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章:修道,手熟尔

    “天地正中央,有座大山,名‘承天’,山势之高越过云海;稍南边有山脉连绵千里,名‘敕地’,据说此山下为幽冥界,镇压妖魔百万”

    说书老头儿略带沙哑的嗓音回荡在酒馆中,底下酒客听得如痴如醉,满脸羡然。

    自古以来,修道人求长生,凡人却不敢奢望,对于这些村里的汉子们来说,哪怕能在这糟心的世道里多出几亩地来,就已经足够欢欣,更别提所谓长生了。可尽管如此,在农忙结束后,他们也总乐意来这家酒馆里喝上几杯,听上几段,仿佛这儿就此成了仙家圣地一样。

    时间流逝,说书老头停下能将死人说活的麻溜嘴皮,喝着老酒润喉,他这一停,酒馆里开始吵着闹着喝着,而在靠窗边的位置上,有个自带凳儿、桌前无酒也无菜的少年,正托腮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安安静静的他在酒馆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酒馆里都是庄稼汉子,邋里邋遢,穿着粗制灰麻衣,耐脏耐穿,胳膊、胸膛上隆起的腱子肉证明他们都是干农活的好手。唯独少年,面如白玉长发黑亮,一袭白衣一尘不染,身材单薄瘦削,哪里像是村子里的少年郎,分明是城里的贵公子模样。可尽管相貌如此打眼,却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不知是因为身材过于瘦被人们遮住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当然,少年也乐于如此。毕竟作为村里首富李大陆的独子,太招眼可不好,免不得被敬酒灌酒。他初来此处时,没忍住诱惑跟人喝过几杯,结果吐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差点没喝死过去。打那以后他就暗自发誓,再喝酒是狗犊子。

    天不遂人愿,总归还是有人找了上来。

    “嘭。”

    一声轻响。

    说书老头将酒杯放在少年身前的桌子上,笑眯眯道:“少爷,喝杯?”

    少年没好气的翻了老头儿一个白眼,极有气势道:“滚!”

    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喝醉,这老头儿就是始作俑者,蹿腾着按辈分来说是自己叔的家伙来敬自己酒,结果

    第二天酒醒之后,他才想明白,应该是这老头知道了自己身份,所以才想着法的要灌醉自己,骗点钱出来。

    他这么想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晚喝醉后,他把自己一个月的花费都打赏给了说书老头,并且自己毫无印象,他甚至怀疑钱是被老头偷偷摸走的。

    一声‘滚’后,老头也不恼,继续笑眯眯道:“少爷,你瞧瞧你,每次来这儿也不喝,也不吃,就听老头子我瞎咧咧,关键每次都还不认真听,尽托着腮往外看了。咋地,外面有仙女儿?”

    少年冷笑一声:“呵,我倒想听呢!你倒好,每次都尽说些重复的东西,骗钱不带你这样的吧?就不能说些新鲜东西?”

    老头满脸唏嘘的环顾一圈,转过头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悄悄道:“少爷,何为新?何为旧?对于这些生死仅在方圆几里地的人们来说,我这外面来的糟老头子,能与他们说说承天山,敕地山,剑山,九阁,三一坊已经是极好了。再说深些,他们能懂?”

    少年不屑道:“说深?你能说得出来?把那几座大山,几块福地,来来回回介绍一遍,恐怕这就是你的底了。”

    老头摆摆手,笑道:“少爷,甭跟我来这套,远的不说,就说你自个,要真认为我说的一文不值,又何必天天来此呢?”

    少年暗骂一声老狐狸,揉了揉因吵闹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认真道:“昨天你说剑山就位于我东阳王朝境内,是真是假?”

    话音落下,他抬起头,死死盯着老头的面庞,目光灼灼。

    老头不去看他,轻眯了眯眼,晃动着手中酒杯漫不经心道:“我说了?”

    少年愣了好久,才猛然点头。

    气氛于此刻突然沉闷下来,周遭吵闹声在这一刹那消失不见,两人脚下这一方天地静到落针可闻。

    “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世人皆说,山上人即仙人,可又有几人亲眼见过?亲身感受过?”

    老头字字逼问,眉宇间渐渐凌厉,无形气流自身前起,压得少年快喘不过气来。

    周遭众人却无所觉,依旧作乐。

    少年胸腹欲裂,却神采飞扬,指着老头语气畅快道:“你肯定说了。”

    老头闻言一愣,收起气势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乐呵呵道:“子,有点意思,不过我回答你之前,先回答我的问题。”

    “在或不在,有或没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了,我听见了,并且只有我听见了。”

    老头玩味道:“一辈子打雁,临了倒被只雏雁啄了眼”

    他正视少年接着道:“剑山的确位于东阳王朝境内,或者说,就在你的脚下,不过能否进山,得看命。你把你的命交给我,我带你进山,如何?”

    天大机缘就此砸下,少年却异常的安静下来,也不做声,面色不悲不喜。

    “在衡量利弊?子,若真想修道求长生,心思太深可不好。”

    老头语气不变,他早就知道眼前这子不是池中物,只是直到此刻,才发现之前仍是低估。别说一介凡人,便是山上人,在经历过此等变故后,也做不到如此心如止水。

    少年轻声回道:“哪里在权衡,只是紧张的说不出话。”

    老头摆摆手:“在我跟前就别装了,不说人间,就是那些个洞天福地里的老家伙,嗯虽说打不过他们,但也没谁能在我跟前说谎。你除了先前在气机压迫下有瞬间失神外,其余时候,心境稳得可怕,甚至有些让我怀疑是不是哪个老乌龟在转世重修,恰巧被我碰上了。”

    有人生而知之,有人转世重生,有人夺舍死而复生,老头是在试探。

    少年闻言,正襟危坐,指着自己认真道:“我叫李清,东阳历00年生,今年十六岁,不是什么老乌龟,是村里首富李大陆的长子!”

    他确实活了挺多年,只是不在这个世界罢了,但也没说谎,他也真的是李清,否则肯定会被老头发现。只是在先前的某一瞬间,让自己忘却了前尘,仅此而已。

    老头摆摆手,笑道:“懒得跟你扯皮,反正只要确认你不是佛宗某个转世重修的大和尚就行,还是那句话,命给我,我带你走。”

    “去哪?”

    “进山。”

    “哪座山?”

    “剑山。”

    “为什么?”

    “我是寻剑者,放在人间就是掮客,找到好苗子,往山里扔,得报酬。”

    “什么时候走?”

    “剑山在脚下,当然现在走。”

    “现在?”

    “对,现在。”

    李清觉得对话无法继续了,无奈道:“我就这么抛下家里,一言不发地跟你走了?”

    老头不满道:“要不然?进了山,便是出世,要想再入世,怎么也得个百八十年后,到时候人间亲人朋友已成黄土,所以还不如现在干脆点,直接跑路了事。我先前碰到过几个好苗子,也是你这样,想着临走要去家里交代清楚,结果进了家门就舍不得再出来,满腔大志被人间红尘刮骨刀刮的一丝不剩,白白误了前途。”

    李清摇头不赞同道:“人生于世,该有始有终,该问心无愧。”

    “山中无岁月,问心再愧,百年之后,也再无他想,只知长生好。”

    “恕难从命。”

    老头面色不变,轻声道:“你确定?修道长生,儿女私情,孰轻孰重?”

    “自在我心。况且,两者不是不可兼得。”

    老头平淡道:“离了我,你想入山?机会渺茫。”

    语气如常,却透着股绝对的自信。

    寻剑者寻剑千年,却极少有人知道,他们本身,便是世上最锋利的那把剑。他们带人上山,无论哪座,都会扫榻相迎,倘若不想让谁上山,那更是轻而易举!

    李清听出了老头的潜意思,没有针锋相对,只是笑意盎然回道:“剑山就在脚下,您说的。”

    老头愣住,随即一拍脑门,恼怒道:“昨天便不该在酒馆多言语,我这张臭嘴!”

    山上人于凡间,是仙人。仙人说话,凡人自然听不见,李清不是仙人,却听见了,因此入了老头的眼,殊不知,正是那些话,让李清心中有了大致脉络。比如:世上真有仙人,真有长寿万年之人,剑山福地也真的存在,还就在‘脚下’,而且每隔十年,山中大阵便会开启,自等有缘人进山。

    心知在李清面前言多必失,老头也不再废话,开门见山道:“剑山大阵最近的确会开启,你嘛,勉勉强强算是个有缘人,不过给我个理由,一个不阻止你进山的理由。”

    李清笑眯眯道:“老爷子,不,老神仙,咱两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您为啥会阻止我进山?”

    “你的道理,是人间的道理,我的道理,是山上的道理,所以没为什么,就是不想,咋地,不行?”

    老头开始吹胡子瞪眼。

    “就像村里的那些顽童不会跟蚂蚁讲道理,有事没事还会拿开水浇它们窝对吧?”

    老头捋着胡须,满脸赞赏道:“孺子可教也,大善。”

    李清整理衣衫,挺直腰背正色道:“您先前说自己是掮客,那我便是货物,剑山是主家,现在我这货物经您指点开了窍,却想着脱离束缚,所以您要针对我,合情合理,李清不敢有半点怨言。但是,您不妨信我一次,信我能自己进山,再押注一次,押我将来能一飞冲天。真有那时,您我二人之间,便是善缘。”

    老头反问道:“你信村口的蚂蚁能飞上天么?”

    “风口上,猪都能飞,何况蚂蚁?”

    “你子真是狂妄的可爱,也不知哪来的底气。”

    李清罕见的意气风发,自信道:“我心有所执,自当有所成!”

    老头深深望了眼少年,轻轻点头。

    其实还有半句,李清藏在心底没有说出口。

    修道,我试过,实在容易,唯手熟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