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十七章:倒持剑

    只缘身在此山中,整件事情还是无法被抽丝剥茧彻底捋清。

    问题的关键还是出在活着的那四名黑甲中。

    李清想了想,继续道:“咱们这位皇帝陛下也在打机锋,既然如此,便先看眼下,陈将军,那道腥气来源,你觉得集众人之力,有没有可能在它再次出手时将其斩杀?”

    陈知落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不可能。就凭那怪物目前展现的速度来说,哪怕算作是它的上限,也足以令其立于不败之地。”

    李清耸耸肩,无所谓道:“那就没办法了,打是打不过,进山的真正法门也不知道,要我说,分开走算了?”

    大公主的目光中流露出危险意味,心中暗自疑虑。

    这狡猾东西到底在想什么?刚才恨不得以命换命、非要聚在一处博一线生机,现在又要分开走?

    其实李清想得很简单,既然陈知落都说了打不过,那便真是打不过,还不如趁早散伙各凭天命。

    更重要的是,他总觉得,那只怪东西,暂时不会再来了。

    直觉往往来源于细节上的怪异,他现在没时间从头到尾再捋一遍,只能听信直觉。

    李清望向众人接着道:“你们的任务,是护送大公主进山入门,现在咱们被那只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怪物缠住,再不决断,只会陷入死局。分开走,一能牵扯那怪物的注意力,或者往好了说那怪物已经吃饱,毕竟这么久不曾动手。二来人少也方便逃脱,不至于再沦落到先前那种不死不休的境地。三嘛,各安天命,各有机缘。大公主,陈将军,如何?”

    被李清摆了一道的大公主,只恨自己当初为何要多此一举让这人进入队伍中。

    可现在她的直觉告诉她,虽然那番话里九分都是假,但有一句应该是真的。

    分开走,各凭机缘运气,才最有可能上山入门。

    那要不要就此杀了这狡诈的东西?

    大公主望了眼仍被李清攥在手中的王爷,以及他另一手所提长剑,终归作罢。

    她联合陈知落,有八成把握在李清反应过来前瞬杀掉他,但,不值得。

    陈知落则果断的多,一针见血道:“无论如何,我此行必要将公主平安送到,尔等是走是留,与我无关。”

    李清笑了笑,将王爷的手松开,示意他去大公主那边,随即自己走近陈知落身边。

    他略微昂头道:“陈将军,这话,真不怕伤了你这几位属下的心?还是说,你早就知道这四位大人物不是你的属下?”

    突如其来的试探,最见人心。

    场间有数道杀意一闪而逝。

    刹那间,风云变幻,陈知落与大公主同时暴起。

    一人伸出双手紧紧钳住两名黑甲的脖子。

    一人手持重剑架在最先扔符箓的那名公子哥脖上。

    冷锋抵脖,那名公子哥面色依旧如常,道了声且慢,随即缓慢伸出一手抓住自己后颈,用力撕破那张连带头发的人皮面具,露出真容。

    紧接,在身旁其余四位青年惊诧莫名的目光中抖出一枚令牌,闪耀金光,上刻“圣”字。

    ”扑哧。”

    利物入肉的声音。

    真容初现,揭掉人皮面具的他已经被贯穿胸腹而死。

    李清眯起眼,将手中剑抬起几分。

    因为杀他的,不是大公主,而是另一位活到现在的黑甲侍卫。

    他复而将目光转向啪嗒落地的那块令牌上。

    那侍卫瞬间闪身杀人后,抛去覆额黑甲,单膝跪地指着那具尸体道:“连臣在内,陛下共派三人进山保护殿下周全,其余两人,被那怪物所杀。此人敢盗取陛下令牌,必为贼子。”

    大公主淡淡道:“知道什么来头么?”

    她没有去核实眼前这人所说话的真假,信任来源直觉,或是说那颗七窍玲珑心。

    那人跪地回道:“九成来自藏真院,不知是试探性落子,还是早有谋划。”

    听到藏真院三个字,陈知落敏锐察觉到被自己掐起的这两人,心脏有一瞬间的急速跳动,又很快恢复平静。

    他出声嘲讽道:“你们两人呢?我父亲派来保护我的?”

    二人相视一眼,刚想点头,就被陈知落拧断了脖子。

    如果他们不是想点头,或许陈知落会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

    可他们选择了最蠢的应对方式。

    知父莫若子,他知道自己那位老父亲绝对不会多此一举干出这种蠢事。

    既然两人说的是假话,那便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

    再死三人,陈知落歪头望向一直呆立原地没有反应的最后那名黑甲侍卫,皱眉道:“你是哪一边的?”

    那人与皇帝派来的密谍一样,同样脱去覆额黑甲,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指着自己干巴巴道:“是我啊将军,陈信!原来给您牵过马的。既不是啥藏真院的,也不是陛下派来的密谍,我就是我啊。”

    陈知落嗯了声,不再理会他。

    该死的,不该死的,全都死了,尘埃终于落定?

    陈知落只觉头脑有些发胀,他走到大公主近前,轻声道:“既有陛下所派密谍保护,我便安心,兵分两路吧,你们往林外走,我在林中引那怪物。”

    大公主轻轻点头,牵着侄子的手转身就走,仅剩的那名密谍沉声道:“将军,保重。”

    他身后跟着四个面色不佳各自沉默的公子哥。

    距离李清不远处,那名仅存的黑甲侍卫,也缓步向前走去。

    各司其职,各有路走。

    唯有李清,好似被遗忘般,他清楚地看见前方的王爷想要回头,却被那位狠心的公主殿下拉住。

    他摇摇头,心想道:女人呐。

    “喂,你们就这么走了?不管我了?”

    说话的是李清,他觉得再不开口,那狠心娘们就真带人走远了,到那时,心中的猜测便无法印证。

    他没有想过厚着脸皮跟上去,因为以那位殿下的脾性,绝不会再容忍自己跟着她。

    所谓挡箭牌的事,在死去那么多人后,早已烟消云散。

    果不其然,大公主轻声对陈知落说了些什么。

    李清没听到,但从口型可以判断,“拦住这子。”

    陈知落随之转身,悍然抬刀朝向李清。

    他从一开始就极厌恶李清,现在总算出师有名。

    被拦住前进路,李清反倒笑了,同样轻抬手中剑,以刃对之。

    他心想着如果自己猜测无误,那么现在正好到时候。

    此时,大公主连同密谍等人前进,陈知落背朝他们面对李清,仅存那名黑甲侍卫于此刻越过陈知落。

    下一秒,那名叫陈信的黑甲侍卫突然动了。

    他从袖中滑出一柄长剑,跨步闪身至大公主身后,直直刺向她的后心。

    这个过程很自然,同时很快,像是演练了千万遍一样。

    大公主还未反应过来之前,那名密谍凭借本能的危机感,一个侧身,拿肉体挡住了这柄长剑。

    长剑很锋利,轻而易举的刺穿了他的心脏,但剑锋与血肉骨头摩擦的瞬间,还是耽误了些许时间。

    这点时间,足够陈知落拔刀了。

    那名隐藏到最后的刺客,感觉到身后人已经出刀,重声吐出两字:“半山!”

    陈知落愣住,失去了最好的阻止时机。

    大公主反应要慢一拍,直到此刻才惶然回头,手中巨剑却根本来不及作抵挡。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柄细长利刃穿透密谍的心脏,再刺入自己体内。

    “公主殿下!”

    “姑姑!”

    示警声无法阻止利刃的穿透。

    白衣泛红花。

    与此同时,大公主看见了有人提剑倒持而来,已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