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八章:难缠的公主

    队伍中新添一人,陈知落都默许了,其余人更不会提出异议。

    这件事情就此被大公主盖棺定论。

    李清望着转身离去的佳人背影,心想这份独断劲,倒也配得上那袭黄袍。

    大公主回到紫椅落座,闭目养神,其余人也不再作声,李清乐得清静,没有再问该去哪,什么时候该走之类的废话。

    既来之,则安之。

    入夜,行军帐搭起,各自安睡。

    李清仿佛被遗漏般,依旧孤零零的坐在湖畔。

    月朗星稀,他低头算着时辰。

    四更天了啊。

    李清默默感慨,心想这女人跟谁学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摇摇脑袋,不再去想这些没意义的事情,缓缓直起身,轻步走向大公主的帐篷。

    白天,大公主拍了某人脑袋几下。

    某人数了,四下。

    李清渐渐走近,正要拉开帐篷进去,略带沙哑的熟悉嗓音已经传了出来。

    “真想被姓陈的一刀砍死?”

    李清面无表情的望了眼陈知落所在的那顶纯黑军帐,点破谜题道:“镜中世界,谁能发觉。”

    帐篷里头,沉寂许久。

    李清静静等待。

    时间流逝。

    “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李清貌似很憨厚地询问,心中早已不耐。

    明明是你自己决定下饵的,现在我上钩了,又要藏着掖着?

    大公主终归还是自己走了出来,显然不想真让某人进去。

    这倒让李清有些失望。

    她出来后,也不说话,只是紧锁眉头死死盯着李清的面庞,最终落下一声叹息。

    “唉,原来你就是你。”

    李清莞尔一笑,直言道:“要不然?以为我是山中人?是份机缘?故意落在你面前的?”

    被戳破那份侥幸心思,大公主也不恼,只是轻声道:“剑山不同凡间,一切皆有可能。我只好奇一点,既然你不是山里高人,如何能避过问心镜的?”

    她仍然不相信李清白天说的话是真的。

    李清反问道:“问心镜看破真假虚实的问心?”

    怪不得白天看到这面古怪镜子的时候,心里会冒出一股熟悉感。

    “对,问心。”

    李清爽快道:“白天的事很简单,因为我说得都是实话。”

    问心镜,问本心。

    不过若碰上个能自己欺骗自己的人,又能有什么用处?

    我自己都信了,你不信?

    大公主望着李清那张古井不波的清秀面庞,拆穿道:“你说瞎话的本领比你的剑意强多了。”

    李清笑道:“你家镜子告诉你的?”

    大公主指着自己左胸,轻声道:“七窍玲珑心,或者说,女人的直觉告诉我的。”

    见了鬼的直觉!

    李清无奈一笑,说道:“这样的对话就没必要进行了,双方没有一丝基本的信任,鸡同鸭讲。”

    女子一愣。

    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口?

    你说瞎话我还不能拆穿了?

    她凌厉反击道:“是谁先闭着眼睛瞎扯的?是谁乱泄剑意力竭昏倒的?又是谁派人救得你?你还有脸说我?还有”

    一连串的反问,李清只注意到了两个字。

    他突然出声打断道:“开门见山,我问你答,各取所需。”

    口气生硬,甚至略带命令语气,这让大公主很诧异。

    敢这么跟我说话?

    于是直接拒绝道:“你既不是山中人,凭什么跟我讲条件?”

    李清直截了当道:“就凭我能给你当挡箭牌,缠住白天那个陈将军。”

    跟女人撒泼扯皮,他不擅长,但做交易,很简单。

    我先开出价码,剩下的,你自己去衡量。

    大公主眉头轻蹙,似在犹豫。

    “话说到这份上,再遮掩毫无意义。不是这个目的,你为何会留下我?”

    “好。”

    眼前这少年的表现,大公主有些看不透,很好奇,却不惊讶。

    能使出那种纯粹剑意、能骗过问心镜的人,本就不该简单。

    李清盘膝而坐,随手在地上勾勒出几笔,像是树干。沉思片刻,又在稍远处,画了几条波浪,像是水面。

    两次下笔,相距正好十寸。

    李清的演算过程并未藏着掖着,事实上他是有意画的更加明确。

    他指着问道:“我在林中施展剑意,能传到十里外的湖上?”

    十寸即十里。

    大公主心中讶异,脸上却不屑回道:“想哪去了?问心镜,不仅能问心,有时更像寻龙尺一样,能敏锐发觉周边天地的灵气异常。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你的演算方法,这么精准?也是打铁老头教的?”

    李清没理会话中的嘲讽,头也不抬道:“天生就会。按照你的说法,这面镜子可以将周天变故准确的呈现出来?”

    “是。”

    “嗯剑山大阵十年开启一次,自等有缘人,你们进山多久了?看你这黄袍加身的架势,皇族?”

    大公主淡淡道:“你问得有些过多了。”

    李清眯起眼,半响没说话。

    这女人,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当挡箭牌,问几个问题都不行?

    “唉,换个问法,既然你们是皇族,那么肯定知道内幕,告诉我些捷径。”

    李清直接将他们划入君主阶级。

    大公主笑了,玩味道:“你不是知道了么。”

    李清皱眉,回忆起先前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

    最终,还是离不开剑。

    “某一方面极其特殊,或者说强大,强大到可以吸引山里人的主意。这就是捷径?此为剑山,便是剑意?”

    大公主望着很快便回过神的李清,说道:“错了一个字,是剑术。剑意、剑气,合在一块才是剑术。反正你是没希望的,体魄差得不行,徒有其表。不好好凝练一番体魄,根本无法挥出剑气。剑意倒算精纯,但我总觉得那不是你自己的。”

    “还是直觉?”

    李清对这位的打击丝毫不放在心上,本就是假话居多。

    他只是对于最后那句话有些好奇。

    又被这女人猜着了?

    大公主应声颌首。

    见了鬼了。

    李清极罕见的有些畏缩,悄悄挪开了几步。

    这女人比自己还邪门。

    大公主莞尔一笑,故意又走近几步,看似好心道:“剑山主剑,宗旨在于杀伐。杀人够多,杀畜生够多,也可以吸引那些大人物的注意。实力越强,杀了便越有可能入他们法眼。”

    比如,陈知落。

    那三个字大公主没有说出口,可眼底深处,却杀机隐露。

    李清瞥了眼这狠毒女人,轻声道:“我虽然是从村落里走出来的,没见过大世面,可也知道路遇不平事,胸有不平气,怒而拔剑斩之,才是杀伐,或者叫以杀止杀。因一时好恶喜怒,或一己私欲,便要取人性命,真不怕因果报应到自己头上?”

    大公主嗤之以鼻。

    因果报应这四个字,本就是人定的,何惧之有?

    至于李清的委婉拒绝,她也不曾放在心上。

    那句话本就是随意落子,至于鱼儿上不上钩,无伤大雅。

    李清不想再讨论这种事,转折道:“剑山吸纳有缘人,那百余黑甲侍卫也算?他们都听你的号令?”

    “你先前便说了,我是皇族。皇族进山,总归有些特权。至于听谁的,我皇兄让他们听陈将军的,护我周全,懂了么”

    陈将军。

    说来说去,还是绕不过这三个字。

    李清有些头疼。

    他无奈道:“我答应做块挡箭牌,已经是下了巨大决心了,能别再提这人了么?挑明跟你说,咱两加一块也杀不掉他。别跟我扯什么底牌,当局者迷,你的那啥玲珑心或是直觉,在这不好用。”

    杀不掉?

    大公主置若罔闻,淡淡道:“那你也别再跟我提什么进山捷径,你是真把我当傻子?”

    李清摇摇头,服气道:“行,这次算我栽了。今晚的谈话,等天一亮,咱们就当谁都没说过。当然,挡箭牌的事还作数。”

    说完抬脚便走,他属实不想再跟这女人打交道。

    大公主同时转身,进入军帐前,丢下一句话。

    “别想着偷偷溜走,会死。你是聪明人,别拿命做赌注。”

    李清心想,从我离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把命押上桌了。

    心里这么想,腿上却极老实的迈步到湖边继续蹲着。

    李清蹲在地上,将今日所见所闻,一一罗列出来,看了良久,最终还是化为一声叹息。

    那女人太过灵犀,根本无法诱骗,半点有用的信息都没套出来,本还打算借此推演出真正的进山捷径,然后再偷偷溜走。可现在倒好,反而自缚于此。

    要不然真如那女人所说,杀?

    或者不管不顾地跑?

    灵机一动,李清再次推演。

    片刻后,空余叹息。

    万般想法念头,在绝对的武力跟前,尤其是对自己心怀敌意的武力面前,都是屁。

    他惆怅地瞥了眼那顶黑色军帐,心想傻子啊,你家公主殿下都恨不得杀了你,还那么忠心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