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来自平行世界的他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689章 醉了!

    楚父得知余诗洋竟然收藏国学大师柳世曦的字画,颇有几分诧异,柳世曦可不仅仅是国学大师,还是一名当代的书法大家,他家里也有一副柳世曦的书法作品,不过他的这副书法作品并不是柳世曦的真迹,而只是一副临摹的作品,但是他依旧很是喜欢。

    下一刻,楚父颇为好奇地问道“是真迹吗”

    余诗洋点了点头道“是的。”

    楚父有些惊喜道“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要观摩观摩。”

    不待余诗洋回话,身旁的楚鸾却是忽然掐了掐余诗洋的手臂,她想要提醒余诗洋,余诗洋说他收藏国学大师柳世曦的书画作品她以为余诗洋是在吹嘘,想要通过书画作品来拉近与她父亲的关系,她可知道父亲对书法作品非常感兴趣,万一正要上余诗洋那儿去观摩观摩,那恐怕就要暴露了。

    余诗洋第一时间感受到来自楚鸾手指的力道,显然楚鸾是在暗示,当然他也多少猜测楚鸾的意图,有些无奈,他说的可都是真话。

    楚鸾掐得倒也不重,仅仅只是轻轻掐了掐。

    楚父恰在此时看向了余诗洋与楚鸾两人。

    余诗洋立即道“叔叔,这个自然没问题。”

    楚父道“那我们可说定了。”

    余诗洋点头道“当然。”

    楚父道“对了,之前听小鸾说你好像是从事音乐有关的工作”

    余诗洋道“算是吧,我从事的是虚拟歌手设计方面的工作,与音乐也算是有一些关联。”

    楚父道“虚拟设计,好像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新型产业。”

    余诗洋点了点头道“嗯,虚拟设计目前的发展前景还算不错。”

    楚父道“不错就好,你跟小鸾认识多久了”

    余诗洋不紧不慢地回到“快一年时间。”

    关于与楚鸾相关的情况,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余诗洋与楚鸾倒是已经相互沟通好了,具体到两人是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确立关系都仔细确定过,楚鸾作为一名女儿与警察的身份,对父亲还是十分了解,很多细节方面她都跟余诗洋仔细交代过了。

    楚父的确是有意通过看似不经意的问题在试探余诗洋,他对余诗洋是女儿楚鸾男朋友这件事情还是保持怀疑的态度。

    客厅里,三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

    楚父也旁敲侧击询问了不少的问题,看似都是很随意的问题,其实几乎每个问题都是在试探余诗洋。

    余诗洋倒是从容回答着,似乎也露出什么破绽。

    楚鸾其实算是三人心中最为忐忑的一个,从父亲的言语之中,她其实已经猜测到了父亲对余诗洋是其男朋友身份关系应该有所怀疑,不过比较庆幸的是余诗洋的表现比他预想还要好不少,至少在她看来,似乎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不知不觉,客厅里的三人聊了近半个小时。

    楚母走进了客厅,笑着说道“别聊了,准备吃饭了。”

    楚鸾立即起身道“早就饿了,吃饭吃饭”

    余诗洋与楚父两人很快起身,然后一起走进了餐厅。

    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不少菜肴,很是丰盛。

    余诗洋看了一眼,菜肴共有九道,每一道菜的量都很足。

    楚母道“小余,赶快坐吧。”

    余诗洋道“叔叔先坐,阿姨,今天辛苦你了。”

    楚母笑着说道“不辛苦,你能来,阿姨高兴。”

    关于女儿突然有了男朋友的事情,楚母其实是有几分郁闷,最近她可是给女儿楚鸾物色不少条件很适合的对象,没想到女儿楚鸾现在突然有男朋友,多少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她倒也没有因此而去针对余诗洋,她给女儿物色对象也是想要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而现在女儿既然有男朋友,从另一个角度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只不过她对余诗洋没有什么了解,今天这顿饭算是特意要求的,主要就是想要看看余诗洋这个人怎么样,至少到现在她对余诗洋的印象还可以。

    楚父率先坐了下来,然后对余诗洋道“小余,坐我这边。”

    “好的,叔叔”

    余诗洋倒也没有迟疑,大大方方在楚父身旁的位子坐下。

    楚父随即对楚母道“把我那瓶尊龙拿出来吧。”

    楚母点了点头。

    楚鸾道“爸,要不酒还是别喝了,诗洋他平时不怎么喝酒的。”

    楚父摇了摇头道“今天高兴,必须喝点,小余,你说是不是”

    余诗洋闻言,倒是不好拒绝道“那我陪叔叔喝点。”

    楚父笑道“呵呵,喝点。”

    楚鸾有些郁闷,她爸好酒,她虽然不知道余诗洋的酒量如何,但是一个在校的学生酒量恐怕再怎么样也就那样,她爸说的尊龙可是高度白酒,余诗洋如果喝醉了说胡话可就麻烦了,但是眼下余诗洋都应了下来,她也不好再去阻止。

    很快,楚母就拿来楚父所说的尊龙,这尊龙的确是楚父珍藏的好酒,平时他都不怎么舍得喝。

    余诗洋立即起身道“叔叔,要不我来吧。”

    楚父笑着说道“不用。”

    说话的同时,楚父就直接接过了楚母手中的酒,然后迅速打开了,紧接着就给身前酒杯中倒酒。

    余诗洋身前的玻璃酒杯虽然不大,但是一杯下来少说也有一两。

    楚父直接给余诗洋身前的酒杯倒满了。

    余诗洋有些无奈。

    楚鸾倒是开口制止,但是显然敌不过楚父的热情。

    楚父给余诗洋倒上慢慢一杯后,自己也倒上了一杯,同时开口说道“小余啊,这酒可是我珍藏的好酒,平时我都舍不得拿出来,今天你可要陪我好好喝喝。”

    余诗洋暗自摇了摇头,不过还是笑着说道“行,叔叔,不过我酒量可不怎么行,还望叔叔见谅。”

    楚父道“没事,能喝多少就多少。”

    余诗洋道“好的,叔叔。”

    楚母道“你也要食量,先吃菜吧。”

    楚父笑道“吃菜”

    余诗洋倒也没有客气,此刻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他还真的有些饿了,餐桌上的菜肴散发出的香气早已经勾起了他的食欲。

    楚母今天准备的基本上都是她拿手的菜肴。

    余诗洋一连品尝几道菜肴,然后对楚母的手艺夸赞了一番,他倒不是恭维,楚母做的菜肴虽然无法与那些餐厅大厨相媲美,但是味道很是非常不错的,而且还有几分家常味道,另外就是用餐的氛围,他其实有些羡慕楚鸾,他已经很久没有类似家庭用餐的氛围,另外还不知不觉让他想起曾经在地球与父母亲人们一起吃饭的温馨场景,在地球的时候,他其实有很多遗憾,尤其是对父母,他因为长期漂泊在外,与父母相聚的机会很少,有时候甚至连过年都不曾回家,而来到这个平行世界,他的父母早亡,也没有机会体验到父母在这种温馨,可能也有几分酒精的作用,余诗洋心中不禁生出了不少感慨。

    楚母听到余诗洋对菜肴的夸赞,心中倒是很高兴,不停给余诗洋劝菜,而楚父不时与余诗洋举杯。

    不知不觉,余诗洋身前酒杯那杯白酒就见底了。

    余诗洋在这个平行世界极少碰白酒,尤其是像这种高酒精度的白酒,一杯白酒下肚后,刚开始他还没有感觉什么,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楚父见余诗洋身前的酒杯见底,很快就再次拿起了酒瓶道“小余啊,今天叔叔实在高兴,来我们再喝点。”

    说话的同时,楚父就已经开始给余诗洋倒酒了。

    余诗洋想要阻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好道“叔叔,少倒点了,我平时真的不怎么喝酒,刚刚一杯下去,感觉都已经上头了。”

    楚父笑着说道“没事,再喝点。”

    言语之间,楚父又给余诗洋满满倒上了一杯,其实今天的他是有意想要让余诗洋喝醉,所谓酒后吐真言,他也是想要借机试探余诗洋。

    楚鸾倒是猜到父亲的意图,见余诗洋都已经有几分醉意,她很快开口道“爸,诗洋都有些醉了,再喝一杯恐怕要醉倒了。”

    楚父道“没事,喝酒就喝开心,醉倒今晚就住我们家,家里不是有客房吗”

    楚鸾有些无语。

    楚父紧接着看向余诗洋举杯道“来,小余,这杯叔叔敬你。”

    余诗洋的确有点醉意,他的酒量的确不好,另外今天晚上喝的是杯酒,与楚父频繁举杯,喝的也有点急,不过面对楚父再次举杯,他倒也不好拒绝,只好再次端起了酒杯。

    楚母倒是没有劝,其实今天喝酒这个事情是她最新跟楚父有过商量,她也想借着机会看看余诗洋的虚实,如果真的适合女儿的话,她倒是不反对,但是若是本性不好的话,这个事情她可要好好劝劝女儿。

    当余诗洋放下酒杯后,楚母紧接着向余诗洋劝菜,很是客气。

    余诗洋继续吃着。

    楚母暗自打量着余诗洋,然后忽然开口说道“对了,小余,小鸾还没有跟我们说过你家里的情况,你父母现在身体怎么样”

    余诗洋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悲意道“阿姨,我父母不在了”

    楚母面露一次诧异道“不在了”

    余诗洋解释道“嗯,几年前,我父母因为一场交通故事走了。”

    楚母面露歉意道“不好意思,小余,小鸾没有跟我说过。”

    楚鸾面色也微微变了变,关于余诗洋父母的事情,她之前也不知道,眼下也是第一次听余诗洋说起,得知余诗洋父母早已不在了,心中对余诗洋几乎下意识多出了几分同情。

    余诗洋道“没事,阿姨,都是过去的事情。”

    楚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你现在家里还有”

    余诗洋道“我还有一个姐姐,她现在在京都工作,有空的时候我们会一起聚聚。”

    楚母道“那你跟你姐姐还真不容易。”

    余诗洋道“我还好吧,不过我姐以前的确不容易,当初我父母出那事儿的时候,我算是在一个叛逆期,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还真不懂事。”

    楚母说道“小余,下次你姐来沪都记得告诉阿姨。”

    作为一个母亲,楚母对余诗洋的情况还是深表同情,原本她有不少问题想要询问余诗洋,例如余诗洋的工作情况、经济情况什么的,但是此刻她倒是没有再去多问。

    四人的晚餐继续着,因为余诗洋谈及父母的事情气氛略显凝重,不过很快也转移到了其他的话题上,晚饭的气氛倒也重新变得轻松。

    余诗洋身前第二杯白酒也很快见底了。

    两杯白酒下肚后,余诗洋醉意更浓了,另外他不得不承认尊龙这白酒的后劲很足,第一杯下肚后,他仅仅只是感觉脸颊微微发烫,但是第二杯白酒不久,他很快就感受脑袋有些发沉,而且越来越沉。

    楚父倒是没有给余诗洋倒第三杯白酒,根据他对余诗洋的观察,余诗洋已经醉了,如果再来一杯还真的有可能醉倒,虽然之前说过家里有客房,但是他倒也不想真的将余诗洋灌倒,第一次上门就被他直接灌倒实在有些过。

    楚鸾则是颇有几分担心,看余诗洋的状态显然是醉了,她很担心余诗洋会酒后吐真言,那么今天的计划可就要功亏于溃了。

    余诗洋虽然醉了,但是也不是那种完全醉酒的状态,意识还是几分清醒,所以也在极力克制,尽量保持冷清,不要乱说话。

    几人的晚餐在经过将近一个小时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余诗洋与楚父两人重新坐到了客厅沙发上。

    尊龙的后劲有些大,余诗洋坐到沙发是已经有些模糊了。

    楚鸾给余诗洋泡了一壶醒酒茶。

    当余诗洋喝了两杯醒酒茶后,楚鸾道“爸,诗洋,今天真的喝得有点多了,要不我先送他回去吧。”

    楚父看了一眼余诗洋的状态,点了点头道“行。”

    不久,余诗洋与楚鸾就一起离开了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