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羔羊之歌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分配问题

    “伊恩,接着”

    维克多抛过来一根木杖,伊恩伸手接了,杖头包裹着一层铁皮,灰扑扑地杖身沾满灰尘,灰尘下隐约一层符文。

    “这是”伊恩拿着木杖,不解地望向维克多。

    “我想你应该用的到,你看它上面雕刻着魔法花纹,而且它头部的金属一点都没有生锈,肯定不是普通物品,”维克多说道,“你拿着一根法杖才像一个魔法师。”

    伊恩赶忙低头再仔细看,经维克多这么一提果然原本普通的木杖多了几分与众不同。他握住木杖,双目微闭,刺眼的五颜六色的魔法灵光顿时在黑暗中闪耀起来。他仔细分辨着他面前各种颜色强弱不等的灵光,一个个魔法的名字在他脑海中飘过侦测魔法、变巨术、封门术、光亮术、法师护甲、法师帮手、解除魔法、火球术、冰风暴、隐形、敲击术、闪电束、穿墙术、烟火术、火墙术、蛛网术,九级召唤怪物术、异界传送、心灵遥控、旋风术,“这是”伊恩惊讶的睁开眼睛,“高等魔法物品”

    木杖内具有这么多中的魔法,简直到了让人震惊的程度。特别随着逐渐深入,从四环,五环,甚至八环九环的魔法也赫然在列,比如召唤怪物这个魔法,按照个人实力强弱会召唤一只适合的怪物为你而战,比如普通的狼,熊或者凶暴兽,而木杖内的召唤魔法却是顶级的,召唤出的通常是元素长老元素位面顶端的存在。

    “这是个好兆头”维克多听了显得非常高兴,“我们到别的地方看看,说不定也有收获。”

    “一切都是神的赐予,”修女说道,“如没有神的启示,罗柏不会离家出走,我不会追寻他来到北地,也不会遇到你们,你们也不会来到地狱门堡,发现埋藏在地下的宝藏,让我们怀着感恩的心领受神的恩典。”

    伊恩问,“我们遇到的恶魔和蜘蛛呢刚才它们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那是神对我们的考验”

    维克多也说道,“伊恩,玛丽说的对,我们要时刻感谢神的赐给。”

    “就事论事,我只是在神的指引下寻求而得到必定的物品,只不过神选中了我们,我们遵循神的旨意行走,就是这样成功地制找到了这里,愿一切荣耀归于我们的神。”

    “如果我们只捡到这一根魔法杖,这里其实没有宝藏,你的神又是如何告诫你的”伊恩又追问。

    “神把赐予到这里的第一件礼物通过我们的手暂时交到你的手上,你有何种理由继续质疑神,”看修女的神情明显是不满意了,“神是慷慨的”

    “暂时交给我”伊恩咂摸着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就是说分待会还要重新分一次,才能知道是谁的”

    “这是罗柏不顾自己生命危险追寻的宝藏,他说这里有一件对我们的神绝对重要的器物,我绝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我要对的起他的付出。你手中的魔法杖也正因为罗柏的付出,我和罗柏都是神的仆从,我们所有一切,包括生命都属于神,我们坚信这个世界所有的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神的,直到永远。”

    “一切都是神”伊恩装做漫不经意地低下头说道,“对你来说罗柏和宝物那个更重要”

    “伊恩,”维克多加重了语气,“你知不知道这样显得很没有礼貌”

    “是了,”伊恩抬起头,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牙齿,像是想通了,“我感到万分抱歉,因为我不该跟你争执这个,这些永远不会有结果。这个大厅里看起不会有其它收获了,让我们换一个地方继续寻找。”

    “伊恩说的对,”维克多说道,“这个魔法杖是我从那角落捡到的,一具骷髅抓着魔杖,看样子是杖的主人。骷髅身上还挂着破布片,生前应该是一位魔法师。那个不幸的魔法师身边还有五六具明显不是人类的骸骨,回想起来,我们一路遇到了数不清的尸体,他们斗不像正常死亡的,很可能遭遇了一场波及范围很大的灾难,我担心这里不只有一只蜘蛛这么简单,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而不是讨论未到手的东西的分配。”

    修女见维克多这样说了,也不好再多说,算是接受了他的意见。三人离开大厅继续向后面探索。他们比先前检查的更加仔细,遗憾的是再没发现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发现神殿内外没有任何金属制作的物品,只勉强找到一些不大的铁块,上面皆有啮过的痕迹,另外有很多尸骨断裂,异常凌乱,洒的到处都是,像是死后又被糟蹋过。

    过了不久他们来到一处断崖旁,伊恩看了下边一眼,对面几个房屋孤零零悬挂在那一侧的峭壁上。神殿从这里断裂开来,将其一分两半,在他们和那些房屋之间只有一座灰白的石塔倾斜着横在那里,好像随时都会垮掉的样子。

    “我先上,下个是玛丽,伊恩你最后,你们看我过去了再走。”

    维克多当仁不让地第一个顺着石塔上到断崖的另一边,整个过程虽看起来惊险万分,但却有惊无险安然无恙的走到了断崖的另一头。修女第二个过去,亦是如此,最后是伊恩,他硬着头皮爬上去,光球飘浮在他的头顶,除了那一点点光外,这里黑暗仍旧是黑暗。他踩在石塔上面,越远离身后的崖壁,越感觉无依无靠,碎石簌簌的往下落,心随着狂跳狂落不定。

    伊恩不知道维克多和修女通过石塔时的心情是怎样的,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钟摆,腰部以上完全没存在感,两股兢兢,小腿上的肌肉不住跳动,两脚发软无力,每迈出一步都需要极大的勇气。脚下堆积的灰尘和残破的痕迹说明了石塔已经有成百上千年没有被发现和踏足过,两排一大一小的脚印在光球照耀下异常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