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十三章:握手

    死亡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失去、遗忘,意味着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不再与你相关。

    李清死过,活过,所以在面对那两个冰冷的字眼时,自认为可以比常人看得更加透彻,或者说能做到近乎无视。

    但当赤裸裸的血腥摆在自己眼前时,他发现,那种感觉终归还是很令人厌恶,或是畏惧。

    这是本能,无可避免。

    就在刚才,李清与王爷身后不远处,有一队距离其他人稍远的黑甲侍卫,死了。

    一队五人,同时死去。

    在他们临死前一息,李清觉得死亡阴影正快速笼罩过来,却不是奔向自己。他下意识回去望去,便看见五道黑影扑向那队黑甲。

    黑影细长,速度极快,快到让李清示警的话都未喊出,便狠狠咬在了侍卫们裸露在外的脖颈处,

    其余黑甲侍卫反应同样很快,在五道黑影袭击成功后的瞬间,便猛扑过去,凭着感觉挥刀斩去。

    是五条蛇,一尺来长,五彩斑斓,全被利刃斩断。

    可被它们袭击的黑甲,却没那么好运,体表露出的皮肤已化为乌黑,缓慢流成脓水。

    生机断绝。

    他们中的某个同伴蹲下身想查看具体情况,还未下手,便被一只瘦弱手臂拦住。

    是反应过来的李清,他一手拦着黑甲,另一只手,不知何时提了根树干。

    那名黑甲猛然抬头,怒目而视。

    李清没有作声,也没让开。

    他身旁的王爷皱眉摇头,轻声解释道:“看地下。”

    是不知被何物烧焦的黑土,不偏不倚,就在死去的那五人身下。

    那名黑甲深吸一口气,站起身露出歉意神情,退后几步不再靠近。

    此间动静引来了遥遥领先的大公主等人,他们望着地下那不成人样的五具尸体,以及断成两截仍在缓慢爬行的五条斑斓蛇,沉默不语。

    李清知道,他们有些害怕了。

    入剑山时六百甲,期间死去众多,但都是在兽潮冲击下,避无可避之际被扑杀,死则死矣,他们心中并未有太大波澜。可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几条蛇而已,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杀掉了五名黑甲侍卫?五名东阳王朝最为精锐的士兵?

    继大公主等人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稍慢一步的陈知落。

    他快步走近,看都没看那五具尸体,只是冷冰冰的望向殿后的黑甲侍卫们,沉默半响,才寒声道:“为什么,你们没死。”

    无人敢应答,纷纷跪下。

    军伍之中殿后队伍,既成队互为犄角之势,便从没有眼看袍泽诡异身死的事情发生,无论对手多么强大,总会事先有预警。

    “为什么。”

    陈知落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脸上寒气更甚。

    仍旧一片死寂,唯有死而不僵的蛇在地上扭动的沙沙声。

    大公主没有出面打圆场,其他几位公子哥,是不敢。

    女人宦官不得过问军中事,这是东阳王朝那位开国始皇帝留下的祖训。

    寂静中,李清在大公主以及众人的诧异眼神中站了出来。

    陈知落微微挑眉。

    李清指着全身已有一半化作乌黑脓水的尸体,淡淡道:“这些蛇,剧毒。并且通灵,知道挑薄弱处下手。最重要的是,太快了,快到让你的属下们难以反应。当然,我可以略微察觉,但来不及救下他们。”

    陈知落针锋相对道:“既通灵性,为何会选择行进有序的黑甲,而不是你?”

    这就有点不讲理的意思了。

    李清懒得回答,手持树干转身要走。

    忽然,他猛地转身,树干作剑直直刺向陈知落的方向。

    与此同时,断成两截在地上艰难蠕动的五条花蛇,死而复生般发起凌厉攻势。

    还是如先前一样,极致的快。

    四条奔向黑甲,再杀四人!

    周围人轰地散开,躲出很远,极自觉的两两相互背靠盯着前方。

    另外那条,仿佛自杀般,将自己串在了李清手中的树干上。

    但陈知落知道,不是这样,他收回也不知何时出鞘露出寒芒的短刀,深深望了眼貌似救他一命的李清。

    李清将那根串着花蛇的树干扔远,随手又折了一支,紧接道:“懂了么?因为它们通灵,知道杀不掉我。还有,陈将军,你有些大意哦。”

    陈知落不屑一笑,拔刀随手一挥,刀气四溢,将那几条蛇碾为齑粉。

    他正视李清冷漠道:“就凭这些,想杀我?”

    李清摇摇头,意味深长道:“我是说,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会死,包括你。如果太骄傲,只会加快自己的死亡。陈将军若是死了,极器重你的那位皇帝陛下,只怕会龙颜大怒。”

    最后一个怒字,李清故意加重些语气,心里想的却是龙颜大悦才对。

    陈知落心中一惊。却瞬间调整情绪,没有去想这句话中是否有何特殊含义。

    他面无表情道:“不劳费心。”

    现在,他承认李清的确有些本事,至少在感知方面,自己不如他。但绝不相信,他能猜到了自己与那位皇帝陛下间的隐晦纠葛,只当是字面意思,不做理会。

    从头到尾没说过一个字的大公主,欲言又止,略显阴沉的眼神在这两人间摇摆不定,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她下意识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而且必然出在李清身上,可事到如今,已容不得再多生曲折。

    不久前死去的那九人就是例子,分心他处,真的会出事。

    李清试探性的抛下饵料,既然无鱼上钩或者说不予理会,他也不再多言,转身走向一直跟随自己左右的王爷。

    走近,李清笑着伸出左手,在少年的诧异目光中轻声道:“王爷,拉紧我得手,剩下这段路,我带你走,可好?”

    笑容温暖。

    少年下意识望向那位身穿黄袍的女子,见她颌首,才快活的抬起手臂。

    他还,所以有些怕。

    大手拉手。

    李清拉着王爷,走到大公主身旁,安静侧立。

    这番举动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大公主难看的脸色终于舒缓几分。

    剩下五位公子哥,相互对视一眼,极有默契地同时靠近这三人。

    初时入山八人,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陈知落?

    大公主等人当局者迷不作他想,唯有王爷,心中暗自疑惑:为啥早上还不被他们喜欢的李清,现在变这么抢手呢。

    想到此处,他握紧李清的那只手,更加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