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九章:剑山的师姐

    一花一世界。

    镜中天地相较现实,空间不同,时间相同。

    李清四更天去找的那位公主殿下,一番鸡同鸭讲,自己又沉思许久,天已渐渐转亮。

    他伸手捧起清澈湖水,感受着手中的冰凉,心知已回到真实天地,手腕略微用力,将湖水泼在脸上,尘埃尽去。

    同时,洗尽心中阴霾。

    李清站起身,环顾四周,最终将视线停留在那顶纯黑军帐上,露出莫名笑意。

    这样也挺有意思不是么?

    一件事情,假若想不通结果,想不到对策,那便不要再庸人自扰,这是他的习惯。

    且向前看。

    前方有旭日初升。

    柔和白光透过斑驳枝影洒落人间。

    五十丈外的百余黑甲,每三人相靠入睡,此刻也都随之起身。

    动静之间,那些身份尊贵的年轻人,纷纷醒来,撤去军帐相互请安。

    李清仍是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无人搭理。

    昨日那位王爷,倒是多往湖边看了几眼,欲言,又止,因为他的余光,扫到了身材高大的陈知落。

    大公主理所当然的最后一个从军帐中出来,包括陈知落在内的几人见状,上前请安。

    她笑容清淡微微颌首,随即莲步轻移,走向湖畔。

    李清眼睁睁看她走来,有苦说不出。

    这么急着要把我推出去?你皇兄养的那只大狼狗能忍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刻?

    佳人已走近,立于身侧。

    李清自知逃不过这一劫,略微抬头望向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大公主,憨厚一笑,说道:“仙女姐姐,早。”

    仙女姐姐。

    刹那间,梨涡绽放,笑靥如花。

    众人有些看呆。

    陈知落轻皱浓眉,默不作声。

    没人知道,大公主根本不是因为这称谓发笑,反倒心底觉得有些腻歪渗人。

    她只是觉得,被自己拿捏住得李清,这幅言不由衷的模样,有些可爱。

    你装纯良,我做女王。

    多好。

    她笑着道:“这个称谓可不好。”

    语气婉约嗓音轻柔。

    紧接抬手,李清以为还跟昨日一样要拍自己脑袋,心想没完了?

    温热的掌心确实落下,落在那头黑发上。

    没有拍打,只是轻轻揉了揉,随即转身飞掠过湖泊,走向水源地,洗漱去了。

    除了陈知落与王爷,其余几人面色复杂。

    如果说昨天的苗头让众人无法做到心中有底,不敢妄下结论,那么今天大公主与李清看似随意的对话,便无异于挑开天窗了。

    大公主,陈知落,现在加上个李清。

    这浑水,终究还得蹚蹚。

    众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脸上毫无异样,只有王爷,还是那副欢快模样,快步走近跟李清打招呼。

    既然自家大公主开了头,他也不再惧怕,

    王爷没那么多心思,只是单纯觉得,有个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家伙在队伍中,会很好。

    其他人见状,也笑呵呵的走来,热络地同李清打着招呼,仿佛先前的无视从未存在。

    他们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个陪公主殿下读书的命,或者再加一个陈知落?若侥幸入了某个大人物的眼,顺带进了剑山,那是最好。若不能,以后下山还得指着大公主的那位皇兄不是?

    这些人中,只有陈知落没有靠近,反倒后退不少,整个人彻底隐藏在密林虚影中,冷眼旁观,让人看不清猜不透。

    他远远望着在那几位公子哥中应付自如的李清,心中嗤鼻。

    大公主,找这么个货色就想绝了我陈知落的心念?也太瞧得起他了!

    李清当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至少目前显露出来的那一手‘走江’起手式,剑意之磅礴精纯就很有大家风范,可这在少年便戎马沙场的陈知落看来,远远不够!

    他有左手刀,曾破甲千余。

    真想杀李清,探囊取物。

    剑山九峰十阁,‘天一峰’最为崎岖高耸,堪比承天山,此间唯一一位女峰主,就于这里修行证道。

    天一峰云雾笼罩,有剑气隔绝,峰主即任多年也不曾收徒,常年一人孤隐于此,不说外界,便是在剑山内部,这座主峰都显得异常神秘。

    所以也就没几个人清楚,什么狗屁倒灶峰主,一个烂酒鬼罢了。

    山内,翠竹林中,有案椅菜,有酒香四溢,有一人独饮。

    那人面色通红,看面相仅而立之年,乌黑及腰长发被梳理的一丝不苟,头戴玉冠横插玉簪。

    她歪坐长凳上单手持杯,仰头正要一饮而尽,身后却剑气满林间,惊走飞鸟无数。

    鸟走,人来。

    青年之相,面如刀削棱角分明,剑眉星目气态脱俗,丰姿卓绝。

    她望着眼前突兀出现的这人,刚要张口,却先打了个酒嗝。酒意被略微冲散,同时被冲散的还有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

    我想说啥来着?

    算了,不想了。

    她歪着头,沉默地盯着那人。

    那人也看着她。

    两两无言。

    气氛莫名的诡异。

    半响后,她突然举起案桌上的酒坛,爽朗一笑,豪气冲天道:“师弟,干了这坛?”

    那人一捂脑门,无奈道:“天一师姐!你酝酿半天就这事?”

    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要不然?喝酒不。”

    师弟拒绝道:“不喝。”

    他回的果断,这位天一师姐更果断,起身就是一记大摆拳,将他从天一峰,生生砸了出去

    望着远飞的黑点,她晃了晃手腕,嘴里念念有词道:“不喝酒来作甚?”

    在空中自由落体、身体失去控制的师弟满脸悲愤。

    又特么耍酒疯?有完没完?

    当他再回来时,望着眼前这个自己铁定打不过的疯师姐,很识趣地挤出个笑脸细声细气道:“真有事。”

    只是这次,刻意与某个酒鬼拉开了距离。

    师姐侧头瞄了眼,轻吐一字。

    “放。”

    师弟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腰间的长剑了。

    正巧,那边也在捏拳头,劈啪作响。

    他觉得剑鞘停止颤动了,于是迅速说道:“今年剑山开门,有群家伙过界了,东阳那边的人,其中一个姑娘还是当年被三师叔看中的,我不好出手,毕竟这次的主事人是师姐你。哦对了,还有那个被端木师兄跟李敢当同时看重的家伙,也被拉进队伍了。”

    提到剑山开门,那位疯癫师姐的迷离眼神总算恢复几分清明。

    她淡淡道:“说说具体什么情况。”

    “有些散修,被东阳的家伙们强行驱逐了,没死人,但伤了不少。几波兽群,则杀了个通透。要真他们自己的本事倒也不多说了,全是那些狗腿子拿命在填。”

    说到这,师弟下意识蹙眉,不满道:“剑山每隔十年开山门,最近百年仅有十二人入山,今年倒好,好不容易出了几个好苗子,还都被赶跑了。”

    以名号作峰号的天一,闻言无所谓道:“天底下的好苗子多了,剑山能全收么?有脑子,有脑子才最重要好吧。他们自知不是对手,不懂忍一时风平浪静?打不过,呵,跑不过?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被赶跑也是理所应当。至于那群家伙嘛,嗯让那条蛇去,给他们点教训。”

    让狗腿子代打这种事,她最讨厌了。

    师弟轻轻点头,接着道:“用不用把那子抽出来?”

    天一摇摇头:“让他们在一块混呗,人多才热闹。那家伙什么路子。”

    “现在有问心镜隔绝,无法探知。以之前来看,感知敏锐精通演算,并学了李敢当半剑,”

    “嗯?”

    “只有剑意,神似,很鸡肋。”

    “别人不知你不知?剑意不能杀人?”

    “能。他不能。”

    天一不作理会,扭头顺势端起酒杯,看似随意道:“喝酒不?”

    师弟知道自己该滚蛋了,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