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玄幻奇幻 > 异界之超级奴兽大师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23

    其他人应了一声,聚精会神的盯着许墨,一会儿推门的时候,只要有丝毫不对劲,他们就会出手。

    目光扫过几张坚定的脸,许墨点了点头,掌心贴着石门,真气一吐,只听“轰隆,轰隆”的声音,如雷声滚动。

    那扇石门移开,出乎意料,并不十分费力,就像底下安有滑轮一样。

    无暗器,无毒烟,没有诡异的声响和一柄从天而降的刀,一切都是那样平静;金三富赶忙点燃了火折子,照亮洞口,三人凝眸看去,洞内豁然开朗。

    地面平整,侧壁光滑,就像一处人工凿成的密室一样;两侧壁两边悬挂着火把,赶忙过去将几支火把点燃,火光立刻将洞子照亮。

    众人这才彻底看清洞中情景洞子并不算深,一眼望去,尽头是一道门,散发着金属的光泽,门上雕有龙形图案;金属门两侧立有两尊一人多高的石像,相聚五仗远,左边的石像手中拿着一把刀,右边的则拿着一柄剑。

    石像的面貌十分奇怪,并不像佛堂里的塑像一样慈眉善目,而是面孔狰狞,宛若恶鬼,再配上洞里那阴森的气氛,令人更加感到森然可怖。

    金三富沉吟了半晌,对许墨等人说道“左刀右剑,森罗二鬼,果真是他”

    许墨道“是谁”

    金三富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林平,此刻林平就像着了魔一样,目光茫然的缓缓向左边那尊石像走去。

    许墨刚想阻拦,却被金三富拦住,

    “嘘,没有危险,他可能想起了些什么。”金三富道。

    就见林平走到石像面前,抚摸着石像手中的刀,温柔的就像抚摸着自己的刀,突然,他猛地跪地,对着石像连磕了三个响头。

    “他在干什么”许墨问。

    金三富目光一闪,叹息一声,道“当年邪月宗内长老众多,可最厉害是长老却只有两名,两人一刀一剑,并称森罗二鬼,在云州掀起了一段血雨腥风,他们的名字早已被忘记,云州宗门内,称呼用刀的叫刀鬼,用剑的叫剑鬼,若我猜错,刀鬼应该算是林平的师傅吧。”

    许墨眼神一闪,道“可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邪月宗也早已被三大宗门剿灭,宗门长老更是无一生还,这刀鬼又怎可能是林平的师傅”

    金三富冷笑一声,道“三大宗门怎可能彻底将邪月宗剿灭,刀鬼剑鬼又哪里是那么好杀的,若我没猜错的话,当年他们毁灭的只是这两人的肉身,两人的灵识却躲在武魂中。”

    许墨脸色一变,道“那饮血狂刀不会”

    金三富打断了他的话,“自然不会,既然饮血狂刀被林平吸收了,那刀鬼的灵识就一定已经不存在了。”

    金三富还有句话没说既然林平会这么激动的给刀鬼的塑像磕头,说明刀鬼是自动放弃灵识,成就林平。

    许墨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金三富的解释。这时,林平已经起身,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人,眼神依旧是暗淡无光。

    许墨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想起了一些什么。”

    林平眉头一皱,猛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金三富道“并不难解释,记忆不会消失,只会储藏在头脑里,一旦遇到自己熟悉的事物,就会下意识的流露出来。”接着将刚才的推测告知了林平,林平沉吟片刻,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金三富的说法。

    无命见几人又是跪拜石像,又是分析,忍不住说道“好了,我们可不是来认亲的,前面有道门,我们进不进,怎样进,这才是关键的地方。”

    与林平和许墨等人不同,无命迫切的想要解决云州旱灾的问题,是以语气有些急躁。

    许墨不以为意,目光在石洞中一扫,见洞中布置空旷,只有两尊石像和一道金属门,于是向门口走去。

    “小心”金三富高声喊道。

    “没事的。”许墨摆了摆手,走到金属门门前,用手一触只觉手感冰凉麻木,就像摸着一块冰。

    “莫非是寒铁”他心下骇然。

    拥有器武魂的武者,到达凝神期,若想发挥武魂的奇效就需要打造神兵,为武魂寻一躯壳,寒铁正是打造神兵利器的重要材料,普通武者能拥有一小块已是万幸,而这里却用整整一大块作为大门的材料,容不得许墨不心惊。

    更加令他心惊的还在后面,前一道石门虽然沉重,但他运起真气却等将其轻松推开,可这扇寒铁铸成的门,无论他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就像卡死了一般。

    许墨转身对其他人道“你们来搭把手,看看能不能将它推开。”

    众人应了一声,连忙上前,一起用力之下,寒铁大门依旧纹丝不动。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愤怒之下,许墨拔出深海铁木剑,在寒铁门上重重的一划,只听“哗啦”一声,火花四溅,许墨被反震之力震开了一步,正当他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却被金三富叫住

    “等等,让我看看先。”

    金三富冷笑一声,喝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特别的。”武魂浮现,算珠在虚空之中,飞速运动,不过几个呼吸,金三富头顶便蒸腾如烟。

    半晌,他叹息一声道“蛮力是打不开这道大门的,找找看有什么机关,我只算到这么多。”

    众人已对金三富的计算之道深信不疑,是以各自开始寻找。许墨走到右边剑鬼的石像面前,忽觉得这石像握剑的方式有些特别,与神秘人教他的握剑方式大大不同,忙道

    “你们过来看这石像的右手”

    众人闻声而来,定睛一看,果然看出了一些端倪

    “不错,确实有些奇怪。”手托下巴道。

    “可有什么奇怪的,却说不出来。”无命诧道。

    唯有林平紧锁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这三人一个不擅武技,一个是弓箭手,另一个则是刀痴,只觉得石像握剑的右手有些奇怪,却不知怪在哪里。

    唯有许墨这个算是半个剑客的武者,看出了端倪。

    “你们看这右手,正常单手持剑的手法应该是拇指和食指用力,架住剑柄,其他手指轻扶着剑柄,起一个辅助作用。

    而这只手却拇指向下,其他手指用力,这样的手法更像是持棍,而不是持剑。

    许墨此言一出,金三富首先明白过来,两手一拍,眉飞色舞的说道“对了,就是这一点不对,剑鬼是剑客,剑客自然不能让自己的石像发生这种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这点错误是他故意留下的。”

    许墨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他故意留下一个错误,好指引后来人,找到打开大门的机关。”右腿狠狠的在地板上一跺,只听“咣当”一声,石板碎裂,一只摇杆正出现在碎裂的石板之下。

    众人顺着摇杆的位置向上望去,正是石像右手拇指手指的方向。

    许墨毫不犹豫的推动了摇杆,这看似冒失的动作,却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反对,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默默注视着周遭,只要任何一丝风吹草动,便能第一时间得知。

    寒铁大门开始颤抖,并未打开;中央龙形浮雕处,一块龙鳞缓缓转动,露出背后的机关一个底座,其上空空如也。

    金三富微微一笑,早有所料的对林平说道“把血珠放上去吧,它是打开这地方的钥匙。”

    林平点了点头,将血珠取出,放在底座上,一瞬间,红光耀满了空间,众人仿佛置身于血海之中。

    “小心”许墨大喊,脚下的地板开始颤动,准确的说,是缓缓向下降去,那道寒铁大门正在逐渐远离他们,在高处静静的窥视着他们。

    “原来是个升降梯。”许墨想。

    能设计出这样的升降梯并不奇怪,事实上很多密室都有如是设计,但在拿一道全由寒铁铸成的大门作为幌子,就有些惊悚了。

    毕竟寒铁的价值,就算凝神巅峰的武者也不能忽视。

    “各位小心了,可能有机关。”金三富突然高声喊道。

    升降机下落的速度骤然加快,许墨等人还不及调整,就听“砰”的一声,微风飒然,侧壁突然间发出一排弩箭,左右乱射,封锁了所有角度。幸亏金三富提醒,众人早有准备,这些弩箭还未近身,便被他们的护体真气弹开,紧接着,又是一排弩e箭射出,速度更快,劲力更强。

    许墨挥出一掌,将弩e箭震断,又一个箭步窜到金三富身前,水袖一抖,替他拦住大部分攻击。

    “不错啊,这都能算的到。”

    说完又出一掌,将还未射出多远的弩e箭震落。

    这弩e箭机关设计在下降过程中,若不是金三富提醒,许墨等人便是不被射成马蜂窝,也好不到哪去。

    钢刀出鞘,横在身前,林平以这种方式挡住了大多数弩e箭;无命则将铁弓做刀来使,将弩e箭一一荡开。

    几分钟过后,如飞蝗似得弩e箭逐渐平息,众人这才喘了口气,许墨苦笑道“设计这机关的人真是该死,居然想要我们的命。”

    “恐怕是不想让我们进去吧。”金三富冷笑一声,捡起一支弩e箭,锋利的箭头上闪烁着蓝光,一看就是淬了剧毒。

    许墨目光一闪,道“我偏要进去,看看他能奈我何。”

    箭雨过后,升降机很快就到了底,入眼处一片大厅,上空吊着十几颗夜明珠,厅中左右侍立则两排石像,约莫十几个样子,与门口的两尊石像不同,这里的石像不但雕工粗糙一些,就连大小也小上一号,大约相当于十岁小孩的高度。

    再仔细一看,每尊石像都握有一柄石剑,观其形态,显然已开了锋,配合上厅中幽冷的气氛,让人更加感觉森然。

    许墨刚想上前,就被金三富拉住,“怎么了”他问道。

    金三富摇摇头,沉吟了片刻,对他说道“这些石像不简单,若我没猜错,是一种叫侍剑童子傀儡,里面藏有机关,能控制石像活动,当年邪月宗有一名精通机关建筑的长老,并未战死,这墓室大概是出自他的手笔。”

    “墓室”许墨诧道。

    金三富点了点头,道“就是墓室,侍剑童子一般用做剑客陪葬。”话说到此,墓室中埋的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许墨目光一闪,道“那现在怎么办”

    金三富道“走过去,小心一点。”

    许墨拔出了自己的深海铁木剑;林平将生锈的钢刀横在身前;而无命则早已搭箭上弓,三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金三富向前,而处在保护圈中的金三富则手持一支算牌,时不时的顾盼左右,样子猥琐极了,丝毫没有方才的冷静。

    四人刚走过一石像身边,就见那石像身体突然前倾,手中石剑一举刺向许墨小腹,这一剑又快又急,一点也不逊色于补身大圆满的武者,甚至比补身大圆满的武者多了一分坚定。

    幸好许墨早有准备,见石像目中一闪,随即闪开,那一剑刺空,点在地上,激荡起尘土飞扬。

    他大声高喊“你们后退”膝盖不弯,身体不曲,以蛇形瞬步窜到场中,所有石像在同一时间对他发起攻击。

    好个许墨,临危不乱,落地之后身体一旋,持剑横扫,“铮铮铮”也不知道几声刀兵碰撞的声音,许墨与身边的石像交错一招,便知这些石像虽无真气,但光凭劲力和身体,也有补身大圆满的程度,当下也不敢乱来,借着震荡之力弹起,踩着其中一尊石像的脑袋逃出圈外,刚一逃出,这些石像立即静止不动。

    无命等人还在惊愕之中,就听许墨大声喊道“用箭射射看。”

    无命几乎下意识一箭射出,正中一尊石像的脑袋,可还没等他欢呼,“咣当”一声,铁箭便被弹开。

    “这怎可能”无命心头大赫,要知道他刚才虽然出手匆忙,却也用了七八层的功力,便是普通岩石也会被射个对穿,可这些石像却纹丝不动。

    他兀自不信,又射了几箭,无一例外被弹到一边。

    这时,金三富开口道“算了,不用再射了,没用的;侍剑童子的材料不是普通岩石,又经符咒加固,你我这种实力是不可能损坏它的。”

    无命两手一摊,道“那怎么办,灭又灭不了他们,过又不去,难道在这里傻等”他可是看见刚才许墨硬闯的下场,便是拥有蛇形瞬步的许墨,也险象环生,更不用说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