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十一章:走这一趟,所图何在?

    十队黑甲前来接驾,便证明前方暂时无忧,大公主轻轻颌首,示意连同李清在内的七人可以出发了。

    黑甲侍卫在前开路,八人紧随其后,身后一里处的侍卫,也随之动身前往林中。

    密林中的路,崎岖且窄,很难两人并肩前行,走起来自然会分先后,李清有意站在王爷身前方,并带慢他的行进步伐,一刻钟后,这两人理所应当的落在最后,同时与后面殿后的黑甲侍卫保持着一定距离。

    走在前头被紧紧围住的大公主若有所感,扭头看了眼,没有作声。

    李清打得什么主意,她心知肚明,没有阻止。

    有些事,她不想说,不代表想隐瞒。双方现在既然绑在同一条船上,多少要拿出点诚意。

    距离被越拉越远。

    眼见时机成熟,李清侧过头对着少年漫不经心道:“王爷,你们入山多久了?”

    难走山路对于少年来说如履平地,丝毫不见脸红气喘,语调平缓道:“十天吧。不过这十天可不好过,你是不知道,死了好多人了,当初陛下派兵六百,现在就剩这百余人了,他们都是被山里的畜生给杀掉的。”

    他语调渐渐转为低沉,稚嫩的脸庞上浮出些许不忍。

    死。

    李清对这个字格外敏感,脸色阴晴不定。

    他沉默片刻转移话题道:“王爷,能跟我说说陈知落么?”

    少年孩童心性,不太懂这三人之间的纠葛,实话实说道:“这位陈将军可不是一般人,出身显赫,家族掌控朝政近百年,这么个天之骄子,却在少年时投身军伍,历经厮杀越活越好,青年便手持虎符统率一方,镇守边关,最近才回来觐见皇帝陛下,也就是那几天,决定由陈将军护送公主入山。还有哦,他可受陛下重视了,这次入山的人,有半都是他的亲信,家里大人们都说陛下是为了送这些人入剑山历练,好回朝升官。不过”

    王爷欲言又止。

    李清笑着道:“不过什么,这儿就咱们两人,你该不会是怕姓陈的有顺风耳,听到你说他坏话来找你麻烦吧。”

    拙劣的激将法。

    王爷却很受用,气鼓鼓道:“本王才不怕他呢。”

    瞧瞧,连自称都变了。

    李清笑意温醇。

    “这次进山,不是死了好多人嘛,结果,死的都是陛下派来的,所以大公主对陈将军,就有点不过我倒是觉得,跟陈将军无关,不是因为怕他哦,我说真的。”

    李清望着一脸认真表情的王爷,笑着连声道:“是是是,我明白。”

    说完,他不在多问,一边与王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边在心里重新衡量起利弊。

    剑山,东阳王朝,开山门,王朝大公主,年轻将军陈知落,进山六百甲。

    将这些关键词连在一起,怎么都扯不上血腥,可为何会死那么多人?

    剑山的考验?

    难道真如那女人所说,生死之间见机缘?

    不可能,李敢当与那位峰主在前,一叶知秋,剑山无论如何都不是滥杀之地。何况以那姓陈的本事,区区几头畜生,能奈他何?

    想不通,李清只能借他山之石。

    “王爷,你们之前有遇到过像我这样的,稀里糊涂入了山的人么?”

    王爷直接说道:“当然有啊,不过都被陈将军直接赶跑了,有得不服气,结果被打的半死,还有的竟敢言语调戏大公主,下场更惨。不过咱们也有好几次差点吃亏,抬出东阳王朝的招牌都没用,幸亏有陈将军跟来,把他们都打跑了。”

    李清心中有了大致脉络。

    嚣张跋扈,断人修行路,怪不得会死这么多人,应该是剑山暗中出手,欲以杀止杀。按照这么推断,我怕是得赶快离开这艘早晚要沉的船。

    如果这时剑山内的那位师弟在此,一定会惊讶于李清的敏锐嗅觉,然后再语重心长的补一句:“子,这艘船是肯定要沉的,不过这群家伙死这么多人可没我们的事。呐,那条蛇可还没出手呢,但也快了。”

    不过此间的事有问心镜隔绝,那位师弟终归是无所察觉。

    前方的大公主倒是眉毛一跳,没来由地回头深深望了眼某个心怀不轨的家伙。

    李清回以微笑,心中却在暗骂。

    这邪门女人已经够难缠,再加上个最低下限都可以将我轻松斩杀的陈知落,怎么逃?已知这女人有杀心,除非陈知落也有不轨心?可就凭他望这女人痴情眼神,如何挑拨?

    线索太多,乱成一团难以解题,李清摇摇头,心中默念,杂乱纷扰且退散。

    神识脑海瞬间清明。

    既然细微处无法着手,那便从宏观处找缺口。

    陈知落本身武力超群,又出生显赫世家,年纪轻轻军功傍身独掌一方,皇帝能放心让这样的人常年在边疆?

    如此想来,由他护送那女人进山,合情合理。

    倘若君臣二人之间真是如此,那死去的那些人,也必然都是陈知落的隐蔽亲信。

    所以皇帝是明知此行路险,才派出那六百甲?甚至不惜让自家妹妹陪葬?不对,皇帝肯定留了后手藏在这六百甲中,否则杀个陈知落而已,何必以命换命。

    假定这盘棋真是皇帝在下,那么到最后六百甲尽死,陈知落战死,或是境界受挫就此意志消沉,沦为扯线木偶,大公主再成功入山。

    啧,堪称完美收官。

    李清轻眯起眼,心道:逻辑上可以说得通,那就值得一试?

    试一试?

    他扪心自问,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他的想法很简单,反正怎么着都比被那女人牵着鼻子走强,否则早晚会沦为她的替死鬼。不如放手一搏,哪怕输了,也就是早死几天罢了。

    想通的李清伸了大大个懒腰,望着四周青葱,露出轻松笑意,心中感慨万千。

    久违的勾心斗角,真怀念呐。

    他终于知道自己在听闻世上真有仙人后为何会那么兴奋,又为何会如此急迫的离开那个山村。

    怕死,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内心深处、自己都不太敢承认的厌倦。

    他实在是厌倦了,厌倦了那种平淡、平庸且乏味的生活,整天如行尸走肉般活着,不知走这一遭的真正意义何在。

    相较于那个安宁的村落,他更喜欢现在这种生活环境以及态度。

    离奇,却很真实,危险,却又刺激。

    棋子,阴谋,算计,剑术,修道,搏杀,野心,情欲,放纵

    李清觉得,自己那沉寂许久的、冰冷的血,再次被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