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章:剑山

    坠落深渊地李清身体失去知觉,却没有失去意识,默默在心中记着时。

    几十息后,黑暗尽头显出光亮,直至填满视野,失重感也渐渐消失,白芒刺眼间李清下意识闭上双目,再睁开时,已经脚踩陆地。

    李清盯着地面,心想自由落体的感觉可真不好,随即抬头四顾。

    柳暗花明又一村。

    放眼望去,一片青郁。

    李清左右打量几眼,将手心贴在身旁高耸树干上,沉默许久,吐出两字。

    “真实。”

    他又轻触地面。

    仍是真实。

    盘膝坐下,李清随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圆,中间写了个‘人’字,陷入沉思。

    既为真实,此处便是剑山。

    那先前幻境是某种阵法?为了隔绝了人间事?

    至少现在这是最合理的答案。

    那假若我不是生来知真假、实虚的李清,也必然不会遇上这些机缘,只凭自己进山?恐怕无望。

    呐,果然还是个不公的世道啊。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先走走看。退一万步说,还有那位老神仙在我身后。

    无论本心如何想,但既然搭上了这根线,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该用还得用。

    琢磨通透的李清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想起先前那两位的话,望向天空云海笑着自语道:“这次总算没骗我。”

    “咔嚓。”

    树枝被压断的声音,很轻,很,但李清还是听到了。

    他皱起眉头,脚下发力猛地窜上身旁古树,背部紧紧贴在树干上,仿佛要融为一体。

    这一站,就是一个时辰,期间不曾有半分动弹。

    除了早先传来的那声异响,这一个时辰内再无任何动静,但李清知道,某个活物,离自己却是越来越近了。他心扭动脖子,四下望去,却什么都没发现。

    忽然,起风了。

    伴随风吹枝叶的哗啦声响,李清心中的那种不安感越来越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也随之传来。

    空气中骤然充满了这种让人恶心的气味。

    李清觉得自己是被某种猛兽当成了猎物,因为那种野兽独有的血腥气,对于在山下村里生活了十六年的他来说太熟悉了。

    如果是在村里的那座山上,无论是什么野兽,李清都有自信一拳将它的头颅锤成西瓜,何必谨慎心到这种地步。

    可此山非彼山,他不敢在这里冒险。

    令人作呕的气味离得越来越近,仿佛就在脚下。

    恰巧,有风自下往上起。

    李清以为是那头畜生来了,心想不得不出手了,便看也不看,直接握拳俯冲下去。

    电光火石间,那只看着纤弱的拳头已经狠狠砸在地面上,可除了带起寸寸龟裂的泥土,其他什么也没砸到。

    一道庞大的黑影也于此刻笼罩住了瘦弱的李清。

    李清紧咬牙关,羞恼于自己的大意,随即下身猛然发力头也不回地向前蹬走。

    瞬息间,前移数米。

    “嘭。”

    那道黑影也压了下来,不过与它的猎物相同,扑了个空。

    看似相安无事,可李清知道是自己先输一局,因为他的背后已鲜血淋漓,火辣辣的痛感正传遍全身。

    黑影也露出真容,是只花豹,可体态之庞大远胜凡间。

    它此刻正舔食着爪间,那里有从李清背后带下来的血肉。

    李清转过身望着这个大家伙,眉头深锁。

    丛林是这类畜生的主场,肉眼无法发觉能理解,可为何没有感知到具体位置?那阵风也有古怪,剑山这么邪门?畜生都会法术?

    李清不信邪的再次合目感知,却仍只得其形,不知其位。

    极通人性的花豹见猎物闭上眼,张开利爪本能地猛扑过去。

    生死之间,李清隐约察觉到方位,堪堪闪过。

    一次袭击,二者之间仅仅调换了位置。

    李清睁开眼,轻声道:“这头畜生生于山中、长于山中,便是一体,此为真实。所以说真实不虚的东西,我很难分辨出来么。”

    花豹来回踱步,绕着圈,锐利的眼神始终放在看似弱的李清身上。

    它在权衡,以野兽本能权衡。因为先前的两次擦肩而过,让它明白李清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容易下口。

    最终,饥饿战胜了谨慎。

    它张口血口猛然厮吼,狂风起,形成一个漩涡,直奔猎物面庞,同时自己也扑了过去。

    李清叹了口气,心想怎么这么麻烦呢,再次闪身避开。

    无论是眼前这头畜生的突袭,还是身前的狂风,看似很快,可相较于空间、时间来说,还是太慢了。

    辗转腾挪间,李清轻松避开,可背部的伤口却再次大量渗血。

    十几息后。

    感觉到因失血过多带来的轻微晕眩,他满脸无奈,心想要不是自己先前大意吃了一爪子,何至于现在这么狼狈。

    没时间再纠缠了。

    躲闪许久的李清,在念头闪过的瞬间,罕见地主动出击,一脚踹在花豹的额头上,并借力腾空跃起。

    半空中,李清手里多了一根树枝,倒持。

    早先李敢当赠与的玉剑中,有剑意长存,更有剑术。

    其中一剑,名为‘走江。’

    起手式,倒持!

    一时间,密林中剑意森然。

    那头畜生见状,转身便跑,没有半分留恋,几个呼吸间就再不见踪迹。

    李清飘然落下,剑意缓慢散去。

    可手中‘剑’,并未放下。

    他转望向南方。

    离此处十里外的某座湖边,有数个年轻人正围绕在一面铜镜旁。

    镜中,正是李清!

    一群年轻人中,某位身穿华服的女子隐约有众星拱月之势,她身后不远处有一人开口道:“这子有毛病?非得把自己逼到要死的境地才出招?关键还放过了那头畜生?”

    女子望着镜中的李清,意味深长道:“仅凭剑意,可伤不了人。”

    有人接话不可置信道:“无剑气?怎么可能?”

    女子说道:“总之,把这家伙带回来。”

    话音落下,众人愣神不知其意的时候,镜中的李清却突然倒下,生死不知。

    十里外密林中,李清在失去意识的瞬间轻声呢喃道:“老前辈,你的剑意是把我坑惨了。”

    何为洞天福地?

    天地灵气具象雾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为福地。

    剑山九峰十阁,皆是如此。

    ‘万一峰’上,端木彻已经回到自己的洞府,盘膝入定,呼吸间雾气如长龙,翻滚游走,最终被他吸入体内。

    “怎么样?吃瘪了吧?”

    苍老的嗓音回荡在洞府中,来的很突兀,闻其声不见人。

    端木彻却毫无吃惊,连眼皮子都懒得耷拉开,随口回道:“师傅,您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根本就是您下了套诱惑我去的。您老实说,是不是早就知道李敢当会出现,才故意让我去触霉头?”

    “诶,哪得话。前几日天降异象,咱们爷俩可都算准了今日会有大机缘。我这一把老骨头本打算自己去,可你非得跟见了肉的饿狼一样,抢着去,能怪谁?”

    端木彻睁开眼,咧嘴一笑道:“嘿,师傅,我也不跟您老扯这些有得没得,反正我是长见识了,姜还是老的辣。不过话说回来,我仍然不相信那子,就是所谓的机缘。不像,感觉不对。”

    “只有傻子才会执迷于真假对错,命运星河中繁星众多,相互推列组合,有数不清的可能,我们只需要在未来的无数种可能里,把握住其中大概率的几条线。”

    端木彻没好气道:“可不得好好把握么,李敢当都恨不得拿剑架在我脖子上了,我能敢亏待那子?”

    “无需,不死即可。”

    端木彻服了,蔫不拉几道:“您二位真不愧是一个书院出来的好同窗,说得话都跟串通好了似的。唉,只可怜我端木彻识人不淑啊,认了个修心的师傅,我当年要是踏入武道,现在指不定也是半步破虚了,非得跟李敢当分出个子丑寅卯来。”

    那道苍老嗓音略带嘲讽道:“半步破虚?李敢当这些年亲手斩杀的还少?所以呐,没事少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看好眼下是正道。”

    老人意味深长似有所指。

    端木彻只当是在说李清。

    他玩味一笑,没有再搭话。

    东阳王朝的大公主,李清,老夫这次待你可不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