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十九章:君臣

    英雄碰上流氓怎么办?

    当然是打他个鼻青眼肿。

    碰上伪君子呢?

    那就很难受了,如鲠在喉。

    陈知落现在就被憋得有些难受。

    李清适可而止道:“现在就你我二人,不妨说直白些。我的判断是,那个藏在暗处的怪物很可能就是最后一道考验,过关了,则入山进门,这也是我为何没有阻止你乱泄刀意的原因,说不定真可以走狗屎运将它吸引过来。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将大公主等人制住,驱逐出山,那么最终人选只剩我们两人。”

    陈知落摇摇头,说道:“我对进山不感兴趣。如果那个怪物再次出现,为了那死去的几百弟兄,我自当一战,到那时若真如你所说,成功过关,你也不用谢我。至于后者,更无可能,我绝不会向大公主出手。”

    李清皱眉反问道:“你认真的?”

    陈知落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有段时间那女人对你动了杀心?知不知道她还曾向我透露过联手杀你?”

    “但你们没有动手,不是么?”

    李清认真道:“她的心,动了,不是么?况且那个女人把我当傻子,想让我给以命换命试出你的底线,然后再由她一击必杀。我又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的,怎么可能任由她操控?”

    说到最后,语气很是嘲讽。

    陈知落没有在意后半句,说道:“心动了,若这么说,最值得我拔刀的,也是你。”

    李清没好气地说道:“能一样?我与你们之间有何瓜葛?动心起念很正常。你们之间又是何等关系?虽无男女之情兄弟之谊,可也不能做到那等无情吧?”

    陈知落想了想,答非所问道:“你知道大公主,为何叫大公主么。”

    李清摇头。

    “当年,先皇临驾崩前,传遗旨昭告天下,把现如今的陛下送上了那张龙椅。但问题是,先皇有很多兄弟姐妹,有很多子嗣,他们都很有能力,同时具有野心。所以陛下的皇位,坐得并不安稳。后来,他们便死了,死得一干二净。一脉相承的骨肉兄弟,稍远些的姑丈外戚,都死了。只余下一个丫头,她很,但因为该死的都死绝了,所以,她被尊称为大公主。”

    李清眯起眼,轻声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陈知落点头。

    李清不死心道:“那名叫陈信的刺客,死前所说一番话,其中有真有假,我无法具体辨别。但你应该明白,你再下山时,真有可能再无陈家!到那时恐怕你性命都难保!何不就此下了决心,从此定于剑山?以你的根基境界,未必不会做不到飞升。退一万步说,倘若皇帝真要灭你陈家,你留在此地,反而会给皇帝一种无形的威慑,让他不敢肆意杀你陈家!”

    陈知落沉声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李清满脸冷笑。

    他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人竟能如此迂腐,还能为想杀自己的人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陈知落继续说道:“你先前说我是英雄,我承认。我现在说你是伪君子,不会懂这些,你也别否认。”

    李清冷淡道:“伪君子我配不上,真人我承认。但我也有底线,至少不会为了所谓君臣之礼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无视自己家人好友的性命!”

    陈知落回道:“你很聪明,不过也别把我当榆木。假设终归只是假设,做不得真。而且,无论山下发生何事,我,信陛下!”

    最后四个字,语气坚决如铁。

    李清无奈摇头,不再劝说,心知再说下去也是对牛弹琴。

    他换个话题道:“你歇好了没有?好了请继续,无论怎么说,那个怪东西还是杀了你众多部属,就当为了你自己,这个仇也得报。”

    陈知落置若罔闻,直勾勾地盯着李清道:“如果有一天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危害于大公主,危害于东阳王朝的事情,我必杀你!”

    李清翻了个白眼,不屑道:“我没那么想不开,山中事山中了。”

    “如此最好。”

    那个李清口中的怪东西,的确再没出过手,不过不是如他猜想的那般吃饱了,只是因为它正在被教训。

    剑山天一峰中,有条身粗丈于的庞大黑蛇,正吐着信子盘旋窝在某个山洞中,猩红色的双瞳极人性化的露出讨好神情。

    它眼前,有个身穿宽大青袍仍盖不住丰腴身材的女子,正怒气冲冲的喝骂着。

    “你这个蠢货!该吃得一个没吃,不该吃的全给吃了!我要不叫你回来,你是不是打算把端木彻师傅看重得那个姑娘也给吃了?然后等着被他们师徒俩做成烤肉串下酒?”

    它低着兽首轻嘶一声,猩红双瞳转了又转,很是委屈的模样。

    明明你说晚了,还怪我

    女人一皱眉,不满道:“什么叫告诉得太迟了?你自己没长脑子的嘛?什么都得我教?你去其他峰上偷吃的事情,也是我教的?”

    大蛇苦巴巴的摇摇脑袋。

    “那不就行了?那个我没教你怎么会呢?蠢就是蠢!成天就知道吃吃吃的蠢蛋!”

    大蛇连信子都不吐了,直接把脑袋埋在庞大身躯中。

    女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它这幅模样,犯点错就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跟受了天大委屈似的。

    她没好气道:“行了,别跟我这儿装深沉,赶紧滚。那个姑娘别动她,万一峰预定好的人。那个使左手刀的,还有那个李敢当看重的家伙,再去摸摸他们的底。记住,这次适可而止!再跟你重申一遍,那个家伙,是李敢当定下的人,你要是把他吃喽,哼哼。”

    大蛇慌忙点头。

    女人一瞪眼:“知道了还不快滚!”

    大蛇如获大赦,瞬间消失。

    它才消失,一个三角脸眼睛、佝着背拄着拐的中年人忽然出现。

    他望着犹自愤怒的女子笑着道:“天一师妹,你这唱黑脸的功夫越发深厚,肯定没少偷摸下山学戏。”

    天一翻了个白眼,不爽道:“嘿,我说端木,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啊,你也听见了,我家黑又不是故意的。再者说,如果不是东阳朝那个皇帝所图太远,此次入山开门何必这么血腥。说到底,咱们倒还是被利用的那方,成了磨刀石。”

    端木彻笑着摆手:“行,我掰扯不过你。反正我就是来你这知会一声走个过场,待会就把那姑娘和那孩子带进万一峰了。你那边怎么说,那个使左手刀的天赋心性皆人上之姿,貌似正对你路子?要不要从那位皇帝手里把他给抢过来?”

    天一不屑道:“就凭他?也配让我破例收徒?还是留给戒律峰他们争抢去吧。更何况,人家自己还未必愿意呢。”

    端木彻不可置否,耸耸肩无所谓道:“反正跟我没关系。话说回来,这么多年来不收徒弟,是不是真在等李敢当的那位得意弟子?嘿嘿,据说他那一剑,快要蓄势完毕了,说不定这次真有可能将咱们掌门拉下马呢。”

    说到最后,语气揶揄。

    天一愣住,紧接轻眯起眼,语气轻柔神情羞涩道:“你猜猜看。”

    她藏在袖中的纤手,悄作指剑。

    端木彻果断开溜。

    他人消失的瞬间,一道凌厉剑气扫过,扑了个空后,又直直飞向万一峰。

    几息后。

    端木彻气急败坏的声音遥遥传来:“你这疯娘们,不就说了你一句么,至于削我一座山头?!我要去找掌门灭了你这妖女!”

    天一撇撇嘴,神情不屑,搭理都懒得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