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章:各取所需

    剑山在东。

    李清心中早已确认方向,漫长行程就此开始。

    日以继夜。

    一直走到座下毛驴深深低头耸脖、呼哧不停,李清才停止赶路。

    他皱起眉头,望着远方荒原,一言不发。

    这里,绝对没有来过,却很熟悉。

    良久。

    “大毛,休息会。”

    毛驴赌气似的哼哼了两声,慢慢俯下身,一边啃着路边苦涩的草根,一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像在说:终于肯停了?真拿驴不当驴啊,怎么不累死爷们算了?

    李清盘膝坐下,拿起腰间玉剑,轻声道:“两天一夜,六百里路,却回到了原地。我知道‘山路’难走,可也不能这么玩人的吧?”

    无人应答。

    但李清知道,有人,或者说山里人,在‘看着’自己。

    玉剑倒是开始轻轻颤抖,李清拍了它一下,示意安静,自己则闭眼养神。

    李清闭上双眼的瞬间,一道虚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毛驴似有所觉,茫然的转了转脑袋,发现周遭还是那副荒凉景象不曾有变,便继续低头啃草。

    玉剑颤动更甚。

    李清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却跟自家毛驴一样,什么也没发现,

    虚影捏着下巴缓缓开口:“见鬼了真是,这子什么来头?到底发没发现老夫?”

    声若洪钟,却无人听闻。

    虚影在沉思之际,李清也悄然捏紧了玉剑。

    气氛莫名的诡异。

    一息。两息。

    突然,一人一影同时出手。

    玉剑对掌,两两相接处发出金铁交鸣,李清被震飞数十丈远,长发披散狼狈异常。

    反应最快的是驴子,在两人出手的瞬间就已经猛地窜飞老远,丝毫不管主人的安危。

    虚影渐渐实化,看模样像是个中年人,却佝着背拄着拐,三角脸眼睛,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

    “嘿,贼子,刚才那一剑杀心这么重,是想杀了老夫?也幸亏是老夫在这,换个家伙来,今天指不定就被你阴了。你说你年纪轻轻怎么就这么狠毒呢?”

    李清吐出一口血沫,收起玉剑笑呵呵道:“彼此彼此,老前辈,你心中不起意,我能出剑?”

    那人破口大骂道:“呸,真不要脸,我那一掌是试你到底有没有发现老夫。你那一剑,是奔着杀人来的,能一样?”

    “耗子碰上猫,兔子碰上虎,哪还敢藏着掖着?还望前辈海涵。”

    中年人一愣,眯起那双眼睛连连点头:“你子下手不含糊,嘴巴倒也真甜。不过这可不算完,有事儿问你。”

    李清微微低头,谦恭道:“知无不言。”

    “这玉剑,卖么?”

    李清没有作声。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终归还是逃不掉么?

    他心中默默叹息。

    中年人见李清神色颓败的模样,心中了然,不满道:“老夫又没说要明抢你的,怕什么。也罢,看在这柄玉剑的份上,点拨你几句。”

    他转向李清腰间玉剑,努嘴道:“这柄剑,有大机缘,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到你手里的,但它原本的主人我认识,叫李敢当,这一代的寻剑者,剑术造诣之高,嗯说了你也不懂,这么跟你说吧,他是这方天地里,最有希望飞升的几人之一。”

    “飞升?”

    “嗯,天外天。”

    李清下意识抬头,却又很快收回视线。

    中年人继续道:“所以明白了么?”

    李清反问道:“一剑换一剑?”

    中年人有些讶异,随即赞赏道:“是这个意思。”

    玉剑,换李敢当一剑,当然是桩好买卖。

    他接着道:“剑山首徒的位置,换你这柄玉剑,如何?”

    李清摇摇头,轻声道:“前辈,您把这玉剑说得越了不起,我就越不敢跟你做买卖啊。”

    中年人满脸无所谓道:“怕李敢当?我不知你与他之间有何因果机缘牵扯,但入了剑山,哪怕天塌下来都有人帮你去抗。区区一个李敢当罢了。”

    李清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笑问道:“前辈,真的?”

    中年人正要接话,却被突然传来地另一个声音打断。

    “死瘸子,真的?”

    声至即人至。

    一个样貌平凡的老头不知何时已然立定场间,隔开了李清与中年人。

    背朝李清,似大山。

    面朝瘸子,似利剑。

    玉剑已自行从李清腰间飞出,在来人身前不停旋转,很是开心。

    中年人望向老头的瞬间,脸上风云变幻,最终挤出一张难看的笑脸,献媚道:“前辈,哪里的话,我这不就是在辈跟前吹吹牛么,您大人有大谅,别跟咱一般见识。”

    老头冷哼一声,轻轻眯眼道:“想拿我家七,换我出剑一次,瘸子,你倒是打的好算盘。”

    中年人嘿嘿一笑,摆手道:“哪里的话,我要知道这子跟您渊源这么深,能让您亲自现身,又哪里敢打这柄玉剑的主意。这样这样,玉剑我是不想了,剑山首徒的位置,还是留给他,行吧?不过得需要您亲自去山上给那位打个招呼,我现在虽说大也是个峰主,可说话不顶用啊。”

    李清无奈一笑,心想先前的许诺原来都是闭着眼瞎吹得。随即他将目光转向说书老头,满脸复杂。

    现身是一,传剑是二,如今是三。

    我真成香饽饽了?

    老头儿不曾得知李清心中的想法,只是开口对着中年人道:“这子姓李,叫李清,明白了么?”

    李清满脸愕然,心说还能这么攀关系的?

    中年人同样满脸震惊,喃喃道:“李敢当李清”

    老头说罢,转身单手拎起李清,扶摇直上。

    罡风呼啸,电闪雷鸣,期间李清数次想睁开眼,却有心无力。

    待到气息平缓时,身周已是星河灿烂。

    老头率先开口:“有何感受。”

    李清站在一柄巨剑上,望着前头说书老头的背影,轻声吐出四个字:“惶惶不安。”

    老头摆摆手,淡淡道:“这次是我想得太少,没想到在进山之际能碰上那个死不要脸的瘸子,想把七讹去,否则我也不必现身。”

    李清默不作声。

    老头笑道:“慧极伤身呐,怪不得你身子骨那么差,成天想那些有得没得,累不累?天上掉下来的机缘,接着便是。”

    李清罕见坦诚道:“我不知道自己的价值何在,所以不敢接。”

    老头语气玩味道:“当局者迷?你能‘看见’我,‘看见’我徒弟,‘看见’死瘸子。你天生剑胚,能让七主动认主。你看山野异志能学会画符。这些,够了么?”

    李清想了想,自嘲道:“我知道,说到底只是因为被人揭穿了所有外衣,所以才会心里没底啊。”

    老头不满道:“这也就是我最不喜欢你的一点,想得太多,否则就是我亲自出山收你做徒弟了。”

    李清好似想开了,笑容真挚道:“老前辈,现在再打马虎眼就没意思了吧?您都帮了我这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干脆把来龙去脉说个清楚,好让李清心中有底。”

    老头沉吟片刻,说道:“我寻到你,看似偶然,实则必然,按照你的话来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甭管那抹光亮有多微弱,但只要亮了,就逃不过我的法眼,所以我找到了你。至于我所求,等你在剑山登顶之后,才有资格知道。我不收你为徒,确实不止那么点缘由,更多的是,剑山相较于我,更适合你。”

    老头不再出声,李清接着道:“懂了。”

    说到底,潜在投资,各取所需而已。

    李清极冷漠的将事情盖棺定论。

    随即,他露出个大大的笑脸,说道:“那现在是直接入剑山,还是先走个过场?”

    老头笑骂道:“你子,变脸可真快。不过至于怎么进山,随便你。”

    李清毫无犹豫道:“我想自己走走看看。”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