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玄幻奇幻 > 正义迷途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卷-第一百五十三章 挑拨

    马杰转了转眼睛,立即指着谢河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仅把外人带过来把我们的事情暴露,竟然还敢诬陷我,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居心何在”

    谢河冷笑了一声道“我挑拨你敢说你没有拿过一分钱吗”

    张文德的凌厉的眼神扫在马杰身上,虽然他很讨厌谢河,但也知道,对方是不会用撒这种慌来逃避事情的,反而是马杰这样的狗腿子更容易说谎。

    马杰看着张文德不信任的眼神,心一横,说道“文德,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混的,你现在不相信我,难道要相信这小子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是他的死对头,他都恨不得搞死我们,难道还不会说谎了”

    谢河忍不住发出一声笑,他道“你还真是会搅弄浑水,明明说的是你从我这里拿钱的事情,怎么反而说到了信任呢你在担心这件事被林桓和张文德知道吗”

    张文德的眼神再次锁定了马杰,但还不等他说话,一直在和秦洲胶着的林桓先开口了。

    他的眼神落在马杰身上,不轻不重的说道“这件事我们稍后再解决,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将秦洲解决掉,这个人,可是口口声声说要找我们报仇呢”

    马杰立即低头,他明白林桓话中的意思,稍后追究真的是稍后追究,而不是不追究。

    “正好,先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秦洲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摆出攻击的姿势道“林桓,有种我们一对一,上一次是老子遭你们暗算,这次可不会了。”

    “一对一跟我讲道义吗很可惜,这种东西我们这种人从来都没有。”林桓嗤笑着挥了挥手道“一起上,把他给我抓起来。”

    “艹”严烨暗骂了一声道“早就说了让你不要过来,现在好了,赔上自己了吧”

    马杰蓄势待发,林桓冲他使了个眼神,赶紧上啊愣着干嘛

    秦洲看着渐渐将他们围起来他的三人,冷笑了一声道“林桓,你以为这次真的还会像上次一样吗”

    说着,秦洲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的弹簧刀,他一手将刀刃弹了出来指着一圈人,怕死的马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自觉距离秦洲远了些。

    “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办法就是这样你以为拿了把过家家的破水果刀就会有什么改变吗”林桓厉声说道,因为马杰的后退,他的表情慢慢地暴戾了起来。

    “那你尽管来试试,看看到底有没有用”秦洲挥了挥刀子,没有丝毫退让。

    严烨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掉在地上了,他慢慢靠近秦洲,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没必要用刀吧你可别真弄出人命了,到时候该如何收场啊”

    秦洲笑了笑,他眯起眼睛盯着周遭,道“把主卧的钥匙交出来。”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听严烨说了近日的事情,自然知道为什么严烨会任由这群人摆布了,“没想到你们竟然会威胁一个女人,真是丢脸”

    谢河仿佛明白了秦洲的意思,他走至严烨身边,冲他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

    张文德是个暴脾气,他看见秦洲掏出刀子,便已经怒了,指着秦洲道“你快把刀放下。”

    秦洲道“你先交出主卧的钥匙,将里面的人放了再说。”

    这下子,张文德再也忍不了,他直接冲进厨房挑了把最大的菜刀,出来后便直接指着秦洲,横眉怒目道“我再说一遍,把刀放下,乖乖投降,不要轻易惹怒我们。”

    虽然秦洲个头比起同龄人高一些,但张文德的年龄和混迹社会已久的气势在那里摆着,和张文德比起来,秦洲拿着把水果刀站在这真的如林桓所说,像是个过家家的孩童一般。

    这真是糟了啊

    严烨在心里飞快的盘算着,他们只有三人,虽然对方也只有三人,但问题在于他们就算是单打独斗也打不过这里的任何一人,如果到时候真的打起来,他们拿着刀难免会有伤亡,这是严烨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谢河,我们现在怎么办”

    谢河眸子微沉,现在场上的形势对于他们极其不利,尤其是房间里还有个情况不明的孟菁,林桓和张文德两人是真狠,马杰三人逼急了也确实是会动手的人,这群人若真下手,一定会直接下死手的。

    “林桓,马杰他们一直都在私下里问严烨要钱,金额不小于四千,还有今天,虽然我们将秦洲带来了,但是初衷并没有想要闹事,是你说取消严烨和孟阿姨今天的见面,而且过了这么久,我们根本无法确定孟阿姨现在是否安好,林桓,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现下这般情形,谢河只能先将矛盾的源头往对方的身上引。

    “妈的,谢河,你说马杰他们在你这里拿钱,至少先得拿出证据吧”张文德的刀锋转向谢河异常暴躁的说道。

    现在这种针锋相对的情形很容易使人暴躁,又是一群十几岁的少年,本就易怒,若是不好好解说现在的事情,战火肯定一点即燃,到时候肯定少不了流血,若是下手没个轻重,甚至有可能会死亡。

    当然,这是严烨关心的事情。

    谢河却在这激荡的形势之下,嗅到了一股契机,他原本打算的,从根源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也许现在就是个好时机。

    这般想着,谢河慢慢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他打开微信道“你想要证据,我给你看证据,周五下午六点左右,从我的微信里转出了两千块钱,收款人就是马杰,你应当认识他的微信吧”

    说着,谢河便直接打开账单页面,然后隔空将手机抛给了张文德,又道“你们还在奇怪为什么严烨总说没钱,可他们家以前可是很有钱的,那是因为他不仅要在明面上给你们钱,在背后,他还要供马杰去逍遥,他的钱怎么能够”

    马杰面上一僵,当时急着要钱,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现在却糟了,没想到那小子居然在这里等着。

    张文德下意识地接过手机,一眼便看到了上面的转账记录,收购人确实是马杰。

    “马杰,原来你一直都背着我们在干这种事情。”张文德咬牙切齿,手中的菜刀也因为捏着的力气过在微微颤抖着。

    论起打架,马杰并不惧怕张文德,但是对方现在手里握着刀,他有些担心张文德会控制不住一刀挥过来。

    “对不起,文德,你听我解释,其实我们平时真没拿多少钱,顶多拿个上网费而已,以前都给的现金,现在的人身上会装多少现金只不过前几天你们说要我们在三天之内凑齐两千,我们凑了三天,实在是没辙了,这才将主意打到了严烨身上。”

    马杰的话颇有股其实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意味,严烨在心里猛夸着,这人若是个女人肯定是顶级的绿茶婊,还用混的这么惨

    张文德道“林桓,现在怎么办”

    林桓捏了捏鼻梁道“你别被他们带偏了,我们现在的目标是秦洲,严烨想见孟菁,你就带他去见,至于秦洲,今天肯定是要留下来的,若不是因为他,我们会进少管所不仅他想报仇,我也想报仇。”

    张文德瞪着眼睛盯了一会马杰,这才转过了身重新看向了秦洲。

    马杰松了口气,虽然他不服气一直被张文德和林桓吆五喝六,但是他也不想现在就得罪这两人,马杰这人总喜欢在背后来阴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捞到好处,他一向都尽量避免正面的冲突。

    谢河见形势不对,立即厉声道“我不管你们和秦洲之间的恩怨,总之,我和严烨要先确定孟阿姨无事。”

    “好啊”林桓笑了下说道“你们帮我把秦洲抓起来,我就让你们见孟菁。”

    严烨转头看着谢河,都这个地步了,难道还要听他们的虽然打不过,但如果拼尽全力,也不是没有胜算,这样总比搭上越来越多的人强吧

    谢河蹙眉道“林桓,你们已经抓了孟阿姨,若是想要钱,威胁已经足够,还要抓秦洲做什么难道还想要像上次一样你们就不怕真出闹出大事来”

    “你也说了,我们就是玩玩,能闹出什么大事”林桓无所谓道。

    谢河无言,他抿了抿唇,下定决心道“沈老师教了我一句话,他说拼尽全力,莫问前程,严烨、秦洲,这句换我今天同样送给你们,当真不能忍下去,那便不用忍了。”

    “嗯”严烨迅速的点头道“我早就不想忍了,原本以为可以忍到中考后,但谢河你说的对,区区一个中考,今年不行,还有明年。”

    现在孟菁被锁在房间里,严烨反而可以放心了。

    “早这样不就行了”秦洲懒洋洋道,虽然因为黄的事情让他对谢河产生了很大的成见,但也不可否认,他非常认同谢河的这段话。

    “艹”张文德举起菜刀,咬牙喝道“那你们倒是来试试啊都不怕死是吧”

    “我去,这么直接。”谢河抽了抽嘴角,心想这种形式果然容易使人暴躁,本身就脾气不好的张文德果然第一个中招。

    秦洲想,虽然他可能干不过张文德,他手中的武器也比不上张文德,但是今天,他一定得干翻张文德,干翻林桓,干翻他们所有人。

    毕竟

    当初,严烨和谢河的确是为了救他,才得罪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