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呆萌小沙弥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断肠诉情

    “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梵天寺的小秃驴,你们居然敢在这里对狼爷无礼,找死!还好,四个肥和尚,健壮得很,够狼爷饱餐一顿了!”说罢狼爪一揮,慧能的罗汉拳还没来得及发威,肥胖的身体就飞出五丈开外!

    “不过瘾,完全不过瘾!梵天寺的杂毛秃驴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狼爷就抬举你们,亲自送尔等归西!”说罢,狂号一声,整个山洞都在颤动,似有山崩地裂的威力,众人耳骨受到极大的的震撼,胸中热浪翻滚,七窍鲜血欲出!

    “哈哈哈哈!赤枭,你没吃饱是吗?发个震裂波有气无力的!再来一个!用点力,别辱没了你们独狼族绝技的名声!”五行麒麟笑道。

    “麒麟,你要多管闲事!”赤枭露出狰狞的面目。

    “天下人管天下事!你这个闲字,似乎多余了!”麒麟道。

    “别以为我怕你,老子一直是让着你!看在你是天帝座骑的份上不与你计较,而你,却得寸进尺!真拿我当软柿子,好欺不成!”

    “孽畜,就欺负你了,咋地!”麒麟神情自若,似乎对制服赤枭胸有成竹!

    “哼哼!今天,狼爷就要你为你的狂妄和嚣张付出代价!”话音刚落,金刚连击术袭来!

    赤枭的狼爪化成金刚,风驰电掣一般向麒麟袭来!

    麒麟淡然一笑道:“早就听说独狼族能秒速连击,果然如此,今日本尊就用麒麟伏妖脚来会一会你!”

    五行麒麟蓦然腾身,前脚变化,万岁枯藤般的沧桑的老腿瞬间变得金光闪闪,瞬间与赤枭金刚爪相交。

    惊天巨响,鬼哭神嚎!

    “百击神功!”赤枭一声怒号,居然在一秒之内发起一百次连击!

    “区区百击,能耐我何?你也太慢了!老夫数万年前就有此功力!”说罢,金腿一抬道:“千足麒麟!”

    刹那间,满洞皆是仙光腿影,赤枭眼花缭乱,战战兢兢,哆哆嗦嗦,不知虚实!

    “没劲,真的没劲!没想到狼族如此孱弱,简直不堪一击,还敢在本尊面前大言不惭,今天,老夫就灭了你!”说罢,金光闪闪,满屋紫气。

    赤枭惊魂未定,岂敢再战,突然施出狼行百步,秒遁!

    “师祖,我们追!放狼归山,贻害无穷啊!”水灵道。

    “不要追了,那狼妖狠毒,更有数千年修为!狼嚎震裂波、金刚连击术、狼兵屠龙刃更是狠毒异常。真正打斗,我们必败!就算是我万年鼎盛之时,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胜它!”麒麟道。

    “那刚才……”

    “我本是五行麒麟的一半兽灵,又被刑天镬禁制万年,元气大亏,刚才已经用尽所用灵力,吓退赤枭,这赤枭,阴狠毒辣,睚眦必报,估计他回过神来定会回来复仇!”兽灵道。

    “一半兽灵!那还有一般呢?”慧明道。

    “就是他们,他们都是麒麟演化,经过万年进化成人!这和你们人类是有由猿猴演化而来是一样的!”

    “您是说这五峰百姓都是由半灵麒麟进化而来!是麒麟人!”慧明道。

    “确实如此!是麒麟人,又是命运多舛,厄运循环的麒麟人!”

    “为何会这样!”

    “我是五行麒麟的一半兽灵,我被禁制在此,灵兽兽灵难全,你想想会有什么结果?”

    “兽灵不全!就好像人的三魂七魄游离在外一样,必病必灾!”慧明脱口而出。

    “今日,禁制解除,也是我兽灵归位之时了!徒儿们五行列阵,闭眼授功!”听得师尊命令,五掌门各归其位!

    “……万年麒麟,分化五灵,各隐一峰,各安其命!强寇若犯,阵化五行……”兽灵传功完毕道:“水掌门,这五峰以后就以你为主了,这麒麟五行阵,乃天帝秘要阵法,此阵就由你开启了!”水灵跪地,叩谢师尊。

    五缕彩烟再度飘起,由五官七窍进入五人体内,一个遥远的声音响起:“兽灵集全,万事皆安!”

    顿时,整个山洞剧烈摇晃,石钟乳纷纷落地!

    慧明大喊道:“此洞要塌陷,快跑!”

    于是大家纷纷朝洞外跑去!轰隆隆,石洞塌陷的声音在耳畔此起彼伏……

    刚刚出洞,洞口坍塌,“麟渊古洞”四字荡然无存。

    ……

    且说周乃正背着丁婉飞奔出洞,一阵狂跑,体力不支,就放下丁婉,神色怅惘地看着她。往事历历浮现……

    他嚎叫!他哭泣!他傻笑!他痛彻心扉的捶打土地……

    他神识已经清醒,他知道,一切甜蜜的回忆都已经是过去时态!

    “婉妹走了,带着高山仰止的情操走了,带着一骑绝尘的蕙质兰心走了,带着沉鱼落雁的花容月貌走了……可是,在我眼里,她没走,我要让她的美永远定在我的心中!”

    乃正看周围环境甚是美丽,曲水流觞,古木参天,更有山花翩翩,涧鸟啾啾!

    乃正扶起丁婉,满含爱意的看着她,心中怜惜不已,悔恨至极!

    “婉妹,这里清幽宁静,你可喜欢?乃正不好,逃婚游玩,让你难过伤心,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结为连理,永世不相离!”周乃正自言自语。

    “滴答——”一滴冰凉的眼泪滴落,周乃正没有觉察。

    “婉妹,为了我,苦了你了!千里雪域,万仞冰川,你九死一生,为我带回疗伤之药,把我残命救回,我周乃正何德何能,能让你如此待我!”往事浮现,乃正已是泣不成声。

    “滴答——”又一滴冰凉的眼泪滴落,乃正惊愕。定神一看,丁婉眼眶已经湿润。

    乃正大喜,搭脉一探。

    丁婉手冷如冰,没有一点脉相。

    刚刚燃起的希望破没了,他继而陷入了更大的悲痛之中。

    “唉,我这不是痴心妄想吗!阎王恨都无计可施,谁又能妙手回春!”乃正有气无力,自言自语。

    周乃正扶起丁婉,摘来各色山花,做成五彩缤纷的花冠,戴在她虽面白如纸却是团酥卧雪的头上!又将她背到一棵六人环抱的参天古树下,一捋丁婉额前的碎发,深情地吻了丁婉,温声细语的问:“婉妹,你可愿意嫁给薄情寡义的花花公子周乃正……”

    “滴答滴答!”两滴泪水低落下来。

    不是凉凉的,而是温温的!

    “我——愿——意!”丁婉憔悴惨白的脸上,双目慢慢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