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诸天破坏神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巨鹿侯门客

    第三百九十三章巨鹿侯门客

    “天地浩然正气勃发,怕是有不世大儒要诞生了,此等人物,与我等天生对立,日后必定要做过一场。”

    慈航普度睁开了双眸,那鎏金的眸子当中,却是有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残忍,而那慈航普度说话的同时,四周响起了无数尖细,好似利刃划过金属片的刺耳嘶鸣。

    “不过,修为到了,你我这般境界,天下之间,便是正道联手,亦是奈何不得我们,只要我们自己不乱,这天下终归是魔涨道消。”

    慈航普度再次开口说道,话音之中,不难听出那是一份何等的自信,而这也是慈航普度这等大妖操控梁国,吸食一国龙脉所产生的底气。

    慈航普度低吼一声,好似龙吟,又好似虫鸣,刹那之间,竟然与整个梁国都城的龙脉勾连,一股磅礴的威势席卷四方。

    “恭喜慈航道友,化龙在望啊”

    见此一幕,鬼影恭贺道。

    “黑山道友坐拥地府枉死城,如今征伐阴间,日后若是一统阴间,便是冥帝果位,小僧恭喜黑山道友才是啊”

    慈航普度并未迷失在黑山老妖的恭维当中,反而是意味深长的说道,听到慈航普度的话,黑山老妖的鬼影却是桀桀怪笑,也不回答,但是二者都是天下绝世大妖魔,岂会轻易动摇心志。

    也不知二人密谋了些什么,在黑山老妖的鬼影离开之后,慈航普度的国师府当中,那璀璨而洪亮的佛音,却是越发的明显了。

    吟吟吟

    就在此时,佛音大盛之际,梁国当中,但凡明悟了文气,踏入儒道修行的官员,耳边无不响起了低微的龙吟声,其声悲切,不由得这些官员们眼眶含泪。

    “国之将亡”

    梁国太傅府当中,傅天仇顾不得自己眼眶的泪水,神色惊骇莫名的看着皇城所在,心底却是恐慌无比,方才那微弱的龙吟,乃是大梁国龙脉示警,但是偏偏傅天仇寻不到亡国之祸到底源自何处。

    “如今南方大涝,北方大旱,我朝三十四个县城流离失所,如今已成糜烂之势,可恨那些硕鼠,不知廉洁,国事如此艰难,开仓放粮之际,还在捞好处,可恨”

    想到此处,傅天仇狠狠的一掌拍在护栏上,便是栏杆破损,手掌鲜血直流亦是不曾有丝毫感觉,因为这般痛楚,根本及不上傅天仇心底的苦痛。

    时间如流水,倏忽之间,便是十天过去了,而这十天当中,落木城这个小城市,却是变得越发的热闹了,先后两次浩然正气被林道天引动,使得落木城四方的妖魔鬼怪尽数都搬家,如此一来,落木城的治安自然是大幅度提升。

    如此变化,自然是吸引了四方的百姓前来,同时,这些天过去了,赵国各方势力的人马,那怕是再慢的,也都赶到落木城了。

    “公子,巨鹿侯的门客拿着拜帖前来。”

    就在此时,孙虎拿着一份鎏金的拜帖进入花园当中,对着林道天说道。

    “巨鹿侯”

    林道天依旧在写字,但是口中却是复念了一句,这些日子下来,林道天可不是当宅男,两耳不闻窗外事,反而是通过这些日子,林道天游走各方,通过翻阅书籍,将这一方世界的格局了解了不少。

    其中,赵国,也就是林道天如今所在的国内形势,了解了大半,而这巨鹿侯恰好便是权倾朝野的一方大员。

    “此人有赵氏血脉,雄才大略,可惜不是嫡出,与王位无缘,但是此等人物绝对是不甘寂寞的,这些年来不断侵占军权,那赵王中庸,性子软弱,此等格局,怕是一个契机,就是隔天换地了。”

    林道天毛笔挥洒,那白纸之上,便出现了四个大字狼子野心

    而孙虎则是木头人一般,好似没有听到林道天的话一般,有时候,人便要知道进退,也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应该听到话。

    “让他进来吧”

    林道天放下毛笔,对孙虎说道,随后,孙虎离开不过片刻,便带着一个美艳的女子进入了花园。

    “小女子彩衣,见过宁公子”

    彩衣来到近前,便是盈盈一拜,声音娇柔,很是惹人怜惜,便是孙虎这等硬汉,心头都不禁软了一份。

    “翩翩蝶舞似彩衣”

    林道天看着彩衣嘴角含笑,口中更是称赞,但是无形之中,却是有着一股文气涌动,一扫花园内的妩媚,孙虎心头顿时一凛,知晓自己方才已经中招了,为此,看着彩衣的目光多了一份警惕。

    “好强”

    而彩衣本身更是媚术被林道天的文气所破,心头凛然生畏,看着林道天的目光更是多了一份凝重,只是长袖善舞的她,脸色丝毫不变。

    “多谢宁公子的夸奖,彩衣愧受了。”

    这一次彩衣学乖了,并没有任何媚术力量,同时,身上的气质亦是变得端重了,如此快速的变化,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知彩衣姑娘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林道天直奔主题的问道。

    “宁公子一表人才,学富五车,我家侯爷求贤若渴,得闻公子大才,特命小女子送来厚礼,为公子增添助力。”

    彩衣也没有掩饰,或者说,以巨鹿侯如今的权势,也不需要掩饰,顺昌逆亡,莫过如此,同时,这也是一种博弈,彩衣说话之际,身上的气势却是变得雄厚,这是借势之法,借的便是巨鹿侯的权势。

    “多谢侯爷美意,小生就愧受了,这是小生亲笔所写的字帖,就当是回礼了,还请彩衣姑娘带回,交给侯爷”

    林道天并未拒绝彩衣的礼品,反而是收下的同时,将方才自己所写的字帖递给了彩衣。

    “狼子野心”

    看着字帖上,那毫不掩饰的大字,彩衣心头震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林道天到底是何意思,抬头看着林道天那意味深长,好似星空般深邃的眸子,彩衣心头莫名的一寒,随后,也不敢多言,便告辞离开了。

    “公子,我们”

    在彩衣离开之后,孙虎略带着一丝担忧的开口了,只是还未说完,便被林道天挥手打断,只听林道天说道“无妨,那巨鹿侯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