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特种医王在都市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莜月苏醒

    在玄武的安排下,他先是带着始皇帝等五人直接赶去了理发店,请了最为专业的理发师,为五人分别设计了一个霸气的发型。原本的五人都束着发髻,始皇帝一身龙袍,而其余四人也是一身戎装,看起来怪异的很。

    不过从理发店出来之后,五人的风格便彻底变了,只见五人都剪掉了长发,始皇帝留上了油光剔亮的大背头,而白起等四人都是清一色的板寸,不过却也很有造型,显得十分的精神。不仅如此,五人都换上了一身西装,始皇帝也戴上了大大的墨镜,看起来倒是威武非常。

    穿惯了长袍的他们显然对现在的这身西服,并不是很习惯,不过他们倒是也虚心接受了。接下来的项目倒是让他们大吃一惊了,玄武先是带着他们在城中到处转悠了一番,介绍了一下现代化的都市风景,然后又为五人都配上了手机。为此,玄武还特意带上了林通,在林通的指点下,不过短短两个多小时,他们便熟悉了这个现代化的通讯娱乐设备。

    再后来的节目就显得千篇一律了,玄武直接选了一个大酒店,龙厅众人加上芝麻三人早早的便出来迎候了,茅台拉菲之类的可劲的整啊,不得不说,始皇帝等五人再加上芝麻三个,实在是太能喝了一些。

    龙厅的四十多人差点没拼过他们,都说华国是一个酒文化盛行的国度,果不其然,这几杯马尿下肚,众人马上打成了一片。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侃起了大山。

    “老子这辈子,只他娘的做错了三件事,错信一人,错杀一人,错用一人。”始皇帝怅然的说道。

    “若不是错信了徐福,也不至于朕不到五十而殁;若不是当年朕在君山岛怒盖封山印,镇杀了湘妃,也不会与真武大帝结怨,从而派下徐福来乱我朝纲;若不是当年朕错用了赵高,篡改了遗诏,若得长子扶苏承继大统,我大秦也不会二世而亡。朕虽怨愤滔天,却只恨自己一人,千错万错,皆是朕一人之过,呜呼!且以此酒祭奠往来英灵……”

    一声长叹,始皇帝端起酒杯又畅快的喝了起来。

    “吾一生征战未尝一败,所杀之人已逾百万,人皆称我为人屠,可是又有几人知道,其实吾生平最厌恶杀人了,唉,形势无奈啊,谁知我心中苦闷……”白起也端起酒杯,自己饮了一杯。

    “卧槽,你这话说的好!我总觉得就像是一个强奸犯被抓进去了,见人就说老子这辈子最讨厌女人了。”玄武白了他一眼,轻嘲着,却又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杯。

    “我说你这一身白的,穿的想个大夫似的,要不咱们以后就叫你白大夫算了,反正你也不好杀人,说不定以后还真的能像大夫一样,只救人,不杀人。那万一偶尔医死了两个,也算是普度众生了。”

    “你这个说法倒是不错,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指点的?”白起冷声一笑,神色间似有杀气。

    “呵呵,还真让你说着了,这句话就是我们老大说的,我看就冲你这不要脸的劲,倒是和他有的一拼。”玄武大笑着说道。

    “是么?老子竟然会像那小子,还真是……”白起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看得出来,他的脸上还是有几分欣喜的。

    与秦绝打了这几次的交道,确实给他很大的感触,这个年轻人实在有点邪性了。不过好在现在算是彻底的化干戈为玉帛,变成一家人了。

    “唉!想老子当年纵横漠北,抵御匈奴二十余载,也算是赢得了赫赫威名,只可惜到死了连个媳妇都没有,也没有一儿半女的留下,吾愧对蒙氏祖先啊!”蒙恬举起举杯,满腹的惆怅。

    玄武瞪了他一眼,哭搡着脸“你他娘的这算啥,老子大婚之日,老婆竟然被人抢走了,这可是奇耻大辱啊,到现在老子都咽不下这口气。算了,老子也懒得说了,来,喝!”

    两人又碰了一杯。

    到了李信了,不过他并没有过多说辞,反而是满面春风,阵阵得意的感觉。

    “你们呐就是放不下心中的执念,我这一生有胜有败,有输有赢,我此生有幸少年得奉雄主,建立一世功勋;中年发狂放肆之时,得遇前辈教诲训诫;晚年不问世事,倒也未落得黄昏凄凉。此生足矣,我已经知足了。”李信轻笑道,端起了就被自酌自饮了起来。

    “卧槽,就凭你拍的这么好的马屁,老子也要和你喝一个。”龙腾凑了过去,和他碰了一杯。

    最后便是王翦了,这位老将算是终得圆满了,不但建立了不世的功勋,而且平安度过了晚年,不仅如此,他还没来得及赶上胡亥践位的时候,便与世长辞了,所以这后面的烂摊子也根本扯不到他的身上。

    “若说有幸,吾之一生才是非常幸运的。其一,得遇先师鬼谷子指点,教授纵横之术,得以明晓事理,明辨是非;其二,征战一声,帮助陛下建立大秦帝国,虽位高权重,却从不受陛下猜疑;其三,后继有人,吾儿王贲也是不世出的名将,一生未曾辱没吾之名声。”王翦畅快的笑着,端起酒大笑着喝了起来。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牛逼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祝愿你,这辈子再接再厉吧。来,本小姐跟你喝一杯。”顾莜雅大笑着,也和他碰了一杯。

    ……

    从中午十一点左右,这酒直喝到傍晚才告一段落,不过众人却没有散去,又开始了下一场节目,唱歌然后继续喝酒。

    一直闹得深夜,众人这才回返。

    让众人想不到的是,仅仅第二天,魔鬼般的训练便开始了,昨天还喝得面红耳赤,称兄道弟的众人,直接翻脸不认人了。

    越是如此,越能看得出来,始皇帝对于这个秦门的重视程度。

    转眼间,秦绝已然闭关半个月了,而在四大将军的指导下,龙厅众人有了一套完备的修炼计划,而且这段时间坚持下来,他们的进步都很大。

    房间中,秦绝嘴上叼了一支烟,慢慢的站了起来,倚在窗边,就这样看着窗外的风景。一阵凉风吹来,几阵秋凉,院中的树叶也有几分泛黄了,夕阳残照,最后一道殷红的光芒,落在了他的脸上。

    叮!

    指尖轻点,烟头直接飞了出去。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那烟头并没有按照弧形向下坠落而去,而是被一道轻盈的力道包裹住了,随着秦绝指尖的指引,在空气中盘旋了起来。

    呼呼……

    外面风声不断,可是始终没能将烟头吹走,只是在秦绝的控制下,上下跳动了起来。

    “化于体外的劲道便是化劲了吧,内劲九段,从来都不是量上的差异,想入化劲的层次,就需要感受这细微的质的变化,原来一切竟是如此的神奇。”秦绝不由得感叹了起来。

    的确,这一手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的那些大师搞出来的那些气功,不过却有本质的区别。能将体内的劲力外放,如此细微的控制成如此的样子,的确非常难得了。

    “看来我也应该出去了,这段时间的闭关,我愈发感觉到浓浓的危机感,或许什么大事即将要发生了。这一次的宗门大比,看来便是我龙厅彻底隐世的机会了,从此这世俗之事便再无羁绊了吧。”长舒了一口气,推开了尘封的大门。

    出来之后,秦绝直接找到了秦祖龙,定下了出发的行程,另一方面他也通知玄武安排具体的搬迁事宜,这次大比之后,这些人便要彻底告别这里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秦绝特意向始皇帝取走了仙人盛露盘,直接奔医院而去了。这里是玄武买下来的医院,如今已经扩建成了一个五星级的疗养所了,本来是为了方便龙厅众人养老的,只是现在也没有派上用场。

    在玄武的带领下,很快便找到了地方了。病床上躺着的,便是唯一还没有苏醒的莜月了,她是车狐子一生的牵挂,当初为了救她,他们一起寻找祁山诸葛家,以期长生之法;探寻太平天国宝藏,侥幸获得一株七虫七色花;最后又赶到昆仑山雷池,获得了一颗蟠桃。

    可惜这一切却始终没能治好她,如今车狐子早已为秦绝而死,而剩下的唯一心愿,秦绝自然会为他达成。

    “怎么样?她就这样一直睡着么?”秦绝低声问道。

    “呃,两年多了,就这么一直睡着,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很正常,就是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医院对于她的情况已经做了专门的课题了,最后得到的结论是,她很可能已经成了植物人了。”一旁的玄武低声说道。

    皱了皱眉,秦绝拿起手上的玉盘,慢慢的走了过去。

    “既然如此,就暂且试一试吧,或许真的有效。”

    玉盘上的仙露也只是刚承接的罢了,效用本就没有秦绝所服用的好,想到这里他心里也有一些后悔,要是当初多留下一定来,或许此时的把握会更大些吧。

    不过眼下,他也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玉盘放到莜月的嘴边,可是她根本没有意识,连最基本的吞咽也做不到,流下去的几滴仙露,又顺着她的唇边流了出来。

    “这他娘的操蛋了,还让老子嘴对嘴的喂她么?”秦绝撇了撇嘴,脸上有些阴沉。

    “玄武你来!”

    “别,老大,她虽然长得漂亮,可是一想到这是个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妖婆,我根本下不去嘴,还是你来吧,我到外面给你把风。”说着,一溜烟跑了。

    “妈的,不讲义气啊……”骂了一句,秦绝咬了咬牙,张嘴喝了一大口仙露,吻了下去。

    咕噜!

    一大口仙露渡进了莜月的嘴中,顺着她的喉咙流进了腹中。

    “没用啊?”秦绝狐疑的说道,脸上有些急切。

    紧接着,又是第二口。

    ……

    到最后,盘中剩下的所有仙露都别他灌了下去,原本女孩还不知吞咽,不过硬是被秦绝用力吹进去的。不过到了最后,秦绝还没来的及吹,仙露便直接流了进去了。

    此时玄武突然推门进来了,看到了秦绝的这个姿势,不由得捂嘴笑道“老大,这口感怎么样?”

    “还……可……以……”秦绝呜咽的说道,此时他嘴里还有一点仙露,正在慢慢的向女孩嘴中渡了过去。

    就在此时,只见女孩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她就这样冰冷的看着秦绝,冷喝道“别渡了,口水都滴我脸上了。”

    秦绝微微一怔,尴尬的笑了笑“哪里是什么口水,这可是仙人盛露盘里的仙露琼浆,一点都不识货!”

    “切,什么仙露琼浆,我尝的出来,前面的的确很甜,可是后面的黏糊糊的,就是你的口水。”女孩白了秦绝一眼,慢慢的坐了起来。

    “我……睡了多久了?”

    秦绝和刘四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么说吧,现在是公元2032年,想知道你睡了多久,那也得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睡得?”秦绝轻喃道。

    “我么?记得上次醒来的时候,还是明朝建文帝登基的时候,那到现在有多少年了啊?”

    “卧槽,1398年朱元璋逝世,之后便是建文帝登基,照这样算得话,你睡了634年了。”玄武惊叫道。

    秦绝脸色也有些阴寒,当初车狐子分明告诉他,这女孩乃是他、诸葛明道和谢三口三人同时爱上的女孩,这样算来,她最多也不过一百多岁罢了。

    想着,秦绝不由得暗骂了一句。

    “奶奶的,这帮老家伙嘴里还有一句实话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