撒谎装病,现在竟然还在被窝里整出这么猥琐的事情,你还想要面子,今天我就让大家看看你做的好事!”

  此时许婶早就泪如雨下了,一把将挡在面前的大顺推开,强咬着牙愤恨的将被子扯了起来,结果褥子上一大滩湿湿的粘液展现在众人面前,刘全还好,没有什么惊讶,只是刚刚许婶给大顺那几个大嘴巴着实让刘全震惊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平时文文弱弱,居家贤妻的许婶发起飙来竟然如此厉害,更没想到,许婶真的会当着自己和乔娜的面揭穿大顺。

  而乔娜一直以来都处于迷糊状态,他自始至终都没弄明白为什么许婶会发这么大的火,直到许婶将被子掀开,看到褥子上那一大滩再看看大顺裤衩子上湿湿的一大片,才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乔娜没想到刚刚大顺跟自己聊着天,被窝里却对自己有这种心思,顿时羞得满脸通红,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炕上满脸窘相的大顺,满脸厌恶,大顺一看到乔娜看向自己的眼神,顿时一下子无力的瘫在了炕上。

  乔娜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许婶会刚看到手里的液体就这么大发雷霆,乔娜现在对许婶又是同情,又是不好意思,同时还表示无比的歉意。本来想上前安慰一下许婶,可是乔娜刚要说话,就一把被刘全拉住了,因为现在许婶最不想见到的除了大顺,就是乔娜,万一乔娜上去,说不准许婶万一控制不住就会让乔娜挂了花。

  乔娜一看刘全拉着自己,不断的给自己使眼色,顿时也觉得自己现在上去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于是强忍着退了回来,可是一看到褥子上的一大滩污渍,顿时想起了那天中午自己醒来发现地上的污渍,跟现在的一模一样,原来自己还以为是浆糊,可现在一想,顿时转身狠狠的瞪了刘全一眼,手从刘全背后毫不留情的给了刘全一拳,弄得刘全一阵呲牙咧嘴,急忙伸手捂着。一脸委屈的看着乔娜。

  乔娜一边怒视着刘全,一边小声嘀咕着:“刘全,你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乔娜现在就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昨天晚上被刘全骗的团团转。自己竟还什么都不知道.

  想着自己昨晚竟然还跟刘全在床上翻滚,差点发生关系,今天要不是赶上这事,还傻乎乎的以为刘全是什么堂堂的正人君子呢。

  这都整整过了一个晚上了,刘全怎么可能还会想到乔娜竟然在这个时候想到昨天中午自己干的事,顿时一脸的疑惑,一边揉着传来阵阵剧痛的后背,一边委屈的盯着乔娜,结果乔娜脸一横,不再理会刘全。

  许婶一边在一旁怒骂着,一边撕扯着被子,而大顺由刚刚的绝望渐渐变得突然冷静下来,整个人仰躺在炕上,一句话没说,刘全和乔娜两人看着,顿时觉得自己在这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乔娜盯着大顺许久,终于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畜生’

  说完又看了一眼可怜的许婶,转身拉着刘全便往外走,刘全本来还要趁着大顺落到自己手里,好好羞辱一番,结果没想到被乔娜一把拉了出来,顿时心里一急,只能用力喊道

  “大顺,你个老色鬼,真给我们地沟村丢人,你……”

  还没等刘全说完,乔娜便一甩手,将刘全甩到了前面,紧接着一边推着刘全,一边往出了大顺家,

  乔娜拉着刘全从大顺家一出来,便怒气冲冲的往村委会走,刘全看着乔娜的神情,心想,肯定是被刘全的举动吓到了,顿时急忙担心的跟在乔娜身边道

  “乔娜,其实你也不必太在意刚刚的事,大顺这王八蛋平时就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尤其是此人心急特别重,就拿刚刚的装病来说吧,这明显就是为了逃避今天的比试,其实大顺这个人哪懂什么拉电的事情呀,从头到尾都是盯着村子里领头人去的,你是不知道,这次谁能当上领头人,可是直接关系到过一阵子竞选村主任的候选人问题。要不然这孙子才不会这么积极呢!”

  刘全一边跟在乔娜身边,一边添油加醋的将大顺的丑事和坏心思说了大半天,可是看着乔娜的表情似乎完全没什么变化,而且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气愤,刘全顿时心里一阵疑惑,心想,这自己好心帮着她分析,她怎么老是瞅着自己不顺眼呀。

  刘全顿时上去一把拉住乔娜不高兴道:“喂,我说大小姐,是大顺对你做出这样的事,又不是我,你冲我来什么气呀!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说着刘全一脸生气的盯着乔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