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妻为大都督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833章 因为他来了

    望着大齐银行这些眼神躲闪的官员们,富弼顿时知道其中不简单,口气也不由严厉了起来:“谁能告诉我,章惇究竟去了何处?!”

    话音落点良久,无人胆敢应答。

    见状,富弼有些生气了,询问范吕兵道:“范郎中,你来告诉我,章惇人在何处?”

    范吕兵面上显出了一个古怪的冷笑,看似有些不屑,拱手回答道:“今日章惇倒是来了衙门,不过点卯不在,也没有人看到他出去,兴许还在公事房吧。”

    听到此话,富弼冷冷言道:“好个章惇,得知上官前来居然无动于衷,也好,就让本官去看看他究竟一天再干些什么!”说罢,向着崔文卿点头示意,带上所有人一道朝着内衙而去。

    大齐银行衙门占地较广,宽阔正厅之后便为一排排相连的公事房,这是寻常官吏们办理公事之处。

    再往内衙深处走,则是银行行长以及各司郎中、员外郎的公事房,全都是独立的小院,看起来颇为幽静怡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穿过回廊,又绕过了一片竹林,这才来到了一间挂着“贷款司”门牌的小院前。

    来人脚步沉沉,小院内却是毫无动静,似乎并没有人身在其中。

    富弼阴沉着脸打量了小院有倾,冷冷吩咐:“来人,开门!”

    话音落点,便有两个吏员快步跑上打开了大门,富弼与崔文卿一道举步而入,刚一进去,便看见一位穿着红色官服的吏员正斜趴在案几上,似乎正在昏昏沉睡当中。

    而在案几旁边地面,还丢弃着三四个细脖酒壶,浓郁的酒香从房内传来,冲击着每个人的味蕾,气氛大是尴尬。

    霎那间,富弼脸色顿时涨红了,神情也变得非常难看,戟指尚趴在案几上的红衣官员,厉声喝斥道:“章惇,何人允许你在衙门中饮酒?而且还是处于公事当中?你的眼中有没有上官?有没有朝廷?有没有衙门?”

    一通问话宛如霹雳雷火,直震得屋内嗡嗡作响,使得人耳膜也是隐隐做响,相信即便是一头沉睡的猪,此时此刻也应该醒了。

    然而,回答富弼的却还是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在安静的气氛中尤为使人瞩目。

    富弼再也控制不住愤怒难耐的心境了,他沉沉哼得一声,铁青着脸大步上前,抬起老腿便朝着案几踹了去。

    那案几被踢了个正着,登时就移开数尺滚落一边,而本依靠案几趴着睡觉的红衣官吏陡然不妨之下,就这么倒在地上一个翻滚,人终是醒了。

    崔文卿才发现红衣官员乃是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男子,未戴幞头的他发髻显得有些凌乱,此际睡眼惺忪的从地上站起身来,当看到屋内盛怒难耐的富弼以及衙门同僚的时候,红衣官员并没有露出震惊之色,反倒是口气淡淡以一种似乎在和邻居打招呼的语气招呼道:“哦,是富大人啊,多久来的?”

    闻言,富弼直接被气笑了:“怎么地,连本官多久来都不知道?莫非还是本官打扰章郎中睡觉了?破坏了阁下的春秋大梦。”

    此话满是揶揄,然大齐银行的官员们却是无人敢笑,唯有崔文卿见到此景此情又闻此言,大感捧腹,竟是笑出了声来。

    这一笑,倒是有些引人注目,也使得章惇将目光从富弼身上移开,直接看到了崔文卿的身上。

    待见到崔文卿所穿代表六品官的红色官衣,章惇很明显的愣怔了一下,紧接着神情就恢复了平常,将目光移开了。

    富弼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铁青着脸训斥道:“章惇,你究竟懂不懂规矩?何能在衙门内饮酒?若是被那些无孔不入的御史知道参你一本直达天听,朝廷怪罪下来你如何承担得起?”

    章惇不为所动,淡淡言道:“章惇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牵连大人与诸位同僚。”

    富弼气咻咻的言道:“你说的轻巧,章惇,你身为大齐银行国债司郎中,所代表的并非是你个人,也代表着大齐银行在朝廷中的形象,就你这样的做法,你让官家和诸位相公们如何作想?”

    听到大齐银行四个字,章惇唇角忍不住勾出了一丝冷笑的波纹:“大齐银行?嘿嘿,富大人,一个连地方州郡银行也赶不上的朝廷银行,能有何颜面冠以大齐二字。”

    “你,你……”富弼顿时被气得不轻。

    章惇望着周围默然无语的同僚们,借着几分酒意侃侃而论道:“诸位,相信你们也应该看见,这大齐银行成立已经足足有大半年的时间,然而所收国债不过七十万两银子,竟当不得河东银行最开始发行国债时候三天的发行数额,看向大齐银行办事大厅,更是门可罗雀,罕有人前来,由此可见,这样的银行存在还有何意义可言?吾等在此岂不是蹉跎岁月,浪费时间?”

    一席话落点,房内没有人出言反对,显然章惇的话也说到了大齐银行所有官吏的心坎上。

    富弼冷笑道:“所以你就可以在衙门喝酒,可以消极怠事了?”

    章惇并不否认,颔首道:“不错,与其守着冷清的大厅,倒不如坐在这里喝几杯酒来得痛快。”

    听到此话,富弼冷笑更盛了,冷冰冰言道:“富弼,你乃大佑四年以科举探花入仕,首选一年之后入我吏部,凭借自己聪明才智以及踏实肯干成为了度支员外郎,可以说你的前途本应是无量的,然你却性格倨傲,态度高傲,在度支的时候与主管郎中不和,更与负责度支的户部侍郎关系不和,当时若非本官护着你,说不定你已经被扫地出门了,但是本官可以护得了你一时,却护不了你一辈子,你若不改变你那秉性,迟早都会闯下大祸成为众矢之的,这次本官之所以让你前来大齐银行,完全是想让你换一个环境,也给你一个机会。”

    章惇默然无语半响,忽地又是指着周围冷笑道:“富大人,将下官扔来这鸟不生蛋的大齐银行,便是你给我的机会?”

    富弼镇重其事的点头道:“对!”

    “呵,整日无所事事的机会?”章惇立即反唇相讥。

    富弼正容言道:“就以前来说,大齐银行的确是无所事事,然现在情况确是不同了……”说罢伸手指向了崔文卿,口气甚为骄傲,“因为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