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V386】母子平安,三个小黑蛋

    紫嫣生了一个男婴,足月生产的孩子,白白胖胖,只除了小脸有些皱巴巴的,但那哭声真是嘹亮,一听便是个健壮的孩子,这不论在大周还是南诏,都是难得的大喜事。

    然而在眼下的兰家——

    当听说不是女婴后,兰氏绝望地闭上了眼。

    难道是天意吗?

    天要亡了他们这一脉?

    紫嫣从怀上大少爷骨肉的那一刻起,便明白自己承载了怎样的希望,她与兰氏一样,也盼着能为兰家诞下一位圣女,当然了,并不是说是女婴就一定能是圣女,可至少有一半的机会不是吗?眼下却是个男婴,这希望无论如何都落空了。

    她忐忑不安地看了看兰氏,又看向一旁嚎啕大哭的孩子,巨大的紧张压了下来,压得她险些喘不过气。

    守在床头的小丫鬟与老嬷嬷更是不敢吱声,默默地屏住呼吸,屋子里的气氛忽然就凝固了。

    俞婉走到床边,将襁褓中的小男婴抱了起来。

    被抱起的一霎,原本嚎啕大哭的小家伙忽然就不哭了,歪着脑袋打了个小呵欠,可爱极了。

    “二姥姥,您瞧。”为区分两位姨姥姥,俞婉索性改了口。

    兰氏觉着这声二姥姥听着更亲热,她敛起心底的思绪,朝俞婉看了过来。

    俞婉抱着昏昏欲睡的小家伙走到她身边,眨巴着眸子道:“他长得像您。”

    孩子不过才生下来,整个人皱巴巴的,能看出像谁呢?可兰氏想起了自己的嫡孙,那孩子的确像她,这是他的骨肉,一定也继承了他的相貌。

    嫡孙没了,但他的血脉留下了。

    兰氏的心口涌上一股酸涩的暖意,她把拐杖放到一旁,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将那个皱巴巴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孩子贴近她心口的一霎,她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喜爱。

    看着兰氏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紫嫣长长地松了口气。

    生产疲累,紫嫣很快便睡了过去。

    小丫鬟与老嬷嬷留下整理屋子,俞婉接过孩子,与兰氏一道去了她的屋。

    紫嫣刚生完孩子,还没有奶水,俞婉去厨房熬了一碗米汤。

    兰氏本要阻止,奈何院子下人不够,小丫鬟与老嬷嬷已经忙不过来了。

    俞婉将凉好的米汤端过来,用勺子蘸了一点喂到小家伙嘴里。

    小家伙的胎毛就是一炸!

    “怎么了?烫吗?”俞婉舀了一点滴在手背上,“不烫啊。”

    俞婉又蘸了一点点去喂他,小家伙却嫌弃地扭过头,死活不肯吃了。

    俞婉试了几次无果,得出结论道:“他不爱喝米汤,我再去做点别的。”

    小家伙的胎毛都瑟瑟发抖了!

    兰氏惭愧地拉过她的手:“别忙活了,你坐下吧,如今家里这副样子,让你受累了。”

    俞婉说道:“我在乡下长大,这些活儿都是做惯了的,倒是您上了年纪,还要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实在艰难。”

    兰氏摇摇头:“是我当初造的孽,如今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我若没有心软,执意将那对贱人给杀了,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俞婉劝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您不要自责了。”

    兰氏自责不是为了后悔抱憾,而是要警醒自己不能这么倒下去,就算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想要再回到兰家,把阿姊的名声正回来,把属于他们这一脉的东西夺回来。

    “苦了这孩子。”兰氏说,“家道中落,连个奶娘都请不起。”

    当初被逐出冥都,几乎是净身出户,除了当日戴在身上的珠宝首饰,再无值钱东西。

    这些年,珠宝都已典当得差不多了,还剩一副镶嵌着宝石的金镯子,那是她新婚之夜夫君所赠之物,日子最难熬的时候也没舍得卖出去。

    眼下,她打算卖了,给孩子请个奶娘来。

    尽管不一定能请到,可总得试试。

    “阿婉,你扶我一把。”兰氏对俞婉说。

    俞婉伸出手来,扶住兰氏的胳膊,随兰氏一道绕过屏风。

    孩子饿得哇哇大哭,兰氏心如刀绞。

    “把这个箱子打开,钥匙在床板下。”兰氏指着衣柜旁的一个大箱子说。

    俞婉弯下腰身,往床板下望了望,望不见,索性伸手去摸,摸到了一个柔软的锦囊,她将锦囊拽了出来,打开,拿出一把钥匙:“二姥姥,是这个吗?”

    “没错。”兰氏点头。

    俞婉拿着钥匙开了锁,把箱盖推开,里头是一堆棉絮与衣物。

    “二姥姥要找什么?”她问道。

    兰氏说道:“最下面有个桃木匣子,你找找看。”

    “哦。”俞婉将衣物与棉絮一样样地拿了出来,底下的匣子还挺多,却没看见桃木做的,“确定是这个箱子吗?”

    兰氏点点头,温声道:“是的,是我亲自收拾的。”

    俞婉于是将那些匣子也一一拿了出来,每个都打开瞧一瞧。

    “找到了!”俞婉把手中的桃木匣子递给兰氏。

    兰氏打开匣子,镯子是一对,匣子里另配了几条红绳,红绳是摆设之用,并不值钱,兰氏将其中一个镯子给了俞婉,算作是这个做姥姥的送小外孙女的见面礼。

    另一个她打算拿出去给小丫鬟。

    就在此时,屏风另一侧的哭声没了,兰氏心下惊讶,怎么说不哭就不哭了?难道是哭累了,睡着了?

    小家伙当然没有睡着。

    三个胖乎乎的小包子跨过大(门)山(槛),淌过溪(水)流(坑),跐溜跐溜地进来了,三人来到摇篮前,两手抓着小奶瓶,一边咕唧咕唧地喝奶,一边一眨不眨地看着嗷嗷大哭的小弟弟。

    啵唧!

    大宝将奶嘴儿从自己嘴里拔了出来,塞进小弟弟嘴里。

    被难喝的米汤荼毒到怀疑人生的小家伙,陡然尝到一股清甜的味道,当即含住不撒口了!

    当兰氏与俞婉绕过屏风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三个胖乎乎的小包子站在摇篮前,轮流拿小奶瓶给小家伙喂奶的画面。

    兰氏当即愣住了。

    这谁家的孩子呀?

    在给她曾孙喂什么?

    “大宝,二宝,小宝。”俞婉略含了一丝惊讶道,“你们怎么来了?”

    “你认识?”这下换兰氏惊讶了。

    “我儿子。”俞婉弯了弯唇角说。

    “啊……”兰氏惊得说不出话了。

    她与阿姊一胎双生,这在冥都已算稀奇,一胎三生的孩子当真见所未见,还个个生得这样漂亮,那乌溜溜的大眼睛,那肉嘟嘟的小脸颊,以及英气的眉毛,都像极了画上的小仙童。

    三人朝娘亲与兰氏看了过来,那懵懂的小眼神,把兰氏的心都给看化了。

    “你们在做什么?”俞婉轻声问。

    “给小弟弟喂奶。”小宝奶声奶气地说。

    “是煮过的羊奶。”俞婉对兰氏解释。

    兰氏顿悟:“怪道他肯喝,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

    三人喂完了,小家伙餍足地睡着了。

    俞婉朝儿子们招招手,三人哒哒哒地跑了过来。

    俞婉摸了摸三人的小脑袋:“这是大宝、二宝,小宝。”又对三人道,“这是太姥姥。”

    又一个太姥姥呀?三人爷爷多,奶奶多,太姥姥多也不奇怪。

    小宝与二宝甜甜地唤了声“太姥姥”,大宝点头点头,表示也唤了太姥姥。

    兰氏没见过这么乖的孩子,心都给捂热乎了,她把匣子放在桌上,转头去拿糖块,却发现三个小包子吸溜吸溜地盯着她的匣子。

    是看中那个镯子了吗?

    也是,镯子上镶嵌了不少宝石,孩子都爱这种漂亮的东西。

    兰氏将匣子推过去:“送给你们,拿去玩吧。”

    三人眼睛一亮,却没立刻伸手去接,而是看了眼俞婉,俞婉道:“要多谢太姥姥。”

    三人谢过太姥姥,这才伸出小手手,一起将匣子拿了下来。

    随后,三人把金镯子一扔,抓了里头的小红绳,拿起匣子,哒哒哒地跑去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