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大唐俏郎君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583章 民怨沸腾

    “哈,谁后悔谁知道。”

    眼见魏征与尉迟恭愤怒的示意禁卫军划船离去的背影,王浪军莫测高深的笑道。

    话音不大,但惊得魏征二人心惊肉跳的。

    只是魏征自认为在王浪军手上讨不了好,愤怒的忍耐下来,没言语。

    但心里却在嘀咕,难道王浪军要耍什么花招?

    混账小人精,该不会报复本相吧?

    这让他心神惶惶不安。

    而处在他身边的尉迟恭没他这么沉稳,当即转身怒视着墙头上的王浪军呵斥:“谁后悔我知道,我就等着你倒霉,后悔的时刻,走着瞧!”

    他这一句话说的蛮狠霸气,且信心百倍似的。

    这让听者无不对他刮目相看。

    但也看的迷茫了心神。

    这尉迟恭不会是疯了吧?

    败了就败了,没什么可怕的。

    作为男人败了下次找回来,不失为真男人。

    但像他这样暴躁,逞口舌之利的找场子,落了下乘。

    反倒让人看笑话,笑看疯狗龇牙?

    当然,这是禁卫军与绝大多数俘虏兵心中的想法,绽放在眼神,面容上,不言而喻。

    而这种情况,落入王浪军耳中就变味了,不禁微微皱眉,小声嘀咕:“不好,朝廷又在密谋什么诡计”

    “啊,公子才知道,是不是有点晚啊?”

    站在公子身边的上官婉儿回过神来,意味深长的看着公子的右脸说道。

    心说公子早干嘛去了?

    早就想告诉公子一些秘密,可惜公子不听,活该

    她这种心思全写在脸上,让王浪军撇眼洞察一切,伴随深邃的眼珠一转,勾起嘴角说道:“哟,这是谁家的小娘子送上门来奚落本公子啊?”

    “呀,公子,您欺负人,我不理你了!”

    上官婉儿听出公子话中的弦外之音,顿时跺足娇嗔,双目雾化的委屈死了。

    按说话语平常。

    但别忘了,她是公子认可的丫鬟。

    可是丫鬟奚落自家公子,明显是胳膊肘往外拐。

    公子以此问责丫鬟向着谁,是不是忘恩负义,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这叫明着夸,暗中讥讽。

    堪为话锋如刀。

    伤人不见血。

    但这对她这位抛家弃父的女子来说,无疑是判死刑。

    毕竟她现在无处可去,无以安身立命。

    在这种情况下,这句话的杀伤力就大得去了。

    而她原本有顾忌,才没有给公子说出秘密,实乃内忧外患,优柔寡断的无奈之举。

    本就承受着一定的压力。

    故而,她才因尉迟恭离去的宣言,激发了心神上的忧愁,不禁快人快语,埋怨公子的不是。

    其实她对公子没有坏心。

    可是公子这样说自己,她是真心伤心泪落了。

    眼见她伤怀的泪奔,楚楚可怜的模样,王浪军一愣,暗忖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平日里,这丫头不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么?

    那是百斗不厌,越斗越精神。

    今个是怎么了?

    心念方动,王浪军有些郁闷不忍心了,伸手替她抹眼泪,却被她摇头散落一片珠泪避开了,尴尬的说道:“好了,你再哭下去就哭成大花脸,不漂亮了哦”

    “谁稀罕我漂亮了?

    再说人都要死了,漂亮不但不能延长寿命,反而会带来厄运。

    属于女子的厄运,你懂么?”

    上官婉儿失控的挥手打着公子的手臂,却没什么力度,边打边哭诉起来。

    声声泪下,甚为悲戚。

    透着一股绝望,无力的恐惧与不甘。

    这让王浪军迷糊了,捉住她挥打自己的双手,保持着牵强的笑容,盯着她的俏脸说道:“咦,这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一下子把我家的大丫头陷进去了?

    这都要死要活的了?

    嗯,看来真是天塌地陷了。

    咦,也不对啊,你瞧瞧这旭日东升,紫光普照,霞雾随风妖娆的美景,哪有天塌地陷的影子啊?”

    “哼,公子明知故问。”

    上官婉儿缓过神来,又被公子抓住手腕羞红了脸颊,低下头去幽幽说道。

    不过她原本担惊受怕的心情,被公子这么一抓,驱散在九霄云外去了。

    身体也从冰凉中转为温热。

    这让王浪军从她微微喘息,与其手腕由凉转热当中感触到了,不禁问道:“好了,把你知道的秘密说出来吧。

    天塌了,有本公子去补上。

    这活不是女蜗一个人的活,你家公子不比女蜗差哦!”

    “啐,臭美,就是我家公子的德行。”

    上官婉儿口上这么说,但心里甜蜜蜜的,但也不好意思的抽手,扭捏起来了。

    王浪军放开她的小手,故作茫然无措的游目四顾,呢喃自语:“有吗?

    我怎么不知道啊?”

    “咳咳咳”

    薛仁贵在城墙下方捂嘴咳嗽,呛着了。

    显然,他见识了自家公子的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不要脸的程度,不弱于公子的智谋。

    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

    长见识了。

    同样,上官婉儿没好气的白了公子一眼,娇嗔道:“公子,您就不能正经的吗?

    要知道我回来的途中,不放心娘亲从老家老远的赶到无量宫,遂沟通金鹰绕道而行。

    不曾想撞见大阴谋。

    吓得我没时间与娘亲会面,就赶回来了。

    可是公子不管不顾的,真让人寒心”

    “嗯,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究竟是什么阴谋,把你吓成这样了?”

    王浪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问道,心说难道是李二先前派人四散奔走,招来的阴谋诡计?

    不,不对,貌似本公子遗忘了几位故人?

    果不其然,就在他联想到什么之际,上官婉儿接话说道:“公子啊,您怎么就不着急呢?

    要知道无数百姓,蜂蛹而来。

    而百姓在秦知府逼迫我父亲的组织下,向无量宫云集过来。

    这种情况,即便我乘坐金鹰都听见他们造谣生事。

    说什么公子是刽子手,在我的家乡屠杀了十几万人,堆建人头景观。

    还有什么,公子残害,屠杀朝廷大军十几万人。

    惹得天怒人怨的,让百姓哭天喊地的蜂蛹而来,怎么办啊?”

    “呃,果然如此,该来的还是来了。”

    王浪军顿时明了,若有所悟的看着魏征二人离去的背影,想着心思。

    但他这幅处变不惊的模样,惊得上官婉儿不可置信的瞪着公子说道:“公子,您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啊?”

    “哈,你这丫头说的真稀奇,我急啥子嘛?”

    王浪军想到这是李二的连环计中的一环,越发冷静下来,思虑对策,自是不着急。

    上官婉儿却是心急火燎的说道:“公子啊,就算您有恃无恐不着急。

    这会儿也该下令军民,捉拿魏征与尉迟恭”

    “停,打住,我知道你想拿他们逼迫李二平息民怨。

    但那只会越闹越大,也显得技穷无能了。

    你方心,他们自身难保了。”

    王浪军莫测高深的看向魏征二人的背影说道。

    这让上官婉儿费解的说道:“公子,这个时候可不能玩火**啊”

    “死丫头说什么呢,那魏征二人骂我是小人精,我岂能好算他们”

    “我不信,就不信公子可以平息民怨,那是十几万民众,其中还有我的爹爹,你一句话就解决了,谁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