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下堂将军要亲亲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知晓

    木青在一旁瞧着,一下子回过神来,也赶紧上前了一步跪了下来,道:“奴婢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万福。”

    “不必多礼。”那西辽太后面色格外的白,没有一丝丝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清凉之色,目光看着叶安宁的时候有一丝凉意。

    “多谢太后娘娘。”叶安宁起身。

    木青也赶紧起来,看着太后,她心底有一万个疑问,忍不住的问道:“太后娘娘,您怎么过来了?”

    太后娘娘自打皇上登基之后,连宫门都极少出,怎么会来这里的?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木青话声刚落,叶安宁扭守头来,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她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只见叶安宁清冷地道:“出去候着。”

    “安宁公主,奴婢……”

    木青这个时候怎么敢出去,尤其是太后竟然是来到了水云阁,这让她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她怎么能出去?

    只是,木青还没有拒绝,只见胡嬷嬷打断了她的话,望着她道:“听安宁公主的,出去候着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胡嬷嬷……”木青呆在了那里。

    “出去。”胡嬷嬷的脸色微微一沉,冷声地道。

    “…………”

    木青咬着牙齿地点了点头道:“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胡嬷嬷也让她出来?

    这太后娘娘怎么会过来水云阁的?

    对了,昨天……

    昨天安宁公主见了太后,那她是跟太后说了什么,所以太后今天晚上才会过来见她?还是前两天面见太后的时候说了什么?

    木青眉头紧蹙着,因为安宁公主面见的是太后,太后又不喜欢身边有太多人,所以每一次她面见太后的时候她都不在身边,并不知道说了什么。

    但这些并不重要,这太后这个点过来了,一定要让皇上知道。

    木青想到这里,刚想要扭过头出去的时候,只感觉到颈部一疼,瞬间她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片昏迷当中。

    打晕她的是七星,将她扶回了自己的房间,又对她下了药,然后这才是回到门外继续看守着。

    旁边的人道:“真的不需要通知皇上吗?”

    “怎么通知皇上?”

    七星望着他面不改色地道:“胡嬷嬷特意交代,不许让皇上知道太后娘娘来了这里,你还敢违抗太后旨意不成?”

    “可我们是皇上的人。”另外一个人道。

    “那皇上也是太后娘娘的儿子。”七星则是眉头微蹙地道:“儿子都是要听母亲的话的,太后娘娘这么交代,我们真要是做了什么,惹得太后娘娘不高兴,那到时候受罪的可就是我们了。”

    “可不通知,皇上知道了,只怕也会不高兴。”

    “没有说不通知,只是说稍晚一些再通知皇上,总不能太后娘娘一来就通知皇上,这岂不是不把太后放在眼里??”

    “你说的倒也是。”

    “我们就好好守在这里,我们等个一柱香的时间再通知皇上,这样太后想说的也说完了,皇上也不知道,岂不是两全齐美?”

    “那行,那就这样。”

    七星听到这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眼眸多了一抹冰凉之气,侧过头来打量着四周的情况,全身陷入防备之中。

    而此时,屋内,叶安宁望着对面的太后,她微微一笑,侧过身子态度恭敬地道:“太后娘娘请坐。”

    那西辽太后看了一眼叶安宁,然后径直往正间的位置坐了直来,随后扭过头来看着叶安宁,淡声地道:“安宁公主拿站夜寒的玉佩面见哀家,又告诉哀家知晓夜寒的下落,还道出来当年之事,诱哀家前来,如今,可否说说让哀家来你这水云阁,是有何意图了吧?”

    “哪有什么意图?”

    叶安宁看着这西辽太后,想当初,燕岚苍告诉她这西辽太后的仁善之事的时候,她就不相信这西辽太后当真会如此的仁善。

    毕竟,那先皇可是与她青梅竹马,两个人的感情非同一般,这样子的感情,又岂会允许旁人插足其中,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她当成姐妹一般的丫环?

    一个再善良的女子,也做不到如此的大方,她不相信这西辽太后如此的善良,如此的大方,燕岚苍也不相信,只是查出来的事情就是如此。

    可她依旧不相信。

    如今见到这太后的时候,她还是不相信。

    只是,依旧没有任何证据。

    她淡声一笑,道:“只是萧夜寒曾经告诉我,若是在西辽遇到什么危险之时,拿出来这一块玉佩,有人能护住我的周全,我便借来一用罢了。”

    “哀家已经派人护你了。”

    西辽太后望着叶安宁:“这也是你第一次面见哀家之时所求之时,如今,哀家前来,是因为你昨天面见哀家之时所说之事。”

    西辽太后说完,望着叶安宁,道:“当年之事,你怎会知晓的,夜寒告诉你的?”

    “没错。”叶安宁点头。

    “他为何会告诉你这些?”西辽太后面色雪白雪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更没有一丝的表情,仿佛就是一个问话似的。

    “我想知晓,这玉佩为何能护住我的周全。”叶安宁拿出来这一块玉佩。

    “是吗?”

    西辽太后望着她,道:“那夜寒何时告诉你的?”

    “数月……”

    叶安宁的话还没有说完,西辽太后打断了他:“安宁公主,哀家不是皇上,这些话只能糊弄皇上,糊弄不了哀家。”

    叶安宁微微一愣,如实地道:“在我进宫的前几天。”

    “这么说来,夜寒是真的还活着,且回到了京城?”西辽太后平静地问道,仿佛是对萧夜寒回来京城一点都不惊讶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