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十六章:开门仍不见山

    剑山天一峰中,某位女子正酣然大睡,洁白肩部若隐若现。

    突然,有人神识传音过来,将这位成天除了喝酒就是睡觉的峰主吵醒。

    她极度不情愿的睁开眼睛,那双灵动眸子中,写满了烦躁。

    “哪个老不死的,打扰本峰主睡觉?”

    言辞极其嚣张。

    那边有厚重嗓音传来,其中多少透着些无奈:“此次剑山开门一事,山里交给你,你就这么干的?还是成天喝酒睡大觉?”

    天一没好气道:“有问心镜隔绝,我能怎么办?该不会让我这一峰之主整天盯着那群屁孩?你跟我闹呢?”

    “你端木师兄不是峰主?更是即将继任阁主!他都能放得下身段,你不行?再者说,区区问心镜,真能隔绝你的探知?到底是不能还是不愿?”

    “行行行,不跟你掰扯这些,算我懒行了吧,有事说事。”

    那边回道:“山里进了几根钉子,有那位皇帝的,有藏真院的,我未细看,你让那条蛇处理一下。”

    天一深深叹了口气,心累道:“我说掌门,你又能比我勤快到哪去?这点事你都发现了,就不能顺手给除了?”

    那边被气笑了,正要说话,却被天一打断。

    她极识趣道:“什么都别说,刚才这话当我放屁,这事我去办了还不成么?”

    “嗯。”

    密林中,眼看着便要逃出去,却因为李清与大公主的剑拔弩张,步履再次停滞,那五位公子哥想死的心都有了。

    剑尖仍直直对着李清的面庞。

    大公主的纤弱手臂与宽阔巨剑形成鲜明对比,令人惊讶的是,那看上去瘦弱不堪的手臂,抬剑至此竟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稳得可怕。

    短暂的寂静,被王爷出声打破,他抬起头满脸认真地盯着大公主,语气坚定道:“姑姑,求您信他一次。”

    姑姑。

    李清一愣。

    大公主轻蹙英眉,沉默不语。

    良久。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果断扔下巨剑,走近揉着王爷的脑袋道:“家伙,是你自己不好意思抛下他们走,又不敢跟姑姑说吧。也罢,姑姑陪你任性一次。”

    说完,她将视线移到仍架在少年脖颈处的清冷剑锋,冷冷道:“拿着我的剑,对着我侄子,好意思?”

    李清把剑放下,转身走向蛇群方向,并丢下一句话道:“不好意思,但没办法。你太过强横,我只能出此下策。”

    他一直紧拉着王爷的那只手,也未曾松开。

    大公主望着那一大一两个背影,再次面露杀机,心中衡量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她有把握瞬间击杀李清,但没把握阻止他出一剑。

    一剑既出,如果是对着自家王爷下手,只会玉石俱焚。

    她轻声叹息,边走边道:“一块回去。”

    身旁五个年轻人听到,哪怕心中一万个不乐意,也仍是屁颠颠的跟了上去,越发有狗腿子的风范。

    仍在前方厮杀的蛇群,在发现回头的大公主等人后,疯狂盘旋靠近。

    它们注意到有两个人,一大一,正快步向这边靠拢。本着就近原则,它们张开大口呼啸而去。

    李清视若无睹,一边低头沉思,一边随手刺出一剑,有条大蛇正好撞上来。

    与之前杀那条蛇一样,手中剑提前一息落位。

    所以在后面的大公主等人看来,像是那条大蛇自杀般,以薄弱口腔去撞锋利剑刃。

    这幅轻描淡写的模样让王爷深感艳羡,出声问道:“这是咋回事。你能预知未来么?”

    李清笑着解释道:“没那么玄乎。生死一线间时,我能准确感知到那些敌意来源,并判断出它们将会从何处发起袭击,所以能提前落位。”

    王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又有大蛇袭来,仍如先前一样,李清随手刺出,随即挑断它的上颚。

    大蛇通灵,见状反倒不再张牙,而是以庞大身躯狠狠撞过来,结果却大同异,李清同样是提前预判高高跃起,再迅速将长剑插入蛇首处挑开。

    一击致命,绝不拖泥带水。

    其余人将这幅轻描淡写的模样看在眼里,心中五味杂陈。

    五位公子哥开始后悔先前对李清的怒目而视。陈知落与大公主倒是心无波澜,在他们眼里,这贼子本就该有些本事。

    李清没空去揣摩别人的心思,因为大蛇太多了,被包围起来后,面对四面八方的大蛇,再难做到轻松刺死,需要用心去挥剑,去判断,

    而用心,是件很累的事情。

    他身后的大公主等人倒是轻松愉快。

    此时情况正好跟之前反了过来,变成是由李清开路,奔着蛇群中央而去,在后面的,自然不用再操心,只需拾遗补缺即可。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李清觉得自己的胳膊快要断了。

    他已不记得自己到底挥了多少次剑,斩了多少条蛇,只知道,很多很多,多到数不清。

    当终于跟陈知落等人汇合时,李清放眼望去,死尸成山。

    他松了口气,心道:终于,死得差不多了。

    蛇群,死得差不多了。

    黑甲,同样也快死绝,仅剩四人,皆浑身浴血。

    全部是同伴的血。

    这幅场景过于惨烈,所以哪怕包括陈知落在内,都沉默不语。

    李清扫视众人,尤其是还活着的那四名黑甲,盯了尤其久。

    这四个人,不该活着,有问题。

    心中如此想,现在这种时候却不可明说。

    他将此事搁置,望着场中十二人换言道:“开门见山?”

    陈知落皱眉不语,大公主冷笑一声,其余人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李清笑问道:“公主殿下?”

    “你也配?”

    李清笑了笑,倒持手中剑。

    三尺剑气,森然而出。

    陈知落轻推刀柄。

    “这一剑,学会了,够不够?”

    大公主冷漠回道:“即便如此,该开门见山的也是你。”

    李清耸耸肩,收剑淡淡道:“好的。我叫李清,从村里来,想往山里去,剑山的山。”

    其余人没有太大反应,唯有始终被李清牵着的王爷,他一愣神,本能就想挣脱这个大骗子的手。可想了想,还是作罢。

    他总觉得李清不是坏人。

    李清接着道:“现在情况很简单,咱们双方都想入山,但现在貌似不太顺利。不久前有位老神仙曾跟我说,学会一剑,便可入山,我当时信以为真,现在想来,那位老神仙是在打机锋。所以咱们不妨交换情报,告诉我让你们护送公主殿下进山的那位大人物,是怎么说的?”

    九真一假的话,最为真实。

    陈知落与那位殿下对视一眼,女子微微点头。

    他说道:“陛下只说了六个字,遇人赶,遇兽杀。”

    李清瞥了眼轻轻颌首的大公主,心想你这娘们那晚倒真没顺嘴瞎扯。

    可你们那位皇帝在想什么?真要把你的命也押上台赌?

    还是后手仍藏在那四名黑甲中?

    他沉默不语,开始思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