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十八章:一并斩

    先前的杀意泄露,大公主与陈知落,果断除掉三人。

    可李清知道,少杀一人,因为共有四道杀意!尽管最后那道杀意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他一直在等,就是等最后这名刺客,到底是不是要杀那女人!

    果然,等来了。

    所以,李清出剑了。

    三尺青锋,剑气悠长。

    有柄玉剑名叫七,其中深藏李敢当剑意剑气,李清感悟良久读得一剑,名‘走江’,初次在密林中施展时,只泄剑意无剑气,差点害死自己,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终归成功。剑意依旧磅礴,三尺剑气虽无法跟李敢当相提并论,但阻拦一个对自己没有太多防备心的刺客,绰绰有余。

    心中早有准备的李清,蓄势已久的一剑,理所当然的斩断了这名刺客的双手。

    他故意没有杀此人,留着这条狗命,是因为希望这人能说出些自己想听的话来。

    比如,我是陈家人!

    眨眼前因为那两字愣神,没有及时阻止的陈知落,以为公主殿下要因此丧命,瞬间肝胆欲裂,可谁知峰回路转,竟被李清突如其来的一剑救下。

    他神色罕见慌张,匆忙走近大公主身边。

    白衣泛红花的女子,悄然退后几步,同时握紧手中巨剑。

    先前那名刺客,唤了声‘半山’,陈知落随之停步,那一幕她绝不敢忘。

    陈知落见状苦涩一笑不再靠近,他轻声问道:“是否伤到要害?”

    大公主看了眼白衣上的血迹,淡淡道;“刺入一寸,伤。”

    随即,她将目光转向出了一剑后、满脸苍白的李清,指着地上那名被斩断双手却仍强撑着没有惨叫出声的刺客,面无表情道:“你早知道他是刺客?”

    平淡语气背后,是杀机盎然。

    李清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说是,会被那柄巨剑砍成两断。

    他摇摇头否认道:“没你想得那么邪门,我只是对任何人都心存怀疑罢了,所以时刻处在防备状态。你先前说派人接我回湖边,救了我一命,呐,现在两清了。”

    说完,他蹲下身,看着那名因失血过多越发虚弱的刺客,笑眯眯道:“我不杀你,原因你应该知道?所以该说的话,尽快说,然后我尽快送你去死。可好?”

    刺客理都不理。

    陈知落也望了过来,轻声问道:“你真是陈信?”

    刺客点头。

    “为什么。”

    刺客眼神怨毒的看向大公主,冷声道:“我既是陈信,也是藏真院的密谍,更是老爷培养出的死士!入山前老爷曾给我一块玉牌,嘱咐我牌在人在,牌碎人灭!到那时自当杀了公主,逼您不得不入剑山,了断人间牵挂!”

    陈知落面无表情,重复道:“为什么。”

    刺客潸然泪下,怒声道:“少主!您当真不知?那狗皇帝要灭陈家满门啊!”

    陈知落低声自语:“为什么”

    这次,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突然挥刀,了结了刺客的性命。

    李清没有阻止,因为他想要听得东西,已经听到了,无论真假。

    他微不可察的退后些许,偷瞥了眼大公主,心中冷笑:现在,就看你有多能忍了。

    那边扯下布条将伤口扎住的大公主,依旧面色平淡,只是不知何时已经将王爷拉到自己身后。

    骤然杀人的陈知落,长舒一口气,苦涩道:“大公主,无论刚才那番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您受伤是真。刺客叫出‘半山’这个只有我父亲知道的乳名是真。所以知落不去解释,您先行离去吧,我会在林中自泄刀意,引那怪物过来。若侥幸活着出山,自会去向陛下请罪。请您,信知落一次。”

    大公主轻声道:“不信又如何?”

    言语如剑,直刺本心。

    是啊,不信又如何?你陈知落能自裁于我面前?

    说罢,她拉起王爷接着道:“你来不来?”

    李清知道是在问自己,没有作答,只是突然望向陈知落,笑道:“你我同行?”

    陈知落默不作声,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王爷有些呆愣,被面无表情的大公主直接拉走,有四名年轻人同时跟上。

    陈知落深吸一口气,开始狂泄刀意,气势冲天。

    李清从这惊人的气魄中读到很多东西,自信、愤怒、挑衅,独独没有怨意,这让他有些惊讶。

    时间缓缓流逝,大公主等人真正走远,再察觉不到一丝痕迹。

    一直静静看着的李清,突然开口道:“别乱泄刀意了。跟你交个底吧,那怪东西十有八九还会来,但应该不会再下杀手。”

    陈知落竟然真的应声停止,随意盘膝坐地,气喘吁吁回道:“我知道。”

    “哦?”

    “刚想通,这趟进山在陛下的暗示下,造了太多杀孽,做了太多跋扈之事,现在想来,什么兽潮,什么怪物,恐怕只是山里人在暗中干预。否则以那怪物的灵性实力,早就把我等蚕食干净。”

    李清满脸赞赏,说道:“了不起。”

    当局者迷,陈知落能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反应过来,出乎他的意料。

    陈知落瞥了眼他,没有搭理。

    过了会,他才轻声道:“你到底猜到多少?”

    问得有些怪异。

    李清却知道他的潜意思,回道:“猜到挺多,但不知真假。”

    “嗯?”

    “比如进山六百甲,除去那几名或真或假的刺客,都是你的亲信?比如你与那位皇帝,根本不像王爷等人说的那么亲密无间?比如说那名刺客临死前透露的消息,有可能是真的?”

    陈知落轻叹口气,说道:“从哪找到缺口的。”

    李清指着自己的脑袋,回答道:“直觉。”

    陈知落微微挑眉,似乎不太信。

    “直觉来自于平日里接人待物积累的眼光阅历,来自于日常相处中突兀出现的某些异常细节,两相结合,很容易看透一些事物的本质。所以你的事情,我真是靠猜出来的。”

    陈知落没有再接话,气氛再次沉默。

    半响后。

    “你是不是还有第二剑。用作龙凤一并斩?”

    冷不丁的嗓音打破寂静。

    李清闻言一愣,随即猛然仰头大笑。

    笑声爽朗、畅快。

    “我果然没看错人,那女人只是表面聪慧,实则一叶障目。你陈知落才是真的大智若愚!”

    他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

    我本就是想看你陈知落跟那女人不死不休,随即我再一并收下这份厚礼。到那时你二人皆废,剑山再无闭门的道理!我自上山矣!

    陈知落缓慢将手中刀锋对准李清,冷冷道:“你是不是觉得学会两剑,就可以不怕死了?还是说认准了我不会杀你?”

    李清摇头,坦诚道:“不怕。你跟那女人、跟我不同,是个英雄。而且你应该知道,真到那一步,我也不会下杀手,只会让你们失去反抗能力。”

    陈知落冷哼一声,放下刀回道:“你真是我见过唯一一个,把无耻当善良说的人。”

    “谢谢。”

    有些人,只会对发生的既定事实作出回应。

    比如说这位陈将军。

    有些人,总喜欢胡思乱想,并想着把心中的谋划变为现实。

    比如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