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章:万剑成龙

    老头走了,不带一丝动静的消失了,只留下桌上一柄三寸余长的玉剑。

    李清没有惊讶,没有喜悦,只有如释重负,待到身上冷汗晾干,他才长出一口气,眉头紧锁盯着桌上的玉剑,久久没有动弹。

    天色渐晚,云海翻滚,人们只当是云卷云舒,不曾在意,殊不知这是由两把巨剑刺破云霄引发的异象。

    云海之上,风如利刃,天罡境界之下,无人能存,而那两把剑,却根本无视罡风,继续直冲,仿佛要将天捅出个窟窿。

    时间流逝,罡风渐停呼啸,隐约有雷鸣传来,由远及近,由化大,直至震耳欲聋,雷光闪烁。两把巨剑不作停歇,呼啸间再穿雷池,直至来到虚境才止住势头,开始慢慢悠悠前行。

    剑上有两人,一老一少,一矮一高。

    “李清我说老头子,碰上这么个不识好歹的主,没拔剑斩了他的因果线?让他从此人间事人间了,再无来世?”

    老者瞥了自己徒弟一眼,叹了口气,没有作声。这个徒弟哪都好,天资高悟性强,再高深的剑术不用教第二遍,也能静下心来坐而论道,就是行事太过肆无忌惮,或者说是不留余地,这些年在自己压着的情况下还闯了不少祸。若不是挂着寻剑者的招牌,早就惹来一些老家伙出手教训。

    年轻人貌似没有察觉到自个师傅饱含深意的叹息,自顾自道:“其实吧,你不拔剑也是对的,多丢份呐,不至于,况且这子也的确有些邪乎,有点儒家那位至圣的意思?会不会是那位在人间游历时的无意落子?”

    老者闻言嘲讽道:“怎么着?你也算有一怕?”

    “嘿,怕?老头子,你也真敢张口,我有啥好怕的,那家伙如果是我寻来的,要敢这么不知好歹,爷指定一剑把他斩了,真是那位的落子又怎么样?虚境之中可就算是另一方天地了,打不过我也能跑啊,就是那群书呆子人数太多,要真满虚境地追杀我,有点麻烦。”

    老者无奈的摇摇头:“不知好歹这四个字,我原话送给你,至于那家伙,顶多就算是谨慎微,不敢任由我牵着他走。也罢,希望真如他所说,结个善缘。”

    年轻人不可思议道:“草,老头子你认真的?”

    “道士说天道,和尚说轮回,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原来我是不信的,可近些年来发觉,手中剑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锋锐,那么坚不可摧,至少,我就捅不破这虚境。”

    老头说着望向东方,若有所思。

    年轻人知道他在看哪里,插话道:“承天山也不行。”

    老头轻声道:“谁知道呢反正我这一世是不行了,所以只能将希望放在你,放在那些剑胎身上,当然,主要是后者别瞪眼,你撑死了就是下一个我,到那时命数更迭气运传承,总会有那么七八个人压在你头上。所以啊,这些年我又拾起了当年的活,满人间寻觅好苗子,广撒嘛。”

    年轻人抚着光溜溜的下巴,直言道:“懂了,你是被承天山那位压得自觉没希望了,所以想着广撒碰大鱼,指不定就能碰上个绝世天才,一肩挑起武道天道成功破虚,到时你这半个便宜师傅,就可借那人大势,递出人间虚境最强一剑,与承天山来个了断。不过话说回来,就眼下这子畏手畏脚的脾性,真值得你丢下那把剑?依我看,他未必敢收。”

    老头望了自己徒弟一眼,开诚布公道:“那子有古怪,邪性,明明是天生剑胚,身子骨却差得可以,连普通人都不如,脾性又极讲儒家的古礼规矩,我估摸着,有可能是某个老家伙落在人间的一记无理手,所以呐,他值得上那把剑,至于收不收,嘿,待会就看你的了。”

    “哈?”

    年轻徒弟挠了挠头,有些茫然。

    不管虚境之上的那两把巨剑如何惊世骇俗,李清都是不知晓的,此刻他仍沉浸在一股复杂的情绪中,有些许恐惧,些许震惊,更多的还是兴奋。

    不管之前他在老者跟前是如何的自信满满,说穿了也只是装腔作势,没有丝毫底气。因为那人吹口气就能碾死自己,而且有一瞬间,老头子绝对动了杀心,李清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直觉告诉他,只有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所在,才能换取一线生机,所幸,成功了。

    他没有深究老头为何会动杀心,正如先前所说,顽童折磨蝼蚁,蝼蚁哪里知道缘由?

    夜深。天渐凉。

    酒馆里,喝的醉醺醺的汉子们相互搀扶着离去,对于说书老头的离去没有半分关心,仿佛此人从未出现过。店二收拾着桌上的狼藉,无意间瞟到一抹扎眼的白,细细看去才发现是李清,他只当少年才来,走过去笑呵呵道:“少爷,这么晚了才来?都散场了。”

    呆坐的李清闻声,骤然回神,惊讶的望了店二一眼,心想果然又是那老头子搞的鬼,心思流转间挤出一个笑脸道:“嗯,这就走了。”

    起身就走,走的干脆利落,白衣不带一丝灰尘。

    桌上那柄玉剑,突然轻轻颤抖,屋内两人,店二无所觉,李清,装作无所觉。

    夜已深,街上再无人,唯独一道瘦削身影在月光下被拉的极长。

    摇曳的身影在一颗老树前静止,李清蹲下身捡起一根树枝,在泥地上随手画了一竖。

    笔直,直得像把剑。

    对,就是剑,剑意盎然的‘剑’。

    停顿片刻,他又画了一竖,相较之前短了些许。

    虚境上,年轻徒弟‘看到’这一幕,望向笑意盈盈的老头玩味道:“有点意思。”

    老头开怀大笑,心想总算让你子服我一次了,紧接道:“值不值得你出手一次?让人间那家伙见识见识剑仙风采?”

    年轻人满脸不爽,说道:“就凭那子把我画的那么短,我也得出剑一次让他开开眼。”

    人间,老树下,李清继续在地上画着,看轮廓,像是一座山。

    ‘山脚下’,他又点了两笔,像是个人,却微不可察。

    ‘山巅’则有剑,两柄。

    至此,他放下树枝,半蹲树下,望向天空中的星星点点,出神沉思。

    老头为何会寻到此处?为何青眼于我?知道了我的来历?巧合还是注定?

    李清扪心自问,不敢擅下结论,良久后自语道:“既然不知,那便不想。”

    老头寻剑者是真,掮客是假,剑山大阵最近开启是真,就在‘脚下’是假。那何为有缘?天资心性上佳者?我虽不差,可东阳王朝疆土辽远,能人无数,我这井底之蛙又怎知村外光景?

    想到此处,李清不自觉将目光移回酒馆方向。

    酒馆里,有张桌子,桌子上,有柄玉剑,旁人看不到,他能看到。

    “那柄玉剑,便是所谓‘缘’吧,或是捷径唉”

    喃喃自语的李清长叹一声,略带不舍的收回目光。

    他抬头望向虚空,久久不语。

    那柄玉剑代表着未知,

    前路漫漫,不怕荆棘丛生,只怕未知。

    所以他有些厌恶那把剑。

    不,是非常厌恶。

    正当李清想下定决心之际,柔和月光却骤然刺眼起来,淡黄月光转白,直到白的刺眼,李清下意识遮住双瞳,铺天盖地的白光随即将他死死裹住,他甚至能感觉到白光如针般,正透过衣衫刺着自己的血肉,痛感轻微,却尤其酥麻。

    真是令人厌恶的感觉啊。

    白光似有所感,又突兀消失,伴随而来的是金铁交鸣声,似龙吟,李清茫然抬头。

    这方天地中,凭空生出数万剑,剑尖朝东。

    万剑已成龙。

    龙首处有人。

    那人看着很年轻,比李清也大不了多少。他远在云端,忽然望向李清的方向,微微颌首。

    李清看得分明,所以楞住,不知该如何是好,先前在说书老头面前他可以装作云淡风轻,是因为老头身上终究残留了许多人间气、烟火气。

    可天上那人?不,那还是人?驭剑数万,遮天蔽月?

    这便是仙人了吧。

    李清心中如是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