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个铸剑师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381,

    谢谢朕一点也不萌

    “为今之计,该当如何”房环捋着花白的胡须道。

    此刻,庭中所有的人都在思考,想找出出路,毕竟整个天机坊二百余号人,每天都要吃饭,而一旦断了收入,无异于坐吃等死。

    强烈的危机感又浮现在旁山风的心头,而且此次来的比以往更加强烈。

    “大家不要慌,目前我们天机坊的情形虽然十分危急,但还不到绝地,而且总会有办法的。

    目前的情是刚刚被江通废了五把良剑,这对我们天机坊的名声打击很大,加之

    江通环伺在外,虎视眈眈,我们需要时刻提防。

    好在,我们还有一千铜锭,这些足够我们全体坊众吃喝二十日了,我想在这二十天中一定会想出解决办法的。”

    虽然郑茹语气十分积极向上,但众人心头还是被那二十日的期限给震惊了。

    这时,白素素似乎是看出了大家的忧虑,柔声道“虽然只有二十日,但总好过我们天机坊甫立之时,那时几乎是没有明天,而我们大家不照样活过来了吗

    而且在这二十日里已足够发生很多事情,我想其中便包含天机坊破局之日。”

    “好一个破局之日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能饿死不成,今后我松茂便天天跟着郑茹妹子,去丑街卖锅,我就不信,整个夷城具都听他江通的蛊惑”

    紧接着整个庭堂里充满了昂扬上进的呼声,而一旁的旁山风却向郑茹和白素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经过这一次堂会后,天机坊内又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尤其是铸剑室里忙的不亦乐乎。

    经过江通剑断天机坊五把良剑和百里星流的红蝎剑后,旁山风等人明白了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只有铸出高品质的器物,才能挽回天机坊损失的声誉,因此,在重新开炉后,旁山风对所铸之物的要求更加严格,从制范、纹饰雕镂、锻铸过程以及打磨都做了详细的要求,力争将器物品质提高一个层次。

    在紧张的开炉锻铸过程中,旁山风一边用徐山送来的药物调养身体,一边不断反复研习阿公的帛书笔录,同时参考在阳亭居中得来的剑工录,想从其中得到启发,将铁器难以成型和脆而易断的缺点克服掉。

    转眼间已经到了八月十八这一日,自堂会后,已经过了十日,这十日里也确实发生了许多事。

    第一件事是旁山风经过药物的调理,已经于八月十五这一日能够下床走动,而百里星流的伤势也已无碍行走,因此这一日,整个天机坊举办了庆祝酒宴。

    第二件事是在十日里丑街天机坊铸剑室也完成了铁质器物的改进,不论是铁钩铁锅还是铁碗都比以前精美了许多,也轻薄了许多,节省了三成的铁矿用度。

    第三件事是天机坊在夷城再也找不到可用的铁矿了。对此,旁山风等人猜测是江通在背后做了手脚。

    第四件事是天机坊的开销用度远超预期,刚过十天原先一千铜锭便只剩下了一百八十铜,这让整个天机坊众人均感到了饥饿。

    对于花销过快,郑茹的说辞是由于在锻铸过程中铁器的品质提升,光木柴的开销以及精铁矿的购买,加上锻铸期间各种物料,便多花了将近三成的预算,其次是天机坊用来锻铸的铁矿在一夜之间抬高了价格,最后竟一夜之间找不到一斤铁矿。而在八月十五那天天机坊的庆祝宴,只多花了不到二十个铜锭而已。

    第五件事是郑茹与松茂的集市交易计划并不理想,整个夷城仍旧对天机坊的器物冷眼相加,这十日来,天机坊在丑街集市上交易共获得四十八铜锭,在乾坤街上所获为零。而这些所得却是郑茹与松茂等人风吹日晒辛辛苦苦换来的。

    更为不利的是,丑槐的巧拙坊竟也拿出了三款铁器虽然只有铁钩、铁锅和铁锥,而且铸工极其粗糙,但巧拙坊的情形却犹如天上,每日里门庭若市,赚的盆满钵满。

    而第七件事正是发生在今日一早,又有几个脚夫担来了两担珍贵药材补品和一担时鲜果脯。

    中午巳时,丑街阳亭庭堂里正开展第二轮谋划。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郑茹怯怯地说。

    “郑茹妹子,你可是有了谋划眼下我天机坊面临存亡之秋,姐姐知道你在为商之道上远胜于我,大家都盼着你拿出好的计策,赶紧说吧。”白素素一听郑茹有计策,喜得都快把郑茹搂在怀里了。

    “素素姐,你谬赞了。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迟重”

    “迟重那个买我们铁盾的人,当然

    记得”章祥说。

    “不错,这是此人。茹儿想我们或许可以借助此人来度过此次危局。”

    “茹儿姑娘,你是想让迟大哥帮我们一把从他那里赊些财货”

    旁山风若有所思的问。

    “公子所言不差,我们天机坊可以派些人手与其接触,第一是想向他借少许资财,好渡过眼前的困局。第二却是想从迟重那里打通一条活路”

    “活路”

    郑茹的话顿时让大家听出来了希望,纷纷在心中猜测究竟是怎样的活路。

    “我就说嘛,茹儿妹妹果真是我们天机坊的智者。这不,天机坊有救了,茹儿妹妹,你就赶紧说吧,省的大家胡乱猜测。”杜红鹃高兴的说。

    郑茹微微浅笑,道“这所谓的活路,就是我们可以向迟重乃至夷城外其他部落出售铁器,他迟重知道我们天机坊所铸铁器的品质,而今我们天机坊铁器的品质更上一层,相信会深受各部落喜爱。”

    旁山风及众人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这个计策是完全行得通的,只是有几个问题需要先行解决。

    “茹儿姑娘此计甚好,只是你我都知道,迟重大哥所在的部落和地区现在互相攻伐,他未必会有多余的财货借给我们。

    另外,我们对夷城外各部落的情形不甚了解,且各部落互相交兵,又如何在各部落间进行交易”

    对于旁山风的话,郑茹并未有一丝难色,而是笑了笑道“公子所提二者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不过茹儿已经有了对策。”

    不知郑茹对策为何,且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