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来自平行世界的他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055章 心痛

    吴兰正准备继续在余诗音身上撒气,不过听到余诗洋突如其来的愤怒质问,神色不禁一变,到了喉间的言语被生生咽了下去。

    她看向站在店门口怒目而视的余诗洋,微微愣了愣,略有几分忌惮,眼前的余诗洋她倒是认识,是余诗音的弟弟,看起来很愤怒。

    “洋……洋洋,你……你怎么来了!”

    余诗音也立即发现了弟弟余诗洋,连忙抹掉眼眸的泪水,语气带着些许慌张,此刻的她可不想让受委屈的一面让弟弟看到。

    余诗洋极力克制着内心愤怒,回道:“姐,她欺负你。”

    余诗音道:“洋洋,我没事,是个误会,你去外面等我吧。”

    与此同时,吴兰倒是反应过来,自己一个成年人怎么能够被毛头小伙子吓住,紧接着她一声轻哼道:“什么误会?私吞了我的东西就等同于盗窃,怎么,还想打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把你姐抓起来。”

    吴兰的语气十分嚣张,毕竟她认为自己占着理,认定余诗音私吞了那只手镯。

    余诗洋看着吴兰那一副恶人嘴脸,很有上前揍上一顿的冲动。

    但是,余诗音却是拦在他的面前。

    余诗洋紧握着拳头,看着满脸担忧的姐姐余诗音最终倒是忍住了,然后冷声说道:“既然这样,那你报警吧。”

    他相信姐姐余诗音绝对不会去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眼下嘴巴显然是说不清楚,叫警察来也好,至少可以堂堂正正还姐姐余诗音一个清白。

    吴兰微微一愣,伸手指着余诗洋道:“小子,别以为我是跟你说着玩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就报警。”

    话毕,吴兰倒也没有迟疑,立即拿出手机报警。

    余诗音没有去阻止吴兰,她没有私吞那只收藏,即使是警察来了她也不怕,只是她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

    余诗洋安慰道:“姐,别担心,我相信你。”

    余诗音看着弟弟余诗洋,点了点头。

    很快,吴兰就报了警,看着余家姐弟露出丝丝不屑。

    余诗洋没有去理会吴兰,而是询问一下镯子的具体情况,毕竟他刚刚仅仅只听到一点点信息。

    余诗音犹豫了一下,将镯子的事情跟弟弟说了一遍。

    根据姐姐余诗音描述信息,余诗洋暗自做了一些判断,他猜想很有可能是人多的时候被手脚不干净的人顺走了。

    十余分钟后,两名警察赶到了商场。

    吴兰见到两名警察到来,立即上前说明情况,并且斩钉截铁地认定余诗音暗地私吞了店里的镯子。

    两名警察听完吴兰的讲述,然看看向余诗音。

    余诗音立即解释了一番。

    两名警察有些郁闷,这种事情凭借着一张嘴显然难以说清楚,一个铁定,一个否定,没有直接的证据他们也无法判断。

    余诗洋道:“警察大哥,那边斜角有个监控正好对阵这店,不妨查一查监控录像。”

    说话的同时,他朝着斜角的监控指了指。

    两名警察朝着余诗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其中为首的那名警察倒是快点了点头道:“既然没有证据那就看看监控视频吧。”

    随后,两名警察带着吴兰与余诗音以及余诗洋去了监控室。

    根据余诗音提供可能失窃的时间段,有关视频监控人员倒是很快调出了出来,然后一番查看。

    不到半个小时,事情总算是水落石出了。

    那个镯子的确是人多的时候被一个女子偷偷顺走了。

    吴兰亲自看了视频,整个过程仅仅眨眼之间,画面很清晰,想到之前她斩钉截铁地认定是余诗音私吞了,这会儿她不免有些尴尬了。

    下一刻,吴兰看向余诗音,有些歉意道:“这个……诗音啊,今天我的心情不怎么好,所以态度上也有点问题,出了这个事情也没有听你解释就武断了做了判断,这一点是我不对,之前我说的那些话不作数,这样吧,下个月起,你的工资我给你加两百,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希望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这饰品店没有你还真不行呢……”

    不待吴兰说完,余诗洋冷声打断道:“不用了,我姐以后不会来你这儿上班了,所以也不要你好心加什么工资。”

    余诗音听弟弟余诗洋如此一说,有些急了,这份工作对她还是挺重要的,吴兰已经主动表达歉意了,而且主动给她加工资,她觉得受点委屈倒是没什么,另外最为重要的是弟弟余诗洋高考在即,之后要上大学,很需要钱,她还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吴兰听了余诗洋的话,皱了皱眉头,虽然她对余诗音表达了歉意,但是心里其实没有当一回事,也没有觉得做错了什么,再说店里东西失窃跟余诗音多少也有点关系吧,此刻她主动表达了歉意,而且承诺余诗音加工资,她觉得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了,余诗洋说话的态度让她很不舒服。

    余诗音连忙道:“吴姐,你别听他瞎说,现在误会消除了那就没什么了,我明天会准时来上……”

    余诗洋打断道:“姐,我说的是认真的,这种人没必要给她打工,对员工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今天他心情不好怀疑你私吞了镯子,下次她心情又不好了,是不是又该怀疑你私吞别的东西呢,这份工作别要了,姐,算我求你了,好吗?我心痛!“

    说的后面,余诗洋双目都有些湿润了,看着姐姐余诗音为了工作不仅被人欺负哭了,现在又是委曲求全,要知道她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啊,他真的真的很痛惜。

    余诗音原本想要制止弟弟余诗洋,但是看到弟弟那湿润的双眼,到嘴边的话被咽了回去,面色有些复杂道:“洋洋……”

    余诗洋伸手抓住姐姐余诗洋的手,请求道:“姐,答应好我好吗?”

    余诗音看着弟弟余诗洋,眼眸中泛起了一些泪光,不过她的唇角却是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点了点头道:“好,姐答应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