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十四章:彪悍的公主

    李清等八人,貌似自成一派,陈知落及其部属,显然又是另一阵营。

    气氛有些微妙。

    陈知落似无所觉,沉声道:“即刻起,三人一队前行,护在大公主等人身周。”

    潜意思很明显,前方路险,你们得死在最先。至少黑甲侍卫们,是这么想的。

    进山六百甲,十天死去五百,先前又诡异死去九人,剩下的人本就心中打鼓,此刻陈知落的一番话,无异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一名黑甲站了出来,跪地抱拳道:“少主,仍要前行?还望三思。”

    称呼都变了。

    他作为陈知落的多年亲信,又在凡间身傍不军职,虽不怕死,却也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而且还是这等死法。

    陈知落瞥了他一眼,漠然抽刀。

    黑甲毫无畏惧,抬头对上那道凛冽目光。

    李清眯起眼,心道:下策。

    不过黑甲想错了,自家主子抽刀,并不是对着自己,而是转身独自走向队伍最前方。

    随之,传来一道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冷酷嗓音。

    “上承皇命。若真要赴死,我陈知落,先去。”

    大公主与李清,近乎同时轻微颌首。

    此为上策。

    那名黑甲沉默退去,其余侍卫再无怨言怨心,抽刀前行。

    那些花蛇剧毒,同时很快,快到极致。但在心弦骤然紧绷的黑甲面前,它们相对来说变得有些迟缓。

    行进数里,遇到几波袭击,都被黑甲尽数斩断,再由陈知落出刀将它们碾为齑粉。期间,另李清感到略微惊诧的是某位公子哥的隐藏底牌。

    在一条漏之鱼侥幸穿过刀阵防线,突向圈内八人的时候,一位公子哥迅速从袖中抽出一张黄纸符箓扔出,随风摇摆间猛然化作烈焰烧焦了那只花蛇。

    已经沉默许久的大公主对此看都没看一眼,脚不停顿继续前行。

    她沉默得有些反常,李清见状未作多想,只是望着那燃烧成灰的符箓,觉得有些手痒。

    时间无声流逝,来到日入。

    夕阳余晖透过枝繁叶茂的密林,零星打在众人脸上,温暖而舒适。

    众人本能地有些放松。

    然后,数声惨叫,有三人消失了,就那么突兀的消失了。

    临消失前的凄厉呼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停步,李清深深皱眉。

    这一次,他什么都没察觉到。要不是那几声惨叫,他甚至怀疑自己都不会发现有人消失。

    大公主同样如此,一无所觉。

    她望着面色不好的李清,发现自从这家伙来到队伍中后,自己的七窍玲珑心貌似消失了,甚至连问心镜,都失去了往日的犀利。

    走在当头的陈知落闪身来到最后,盯着消失那一队人身侧的黑甲,语调低沉道:“什么情况。”

    有人快速回答道:“三人消失的瞬间,有浓重腥味。”

    陈知落挑起墨眉,不满道:“就这样?”

    王爷的手心开始冒汗。

    那五位公子哥脸色铁青,大同异的心中开始后悔,早知道剑山是这种鬼地方,就算是被自家老爹打断腿也不会来啊!

    陈知落还未等到回话,突如其来的沙沙声便打断了他的思绪。

    李清心中升起强烈不安,本能扔下手中树干高声道:“借剑。”

    他身前的大公主闻言,拿起问心镜,从中随手掏了把长剑出来,扔向李清。

    剑在半空时,李清直接抽剑出鞘,根本来不及细看,便满脸警觉的盯着周围。

    一息后,让众人头皮发麻的景象出现了,无数花蛇于丛林中窜了出来,密密麻麻,同时个体庞大,条条三丈开外,正吐着信子,冷漠地盯着众人。

    陈知落在某条大蛇高昂身躯的时候已然率先出刀,直接斩落蛇头,周围数条大蛇见状,迅速咬去,被他一一避开。

    “体态过大行动不便,反应迟缓,鳞甲略厚,可杀!”

    随着杀字吐出,陈知落身形一闪而逝,突入一侧蛇群,如虎狩兔,开始疯狂屠戮。但他的杀伐速度,相较于基量庞大的蛇群,还是太慢了,仍有数不清的大蛇,逼向了大公主等人。

    黑甲侍卫们见状,默契的收起包围圈,将大公主等人死死护住,同时奋力挥刀斩向袭来的大蛇。

    那五位公子哥,不再藏着掖着,纷纷冲出去,从好似百宝囊的袖中,掏出一张又一张的符箓,像扔垃圾般疯狂甩向蛇群。

    一时间响雷、烈焰仿佛烟花般,绚丽绽放。

    蛇群当然抵御不住这些攻击,凄惨死去,但它们,太多了,多到杀之不绝,每死一批,都会有源源不断的后备力量接上。

    李清单手持剑,仍未有所动作,察觉到王爷的手心在冒汗,他低头微微笑道:“别紧张。”

    王爷抬起另一只胳膊,握紧拳头重重道:“嗯!”

    他在等,等始作俑者。

    先前有三人,突兀消失,自己一无所察,李清知道,绝对不是这些蛇群做的。

    场中只剩三人,大公主转身望向李清,俊美面庞上没有一丝涟漪,仿佛此间发生的厮杀根本不曾存在。

    她注视良久,突然冒出来一句:“你那一剑,学会了没有?”

    临行前,某个奸诈狡猾的家伙曾说过,会完完整整的出一剑,被她放在了心上。

    李清皱眉道:“会又怎样?不会又怎样?你应该知道,我是在等。陈知落有底气肆意扑杀,我不行,我只有那一剑。”

    大公主左右环顾,指着结成铁桶阵看似密不透风、实则已强弩之末的黑甲侍卫们说道:“先出剑,你跟陈知落加起来,应该能解决这些麻烦。”

    李清哭笑不得,直白讽刺道:“你呢?”

    大公主英气十足的双眉,缓慢蹙起,不耐烦道:“问这么多作甚。”

    她极度厌恶别人质疑自己,在她眼里,除了皇兄,谁都不配。

    李清摇摇头,开诚布公道:“绝不可能。出了那一剑,就等于是把命拱手送你。若你真处在必死境地,那一剑我肯定会出,毕竟你也算救了我一命,我死则死矣。可现在,不行。”

    大公主面沉如水不再多言,冷漠转身,同时丢下一句话。

    “你既不肯出剑,我不强求,但你千万要护好王爷,他若掉了一根毫毛,我必将你千刀万剐!”

    说罢,她拿出问心镜,再次从中抽出一把剑。

    与先前给李清那把不同的是,这把剑,大得堪称恐怖。

    长约一人高,剑刃宽约十寸,通体乌黑似若无锋。

    大公主随手拎起巨剑,双腿弯曲蓄力,在李清和王爷的惊愕眼神中猛然扯去身上黄袍,眨眼间整个人高高跃起,仿佛出弦利箭般直入蛇群。

    手持大剑,白衣似雪。

    重剑狠狠劈落,伴随一声轰隆巨响,这位大公主身周三丈内,再无活物。

    王爷从震惊转为满脸崇拜。

    李清笑容玩味。

    这女人,彪悍的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