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带座北平到大明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77章窺一斑而知全豹

    李子明提着鸡头把鸡身下锅中浸烫了一会儿,当然时间极其短,按后世的时间来计算,就是三秒钟,而且这样持续了二到三次。

    紧接着,李子明又将整鸡放入水中小火煮了一会儿,而后再把整鸡翻过来再用小火煮会儿,就停火,盖好进行焖煮,准备闷煮一炷香时间左右。

    而如艳与如尘看着,只觉大为佩服,李子明做白切鸡的手法极其利落,无论是火候,还是时间上的把握都刚刚好,仿佛定着时间一样,让她们不得不叹服。

    尤其是如艳,要知她这段时间来,凭着李子明的教导与李子明的菜谱相助,厨艺大涨,可以说,几乎算得上是一代名厨了,而如艳也自觉得,自己现在的厨艺就算没有超越李子明太多,但也只怕要强上那么一点了。

    可是此时李子明一露厨艺,如艳就知道,她单在这厨艺的火候与时间把控上,就还差李子明不少,而所谓“窺一斑而知全豹”,如艳可以想像,如果自己真的与李子明比厨艺,只怕会输得很惨,但这更激起如艳的斗志,一定要超越李子明。

    而李子明也趁着整鸡闷煮时,准备浸鸡时的蘸料,将葱蒜粒切好,李子明就在那个燃烧得正旺的小煤球炉上,也放上一口锅,而后加入一大勺油,让油烧至冒烟,就将烫油加入葱蒜碗中,而后加入适量的盐、白糖、生抽、蚝油、麻油等佐料拌匀。

    而此时整鸡也闷煮完毕,李子明就将之捞到准备好的凉水中凉透,再在表面抹了一层芝麻油,进行斩件摆盘,及配好蘸料。

    做好这一切,李子明就笑着对如艳及如尘道,“好了,如艳、如尘,白切鸡做好了。”

    “嗯,真香,少爷做得就是不一样。”如尘看着这盘白切鸡做得色泽很是鲜明,而且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让她有些食指大动,不由赞叹。

    而如艳见状,回想起李子明刚才做白切鸡的种种细节之处,只觉李子明在一些细节上的处理,远在自己之上,所以这白切鸡做出来后,看是大体上是没有什么相差的,但如艳可以肯定,味道肯定比自己的鲜美。

    当下如艳对李子明是无比佩服,朝着李子明认真道,“少爷的厨艺才是真的天下无双,以后如艳还要向少爷你多学习。”

    “哈哈,好,不过如艳你的厨艺并不比少爷我差多少了,当然你如果在厨艺上有什么要问我的,尽管来问少爷我就好了。”看到如艳一脸钦佩的样子,李子明心情大好,笑道。

    紧接着,李子明又看向如尘道,“小馋虫,想吃,就将这盘白切鸡端出去,我们准备吃晚膳了。”

    “是,少爷。”当下如尘忙点头,就端着白切鸡出去了。

    而如艳也将灶房中另外的菜也端往膳厅,李子明则也出了灶房,前往膳厅中。

    路过忠顺所住的东厢房时。

    李子明敲响了房门,忠顺打开了房门,见是李子明,立时恭敬地叫道,“少爷。”

    而后李子明朝着忠顺点了点头道,“忠顺,晚膳做好了,一起去膳厅吃晚膳。”

    “是,少爷。”当下忠顺点了点头,关上东厢房的房门,就随着李子明一同前往膳厅中。

    而后李子明与忠顺、如尘,及如艳四人分别在膳桌旁坐下。

    此时膳桌上的菜肴极为丰盛。

    李子明做的白切鸡摆在最中间的位置,旁边还放着四份调制好的蘸料,分别是李子明与忠顺、还有如尘、如艳每人一份。

    而除了白切鸡外。

    膳桌上还摆放着很多其他的菜肴。

    都是如艳做的。

    也是色香味俱全。

    极为诱人

    让人极想立时就动筷吃起。

    分别是一份糖醋鱼,一份鱼香肉丝,一份肉沫茄子,一份梅菜扣肉,还有一份凉拌黄瓜,及一份玉米排骨汤等等菜肴,都是属于后世的菜系。

    其中尤以糖醋鱼是如艳第一次做,可以说,对如尘及忠顺来说,是一道极新奇的菜,而对于李子明来说,则是一种回忆。

    当下李子明接过如尘递过来的饭,朝着忠顺、如尘、如艳三人道,“吃,我们开吃吧。”

    而后李子明就率先夹起一块白切鸡,蘸了面前的蘸料吃了起,这一吃,李子明只觉味道极好,而且有着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记忆涌上心头。

    曾经李子明在后世的外婆家,虽然也居住在江西吉安,但却是从广东搬来的客家人,保持着广东客家人的一些习俗,所吃的菜也有很多的客家菜,如酿豆腐,还有白切鸡等等。

    而这白切鸡尤为必备,几乎每次李子明去外婆家,必定少不了这道菜,其实那个时代的李子明并不太喜欢吃白切鸡这道菜,偶尔才会吃上一二块。

    不过李子明穿越到这大明末年后,任何一点关于曾经后世的记忆对他来说都弥足珍贵,是深藏于灵魂深处的,所以此时李子明吃起,就涌起一种特殊的情感,让他从心底不由自主有着一种怀念与感伤。

    不过这种情感李子明掩藏的很好。

    同桌用膳的如尘及如艳,还有忠顺并没有发觉,他们也都伸筷夹起块白切鸡蘸起面前的蘸料吃了起。

    这一吃,他们也都觉得味道极其好吃,都不由赞道,“这白切鸡真好吃,少爷做的菜就是不一样。”

    说着,如尘、如艳,还有忠顺三人看向李子明的眼神更是敬佩,尤以如艳最甚,甚至有着一种崇拜。

    “嗯,喜欢吃就多吃点。”李子明从复杂的情绪中缓过来,朝着如尘及如艳,还有忠顺三人点了点头。

    当下李子明四人就继续吃起晚膳了。

    待到李子明他们四人吃好晚膳。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已经到了华灯初上时份。

    有着淡淡的月光自膳厅门口透射进膳厅中,让李子明四人从膳厅中朝门口看去,有着一丝朦朦胧胧的感觉。

    而后李子明让如尘、如艳,还有忠顺三人收拾膳桌,自己则出了膳厅。

    漫步在院子中。

    李子明只见天穹之上一片黑暗,一轮明月悬于空中,更有无数星辰闪烁,明亮的月色夹杂着璀璨的星光照耀着这暗黑的天地,可略见一丝光亮。

    内院正房及东西厢房的廊道上的灯笼已经全部亮起,混合着月色与星光,让这内院中更添一丝光亮。

    李子明自房中搬来一张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