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玄幻奇幻 > 穿越成兔,在线直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577章 涅槃

    喜儿睁开眼睛看见时劲浪站在不远处,怯生生的叫了声“大哥哥——”

    时劲浪转过头来,森冷的目光呆呆的滑过喜儿的面庞,在不远处的山腰上停驻。

    喜儿突然感觉到无比的陌生,心底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从地上爬起来直冲到时劲浪身边,直扯着时劲浪的胳膊大叫道“你不是大哥哥,你把大哥哥怎样了,你把他还给我!”

    时劲浪眼中闪现一片涟漪,眼角一丝温柔如白驹掠隙般划过,复又回转了原本的冰寒。

    喜儿不依,依旧大声的冲时劲嚷。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天边突然闪现一片火云,风驰电掣般冲着狼尾山越来越近,起初如一个圆点般,只一眨眼间便到了狼尾山上空,一袭金黄掩盖了天空原本的蔚蓝,空气也一瞬间变得燥热起来。

    喜儿好奇的抬起头,看了看那片火云,大叫道“是火鸟,火鸟!”

    凤凰

    “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安宁。”这是一只浑身上下翻腾出金黄色火焰的大鸟,不是凤凰却是什么?

    时劲浪张口讽刺,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我刑天初年跟随炎帝南征北战的时候倒也攀了个高枝和堂堂百鸟之王成了左邻右里,后来势微,遭人屠戮,便没了什么依附,成了阶下之囚,死了也不放过,这数万年来轮回转世,没想到刚恢复点灵识就被人盯上了!”

    凤凰道“原来刑天兄弟也在此,失礼失礼!我只是应伏羲大帝之邀,前来摆作“天雷地火”之阵的,并不是刻意前来与刑天兄弟为难的。”

    那凤凰双目中泛出一道火光,清鸣了一声疑惑的问道“伏羲大帝说是元始天妖的转世之身陷入未央大阵之内,要我前来的,难道、难道不是?”

    时劲浪目光闪烁,略微一想便道“那元始天妖早就在太上老君的炼妖池里灰飞烟灭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凤凰闻言,翻了翻翅膀拍出一团火焰,自言自语道“应该就是元始天妖才对啊?”

    时劲浪朗声大笑道“一定是伏羲搞错了,先别管他了,来来来,咱兄弟数万年未见,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咱们兄弟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上几杯,叙叙这万年旧事!”

    凤凰一振翅落下云头,变身为一个七尺汉子,一袭金黄色长袍,气宇轩昂。时劲浪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双臂道“数万年不见,兄弟依旧英俊潇洒,气宇非凡,丝毫未变啊!”

    凤凰搔了搔后脑勺道“哎,自从炎帝失势,我跟随黄帝这数万年,过倦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日子,如今辞了天职,四处游逛,品赏名山大川,倒也落的清闲自在。”

    时劲浪道“兄弟倒真是世外高人,懂得修身养性,融一己入天地万物之内,想必是已达太乙金仙的境界了吧?”

    凤凰忙道“哪里哪里,远着呢,这些日子修行也荒废了,突然没了年轻时的那股冲劲,什么都懒得去做了。——哎,对了,刑天兄,万年前你闹凌霄,我当日受命参与了围剿,这些日子过去,每每想起心里真的感觉对不起你,你不会跟兄弟记仇吧?”

    “呵呵,怎么会呢。当时你也是受那天帝所逼,兄弟岂是不明事理之人?”

    凤凰呵呵一笑道“听兄长这么说,确实了了我数万年的一个心病啊。”

    时劲浪面露不屑,嘴上谄媚道“不关你的事,怪也只怪天帝。——对了,不知道伏羲邀你来布什么‘天雷地火’阵?还有这里究竟是哪里啊?依我现在的修委实看不出来这里究竟虚幻或是现实。”

    凤凰四周瞧了瞧道“我从阵眼之处所见这里本是一片虚幻之景,可是身处此地,我也分不清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听伏羲大帝说道,这大阵名曰未央,其内是依照五行八卦及奇门遁甲独独创出了八个相生相灭相辅相成的大阵出来,你们先前依次破了风、水之阵,还剩天、地、雷、火、高山、沼泽等六大阵,三大幻境。你能依次序全部过了,才可以离开这个幻境,回到原本的世界里去,若不然,就只能一辈呆在这个真真假假的幻境里,直至死亡。”

    时劲浪“哦”了一声,嘴角狡黠的上扬“多谢提醒,那么再见了!”

    说着,时劲浪双手黑光乍现,一丝丝如金线一般环绕住变作人形的凤凰,然后黑丝交叉成网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凤凰盖了过去,只一刹那,原本身长七尺的凤凰顷刻变作一堆灰烬。

    涅槃

    时劲浪眼望着凤凰变作的灰烬恨恨的说道“我这人脑子不好使,什么都记不住,不过别人欠我的,一件件、一桩桩我倒是片刻不敢怠忘!”

    喜儿满目惶恐的看着时劲浪,颤抖着声音道“你。。。你杀了他?”

    喜儿话音刚落,半空中一声大笑“幸亏对你心存芥蒂,要不然现在怕是已经命丧九幽了。”

    时劲浪抬头,只见原本已经恢复的蔚蓝色天空不知何时又变成了一片金黄,那一袭金黄色长袍的凤凰站在云端,一脸唏嘘道“唉,妖魔就是妖魔,我岂能心存仁慈,也罢,今天就替三界苍生除了你这个祸害。”

    时劲浪一脸不屑道“虚伪!”

    凤凰不语,双手交叉平伸到胸口,嘴里默默念动咒语,漫天风起云涌,一瞬间狼尾山山谷内乌云蔽日,电闪雷鸣。

    喜儿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直吓的瘫软在地上,团抱着双臂,浑身上下瑟瑟发抖。

    时劲浪仰头看着凤凰,啧啧道“堂堂百鸟之王藐视我刑天也便罢了,偏偏连大名鼎鼎的元始天妖都感觉不到,不论你今天什么狗屁大阵,都得留下性命在这。”

    时劲浪声音愈加严厉,话未说完,人已幻作一团黑影飞到了云头,刹那间扼住了凤凰的喉咙。

    凤凰未念完的咒语瞬间反噬,整个天地之间雷电四射,片刻烟消云散,一切回归安静,天空重现蔚蓝色。

    时劲浪阴冷着声音道“向你的‘天雷地火’大阵说再见吧!”

    说着手下用力,凤凰双手撕扯时劲浪的胳膊,却终归敌不过时劲浪的气力大,慢慢的便没了意识。

    时劲浪收回四散的黑气,桀桀笑着,飘落云头。

    喜儿怔怔的看着魔化了的时劲浪,傻傻的说不出话来。

    正在这时,天空中金光四射,方才凤凰跌落的云头突然升腾起熊熊烈火,直冲云霄。风吹云动,四野里的流云团团的涌了过来,和原本的火焰溶作一体自上而下落来,以狼尾山为源本,直直的封死了全部的出口,山谷内的土地被烧烤的一片焦黄,时劲浪只觉得一阵酷热,待反应过来时,已然迟了。

    天空中火光越来越炽,熊熊烈火中,声声悲吟的凤鸣声,凄切哀怨,似被烈火烧灼疼痛难忍般,声声催泪,语语断肠,令见者落泪,闻者心伤。

    大火越燃越炽,火光里原本挣扎惨叫的凤凰此刻掩息了声响,身影越来越淡,慢慢的化作了金黄色的灰烬。

    时劲浪暗叫不好,唤出黑云,待破阵而出时,却被凤凰涅槃时的凛冽混沌之气反弹而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困在大阵之内,无计可施。

    此刻原本随着凤凰的身体化作灰烬已渐渐熄灭的大火又一星一点的燃出火苗,慢慢的变成大火,幽蓝色的火苗欢腾而起,似乎在向人昭示着重生的喜悦。

    时劲浪心下暗道“想老夫英明一世,不料一时大意,忘记了这畜生本名原为不死鸟,深谙佛道懂得烈火重生的无上法艺,此刻被困在阵里,要想出去,看来又得下一番功夫了。”

    烈火中一双环绕着火焰的翅膀两边伸展,一声清脆的凤鸣声直冲云霄,火焰慢慢熄灭,一只硕大无朋的金黄色大鸟显现出原貌,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有余,正是那只涅槃重生的凤凰。

    天雷

    凤凰呼扇着翅膀幻作人形,站在高高的云端睥睨着被困在火焰隔层下面的时劲浪忘形的笑道“哈哈哈哈。。。这就叫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您老人家好好的品尝下我的‘天雷地火’大阵,长长见识,也不枉这万年的轮回换来的一趟。啧啧。。。你也真不容易,哈哈哈哈。。。”

    时劲浪仰天大吼道“别太得意,小心我上去扭断你的鸟头。”

    凤凰闻言左右摇晃了下脖子,似乎对时劲浪附体的力量依旧心有余悸。嘴上却不甘示弱道“死到临头了还逞口舌之快,等会看看是谁变成烤肉。”

    说罢凤凰喃喃自语开始念动咒语,漫天空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

    时劲浪只觉得一股天地之气在头顶急剧膨胀,凝结成了一个嘶闪着电光火花的圆球,圆球缓缓自转,依旧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的吸收来自四野的万物生灵之力。时劲浪见状,不敢托大,唤出层叠黑气凝结成防护罩把自己团团围在里面,只等着那股蠢蠢欲动的天地之气的裁决。

    喜儿站起身来,仰望着变幻莫测天空,小脸被火光映照的满面通红,只是目光却无比坚定,嘴上自言自语道“妈妈,婆婆,爷爷,大哥哥,喜儿马上就来了,你们等等喜儿。”

    说着喜儿迈上前两步,双手合十盘旋在胸口,轻轻闭上眼睛,嘴里祈求道“苍天保佑,愿来生天下太平,少了这些许流离、众多杀戮,还生灵安居。”

    小小的年纪,半日之间,生死历遍,世事现实让一个十数岁的孩子临死前懂得这些,该是多么的残忍和无奈。

    凤凰此时念完咒语,凝结起最后一丝天地之气,嘴角泛起阴鸷的笑容,轻呼一口气,右手食指上扬,一抹金银色夹杂着万钧之势的光球忽地没进了那片火焰隔层里,朝着时劲浪他们的方向疾驰而去。

    那一道光,像极了世界末日等待着裁决众生的光泽,那么凛冽,那么霸气。

    喜儿首当其冲,义无反顾的留给了被刑天心魔魔化了的时劲浪一个坚毅的背影,那一刻,连刑天都被感染了,那股不向强势弯腰的凡躯,那丝绵薄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量,不正是像极了数万年前孤身浴血大闹凌霄殿的自己么?

    电光火石间,刑天动了心底那尘封万年不曾被人触及到的温柔,只一刹那刑天便沦陷了,原本层层环绕在自己身上的黑色防护罩,分了一半朝身前的喜儿环绕而去。

    轰隆隆。。。轰隆隆。。。

    整个狼尾山山谷内,山崩石裂,尘土飞扬,震天价的轰鸣声不绝响起,声音回荡,绵延了好久才逐渐消散,山石停翻,尘土落地,整个山谷慢慢净淡了污浊空气,一切又变得清晰起来。

    地火

    喜儿站起身来,眼望着四周被轰炸的面目全非的土地,疑惑自己为何安然无恙。不远处时劲浪衣衫寸断,裸露出血迹斑斑的胸口,喜儿大叫着扑了上去“大哥哥,大哥哥,你怎么了?”

    时劲浪推开她,慢慢的站了起来,心下懊悔不该分元气救她,以至于自己弄的元气大伤,不能自持。

    天空中凤凰的声音遥传过来“想堂堂刑天魔神,纵横宇内,叱咤三界,没想到竟然也是英雄柔情啊,哈哈哈。。。可惜了这一切都是虚幻,都是伏羲大帝预先算好了的,要不然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制住了你,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一向以凶狠残暴著称的刑天魔神竟然也会有仁慈之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凤凰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直笑得气喘吁吁。。

    时劲浪转过头,眼望着瘫坐在地上,一双眼神惊恐无助正瑟瑟发抖的喜儿,那么忧伤那么无助那么令人心疼,她会是虚幻的么?我为什么会救她?

    刑天心魔开始颤抖,是万年沉寂太久了么?我是不是已经没了仇恨?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怎么会有仁慈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