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来自平行世界的他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054章 姐姐

    下午五点多,余诗洋与李东一起离开了丽苑小区。

    丽苑小区大门,余诗洋道:“今天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李东道:“兄弟之间就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不过你这顿饭我可是记下了,嘿嘿,我要去水云轩,那儿的牛排还真不错。”

    余诗洋道:“没问题。”

    李东道:“好,那我先走了。”

    余诗洋点了点头。

    随后,李东就坐车离开了。

    余诗洋今天晚上打算去接姐姐余诗音,一起吃晚饭,然后一起去看新加,所以没有打算留李东。

    半个小时,余诗洋回到了家。

    姐姐余诗音要到晚上八点才下班,他倒是不急着去接。

    余诗洋走进卧室,然后打开了电脑。

    他点开了网页。

    首先,他先打开了星空音乐网。

    此刻的他很好奇现在于霏的《芳华》现在究竟取得怎样的成绩,要知道中午仅仅半个多小时在星空音乐网上的下载量突破一百万,各大音乐网站下载总量更是达到近七百万。

    星空音乐网上,关于于霏的宣传依然顶置在首页最上方。

    余诗洋通过首页宣传就直接点击进了《芳华》。

    播放!

    这首歌实在太醉人了!

    “4687847!”

    听歌的同时,余诗洋看了一眼《芳华》的下载量,已经达到四百六十多万,这仅仅只是六个小时的成绩而已,而且还只是星空音乐网。

    余诗洋看到于霏《芳华》取得如此惊人的成绩,倒也没有太大意外,这个成绩算是在他预料之中,毕竟中午那汹涌的下载量一定程度上预示了现在这个结果。

    随后,余诗洋分别点开了盛煌音乐网与九洲音乐网,两大顶级网站上的成绩与星空音乐网的下载量同样惊人,其中盛煌音乐网达到四百八十多万,比星空音乐网还要多上十几万,九洲音乐网算是三大音乐网下载量最少的,不过也有四百五十多万,三大音乐网的下载量可以说算是旗鼓相当。

    除了华夏三大音乐网之外,余诗洋也查看了其他那些同时发售《芳华》的音乐网站,那些音乐网站也都是首页顶置的最强推荐,成绩虽然不如三大音乐网,但是也很惊人,其中下载量最多有近两百万,大部分都有百万左右。

    余诗洋粗略计算了,三大音乐网加上其他各大音乐网,《芳华》下载总量已经突破了两千万。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明天中午十二点前至少有五千万。”

    余诗洋轻吸一口气,一首歌日销五千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而且这还只是他一个相对保守的估计。

    晚上七点多,余诗洋离开了家。

    余诗音上班的地方是位于江城一处大型商场内,离家倒也不算太远,但也不近,她每天上班在路上差不多要花费半个小时。

    余诗洋离开小区后,很快就坐上了电车。

    周末的电车倒是没有那么拥挤。

    半个小时后,余诗洋抵达姐姐余诗音所在那处大型商场。

    之前,他来过这儿不少次,也算是轻车熟路。

    余诗洋走进上车,就朝着姐姐余诗音那儿走去。

    余诗音是在一家饰品小店打工,负责柜台销售,主要是针对女孩子的一些潮流小饰品。

    余诗洋穿过廊道,很快就看到了姐姐余诗音工作的那家饰品店。

    饰品店面积不大,总共也就十几平米。

    余诗洋快步走过去,见到了姐姐余诗音的身影。

    不过,当见到姐姐余诗音时,余诗洋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此刻店里有两个人,一个化着浓妆的中年妇女正冷着脸冲着他的姐姐余诗音说着话,一手指指点点,似乎是在训话。

    余诗洋认识那个中年妇女,是饰品店的店主,名叫吴兰。

    吴兰平时也就早上来开个门,晚上来收个账,日常事情基本都是交给余诗音,今天晚上检查时,她发现有店里少一件手镯,但是账上却是没有记录,所以她就怀疑时余诗音私吞了。

    今天吴兰的心情本来就很不好,下午打牌手气奇差,输了两千多,憋着一肚子的气,来到店里正好出现这样的事情,她几乎火冒三丈,劈头盖脸对着余诗音就是一顿训斥,几乎将气全部撒向余诗音。

    吴兰带着怒意说道:“你说那个手镯那里去了,我昨天看着明明还在这儿,是不是你私吞了。”

    余诗音委屈道:“吴姐,我真的没有。”

    吴兰气势汹汹道:“你别摆着这样一副委屈的样子,老娘不吃这套,当初看你挺实诚,才答应让你来我店里工作,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不承认是吧,那玉镯我就从你工资里扣500块,明天你也别来上班了,我这儿可不欢迎手脚不干净的人。”

    关于玉镯的事,余诗音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记得下午还有客人看镯子,之后她也没有注意,直到吴兰来检查时才发现镯子竟然不见了,之后吴兰就如同点着的火药桶似的,一顿训斥,根本就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甚至认定镯子是她私吞了。

    被吴兰一顿冤枉,余诗音心中大为委屈,一颗颗泪水夺眶而出。

    “你说谁手脚不干净?”

    就在余诗洋抹泪想要辩解时,一道极为愤怒的声音骤然而起。

    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余诗洋。

    余诗洋很愤怒,双手紧握拳头,一双眼睛带着丝丝怒火瞪着吴兰。

    刚刚吴兰怒斥姐姐余诗音的一幕,余诗洋正好看在眼中,其中事由他也听到一些,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姐姐余诗音会做那种事情,看着姐姐余诗音都被欺负欺负哭了,他的内心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同时怒火犹如同火山一般从其心底喷涌而出。

    虽然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余诗洋,但是余诗音在其心中姐姐的位置却是没有改变,甚至变得更为坚固,这是一个为了弟弟甘愿放弃学业的姐姐,这是一个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不愿意委屈弟弟的姐姐,这是一个用瘦弱的肩膀肩负起沉重的家年轻二十岁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