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七章:俗气的东阳公主

    剑气源于体魄气机,杀人于无形中。

    剑意源于精神臆气,以剑抒发撼人心魄。

    李敢当剑气长存可走江倒海,剑意更是雄浑异常,李清仓促之下根本无法驾驭,直接被那股剑意冲昏了意识。

    当他神识恢复清明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处在另一片地方。

    靠湖边,有数个年轻人身穿素雅,或站或蹲,唯独有个女子,一袭明黄长袍,斜躺宽阔紫椅上单手托腮显得格外扎眼。

    五十丈开外有百余人,背对湖边众人,皆身着漆黑重甲,散发凌冽寒芒,手持丈长大戟,腰佩制式长刀。

    他们整齐划一,站位有序,正好形成一个大圆将这些年轻人紧紧包围住。

    李清躺在靠角落的位置,大致观察完周边情况后,决定闭上眼,趁没人发现之际再睡一会,可那袭明黄长袍的主人,已经将视线扫了过来。

    四目相对。

    李清只觉得那双眼睛很明亮,很好看,于是多看了一会。

    时间流逝。

    那人被李清看得不禁有些羞恼,心想剑意如此纯粹之人,竟还是个登徒子?

    她轻咳一声,淡淡道:“在救命恩人跟前,还装模作样?”

    李清晕倒前,曾持‘剑’望南方。

    南方即此地。

    女子嗓音略带沙哑,很有磁性。

    听起来很舒服。

    这是李清的感觉。

    其余七八位年轻人,闻言则纷纷将视线转到仍在地上躺着的李清身上。

    李清心想着,女人可真麻烦。

    他轻吸一口气,缓慢起身,茫然的环顾四周,最终将视线定格在那个拆穿自己的女人身上,沉默许久才语气迷茫道:“这是哪?”

    身穿黄袍、极不合礼制的明眸女子,实在懒得搭理这个装糊涂的登徒子,没有出声。

    倒是有个看着比李清还的少年,迈着欢快的步伐走近,脆生道:“剑山呗,你跟那头大豹子打架打完后,就晕倒了,大公主派人把你驼了回来。呐,然后就到这了啊。”

    李清先拱手连声道谢,接着问道:“话说回来,剑山是何地?就是眼下这片青山?”

    被称作大公主的女子心中冷笑,其余人则眉头轻皱,似乎在判断此话真假。

    唯独那少年,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李清沉吟片刻,转头望向湖泊,赞叹道:“好美的地方,我误入此山也有几天了,怎么都找不到回村的路,更别提发现这等福地,转来转去都在林子里。”

    少年骄傲的昂起头,自豪道:“当然了,大公主有面铜镜,可以看到”

    “够了。王爷。”

    一道深沉嗓音打断了少年的话,李清顺着声音望去,对上一道锐利的眼神。

    李清仿佛没看见对方眼神中充斥的敌意,只是含笑颌首。

    心里想的却是,怎么男人也这么难缠。

    那人大步走来,少年似乎有些怕他,偷偷溜远了。

    大公主笑容玩味。

    那人身材高大,腰间佩短刀,走近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李清,眉头深锁道:“不知剑山何地?误入?”

    李清点头。

    “那道剑意怎么回事?”

    李清昂起头,理直气壮道:“我学过剑啊,村里打铁老头教的。”

    神态自若语气淡然。

    那人嗤笑一声,转望向紫椅上的人,说道:“大公主,借镜一用。”

    女子轻笑道:“陈将军,他也配用问心镜?”

    那人摇头:“事关入山,无事。”

    她不再作声,随手甩过来一面铜镜。

    李清眯起眼,死死盯着那面铜镜。

    铜镜入手,陈姓将军直接对准李清,说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李清笑容满面道:“我从村里来,想到山里去。”

    山里。

    铜镜没有发生异象。

    那人轻推腰间刀鞘,杀心毕露。

    刀出寸余。

    少年本能捂住双眼,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

    李清仍是满脸微笑。

    大公主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哪座山。”

    李清一愣,望向那边,心想这女人转性了?

    他接道:“村头那座山啊,去踏青。”

    铜镜仍无异象。

    大公主闻言,眉头深锁又转瞬舒开,心中起波澜。

    陈姓将军深深望了眼李清,最终收刀入鞘,寒声道:“既是闲杂人,便速速离去,朝西走去,不分昼夜便可离开此地。”

    李清心中大定,正要点头,那袭明黄长袍却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身边。

    她开口问道:“子,哪里人。”

    李清有种不好的预感,轻声回道:“东阳王朝。”

    “嗯既是东阳,又有缘入山,那便一起吧。”

    大公主一语定音,眼神示意想要开口阻止的陈姓将军闭嘴,随即笑意盈盈的望向李清,说道:“可否?”

    离近些,李清才彻底看清这张脸,英气四溢,笑容温醇,微微弯下的双眸水润明亮。

    望着这张笑脸好久,他才答应道:“好。”

    大公主笑得更开心,说道:“不想回村了?”

    李清傻傻挠头,貌似憨厚道:“不想。因为你很漂亮,所以想跟着你走。”

    陈姓将军脸上再次布满杀机。

    其余六七人,包括王爷在内,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口出狂言?敢调戏大公主?

    他们头些年也见过,可惜都被打死了。

    不过大公主并没有向众人想象的那样一巴掌拍死这个登徒子,反而仍挂着淡淡的笑容,意味深长道:“骗人可不好哦。”

    口气婉约轻柔。

    说着,在李清头上轻轻拍了几下,像是在教育子侄辈。

    李清没有作答。

    陈姓将军面色如常,转身离去。

    没人发现的是,他藏在袖中的骨节已轻微隆起。

    其余几人,仍是一脸看戏的神情,这次,是看一出三角戏。

    大公主,现如今那位皇帝的幼妹,剑山曾有阁主出游人间,誉她为七窍玲珑心,天人之姿。

    就这么位神仙人物,别说与李清这种草民生人有肢体接触,便是这等和声细语、笑意盎然的场景,都没发生过。

    而陈知落,东阳自建朝以来,最为年少的大将军,手持虎符统兵十万,镇守边关重地。其家族在王朝境内同样根深蒂固,把持朝政近百年。

    这么对名扬天下的青年才俊,在外人看来那是天作之合。

    反正这位陈将军曾酒后吐真言透露过一番心意,结果弄得朝野皆知。

    可现在?大公主对于李清的态度?还是当着姓陈的面?

    众人心中无论如何是不会肯定的,却也不会否认。

    世间男女事,说不清,探不准。

    众人只知道,这下有好戏看喽。

    李清懒得想这些事,但也隐约嗅到了点这方面的危险,源自陈知落的敌意。

    他只觉得,女人真的麻烦。

    不过抛开权势的外衣,男人与女人之间,其实很简单。

    或者说人与人之间,很简单。

    情,欲。

    真俗气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