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十章:国守

    大公主梳妆归来,众人聚集一处,李清用余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去,除去外围百余黑甲,加上自己,正好九人。

    他转过身,眺望远方。

    剑山,有九峰。

    这么巧?

    李清没来由得想到了入山之前,那位佝腰拄拐的颓废峰主。他不是个阴谋论者,只是喜欢从细微处着手,去预估将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无论好坏。

    大公主的嗓音打断了他的思虑。

    “陈将军,出发?”

    是询问,而不是命令。

    她虽贵为公主殿下,但说直白些,只是东阳王朝的公主,笼中鸟。这儿,是剑山,与人间隔绝、死了遍地可以埋的剑山。使左手刀的陈将军于此,则如出笼猛虎,更何况百余黑甲还只听他令。

    见微知著,李清有些理解这位黄袍女子为何会在昨晚表露杀心。名义上的大公主,众星拱月,实际上连几时行军都要征求那人的意见,凭心而论,这种事放到自个头上都很难接受。更别提这头猛虎还想吃了她,彻底成为皇亲国戚。

    陈知落瞥了眼外围黑甲,轻轻点头,沉声道:“众将听令!”

    百余人应声低头单膝跪地,整齐划一。

    除却发号施令的这位年轻将军和李清外,其余七人见状,面色都不太好看。

    自进山来,这幅场景他们见过许多次,但仍是不能习惯,反倒越来越不舒服,这位陈将军的草莽气、杀伐气,实在太重,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种事情很难让李清心中起涟漪,任由清风乱山岗,只是对这位年轻将军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在王朝大公主跟前,仍敢如此嚣张跋扈,只能是两种人,一种是不知死活的蠢材,第二种是武夫定江山的国之栋梁,除却皇帝,真正做到了不忤于物。而陈知落,显然不是前者。

    陈知落不知众人心中所念,或者说哪怕隐约察觉到,也不会在乎,他接着道:“即刻起入密林,弃戟抽刀。”

    重戟轰然落地,带起尘土片片,百余长刀随之出鞘,金铁交鸣犹如龙吟,雪亮刀锋散发寒芒。

    “五人一队,分次入林十队探路,其余后退一里,殿后。”

    百余黑甲抱拳领命,陈知落点点头,一人当先,率先进入林中,一队黑甲随即跟上。

    最先那道人影,一闪而逝速度极快,快到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速度即是力量。

    王爷见状略带羡慕道:“入山之后,陈将军境界越发让人看不透了。”

    李清瞥了眼面无表情的大公主,接道:“半死境地的猛虎,才最可怕。”

    似有所指。

    大公主回望过来,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烦躁,开始反思留下李清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姓陈的太过霸道,可这人又太过奸猾狡诈,要他何用?

    她面露微笑走近李清身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轻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若这块石头太过薄脆,只怕还没磨几次,便会碎得稀烂。”

    李清没有理会她言语中的威胁,踮起脚尖在她耳畔轻声道:“剑意,剑气,剑术,我在琢磨,总归会完完整整出一剑,所以你让我留下是对的,虽然这让我很不舒服。”

    如此亲密的动作让大公主双颊起桃花,红晕灿烂,却因为那句话,不好发作。

    男女之间本就这样,天生是男人占优势,在某一方面栽了,总可以在另一面找回场子。

    这一幕落在其余六人眼里,个个是眼观鼻鼻观心,视若无睹,倒是被某个黑甲侍卫,记在了心里。

    李清说完没有再得寸进尺,转身就走,有意无意落在王爷身旁。

    时间流逝,探路十队黑甲依次离开。

    密林中。

    陈知落一马当先,黑甲侍卫中有一名他的贴身随从,紧跟身后,两人健步如飞,与后方渐渐拉开距离。

    那侍卫几个跃迁,赶至主子身后半步旁,轻声道:“将军,您先行离去之后,李清越发放肆,要不要属下找个由头偷摸宰了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陈知落放缓步伐,侧头瞥了眼他,面色冷酷。

    黑甲侍卫如坠冰窖。他自知失言,猛然停住拜伏于地。

    “死士当死,但得死在合适的地方。记住自己的本分。”

    说完不再理会,冷哼一声继续前进,身后侍卫这次不敢再跟过来,拉开很远距离。

    他们头顶,有一双猩红瞳孔,正冷漠地注视着下方。

    日照当头,时间来到正午,探寻超过两个时辰的十队黑甲,再次聚集一处,陈知落双臂环胸站在前头,出声问道:“有无异常。”

    众人无言,沉默片刻,其中一队有人打破沉静,说道:“无生人踪迹,三日前陈将军打伤的那几人,应该是最后一批散修。至于山中畜生”

    那人欲言又止。

    陈知落冷笑一声,自信道:“是不是什么都没发现,觉得反常?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传令下去,让殿下那边出发!你等皆去迎驾。”

    “诺!”

    众人领命离去,陈知落望着他们逐渐消失的背影,脸上的自信神情,慢慢化为凝重,拇指不自觉地摩擦着腰侧刀柄。

    陈知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知道有人,或者说有东西,在盯着自己这群人,但是他无法探寻具体情况。对方的藏匿本领实在太过超然,以致于在某个瞬间都会让他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放在以往,在己方兵力折损严重的情况下,再遇到自己无法掌控的危局,他只会壮士断腕抽身而退。

    为将帅者,可勇,不可莽。

    可如今,唉

    陈知落想起临行前龙椅上那位半真半假的敲打,知道自己已绝无退路,只能心中叹息。

    入山前,当今东阳王朝的那位皇帝陛下,派兵六百,其中半是陈知落征战沙场多年来积累的班底,皆手握实权。外人只当是陛下分外看重这位将军,其一希望他能够成功护送公主进山,喜结善缘,其二希望他那些嫡系进入剑山历练一番后,回朝担任更重要的职位。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若真如此,余下那大半人,又怎么可能会是自己这些年来的隐藏落子?这下倒好,被拔了个干干净净。余下这百人,刨开那位皇帝的密探,能有几人活着出山?

    伴君如伴虎。

    陈知落望着湖畔方向喃喃自语:“大公主,你真以为此次进山是我铁了心要前往么?是你那位皇兄的帝王心术,太过无情啊。”

    东阳王朝都城,夜明宫主殿内,有人身穿黄袍,其上绣满金龙腾云。

    他立于殿外远眺东方,双手负后身材伟岸。

    他身后,有一垂垂老者瘫坐在地,老泪纵横。

    “求陛下,放吾儿一条生路,微臣愿以命相抵,替他去死啊!”

    他极冷漠的一皱眉,嗓音无悲无喜道:“谁说朕要杀知落?朕只是要把他逼到孤家寡人的境地,去做那国之镇守罢了。真到那一天,他不是喜欢九么?许配给他便是!”

    老人先是满脸愕然,随即转为狂喜。

    以头抢地尔,连声谢恩,余音不绝。

    只是那哭哭笑笑的疯模样,怎么看都像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