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章:狭路相逢

    密林中,陈知落喘息着收刀入鞘,浓眉微挑,轻声道:“那怪物若再来晚些,我只怕也不用它动手便会力竭而死。”

    看他耍刀耍了半天的李清,淡淡道:“你们那位大公主,十有八九也是提前被剑山某人看中,要不是那皇帝给你们下套,现在只怕是早已入门。所以为了少生枝节,我得抓紧时间了。最后再陪你等半个时辰,等不来,我便走。”

    陈知落轻轻点头。

    与此同时,有狂风扑面。

    李清心想:说谁谁来?

    风起,随之现身的是远处一条宽达丈余、身长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黑蛇,正亮出雪白獠牙呼啸扑来,所有阻拦在它身前的东西,无论是树、尸体,都被无形气流瞬间碾压成灰。

    相较之下,远处两人仿佛蝼蚁,对视一眼,李清笑意盎然,说道:“是这个家伙。悠着点来,它没有杀心,你也别自己作死。”

    说罢,他退出一百丈。

    陈知落轻轻颌首,眼睁睁望着那条体态之大堪称恐怖的黑蛇向自己袭来,完全伸展开近乎人高的獠牙,已直逼面门。

    陈知落嗅着熟悉的腥气,想着死去的那些人,心中莫名沉静。

    他拔刀,腰背微躬,反手相持刀锋朝外,由左至右横斩过去。

    “刺啦”

    锋锐刀刃与黑蛇利齿骤然相接,发出刺耳又难听得摩擦声。

    与此同时,以一人一蛇为中心,相互对撞下产生的气浪猛然向四面八方迸发出去,地面在强烈地余波冲击下,寸寸龟裂下沉。

    退去一百丈的李清,面色苍白,再次后退。

    烟尘木屑四起,于片刻后平静落下,一人一蛇正相互角劲,他们身周,三百丈内再无外物,连草皮都不曾剩下一丝,只余荒芜。

    没有密林阻拦,茭白月光就此射下,借着黄晕光辉,李清终于看清大蛇真容,头颅硕大双瞳猩红,身长过三十丈,遍布漆黑鳞片。

    此处动静,惊动了早已远去的大公主等人,她停下脚步望向那处,犹豫间王爷拉了拉她的衣袖,满脸期盼。

    女子揉了揉少年黑发,笑着道:“姑姑这就拿问心镜出来。”

    异变突生,那四名公子哥于这时骤然消失,一名中年人随之而来,佝腰杵拐。

    大公主拉紧王爷,凝视这人。

    那人同样默不作声。

    良久。

    她突然施了个万福恭敬道:“东阳皇室王凌,拜见仙师。”

    王凌,取自会当凌绝顶的‘凌’。

    少年瞪大眼睛满脸震惊,在姑姑的刻意拉扯下,才后知后觉的道了声仙师。

    中年人爽朗一笑,说道:“吾为万一峰峰主端木彻,当年誉你为七窍玲珑心的老神仙,乃是家师。今日你可愿随我入万一峰?”

    大公主沉声应下后,将王爷拉了出来,坦然说道:“这是我皇兄的私子,可否进山。”

    少年疑惑不已

    您与父皇不是说这是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端木彻笑着道:“此为灵犀。你若跟那皇帝藏着掖着,这孩儿指定进山无望,可你既说得如此通透,允了。”

    大公主偷摸给了王爷一个眼神。

    少年有些迷糊,想了想才挠头试探道:“师父?”

    端木彻笑容温暖,说道:“对喽。那四个年轻人,已被我剑山大阵送回东阳都城。王凌,你把问心镜给我。”

    本名为王凌的大公主,毫无犹豫的拿出铜镜递了过去。

    端木彻点头道:“此为外物,乱你心神,不可取。”

    随即他望向铜镜,手指轻抹,说道:“你且先回东阳,十年后再与主人相见。”

    铜镜微微颤抖,化作流光远逝。

    尘埃落定,端木彻走近拉起少年与大公主,笑道:“走喽,进山。”

    光华四起,三人消失不见。

    女子少年,临前深深望了眼那处。

    生生将方圆三百丈密林碾成荒芜死地的一人一蛇,仍在对峙,黑蛇突然高亢嘶声,身躯猛地折成弓形,伸缩弹起间再次发力。

    磅礴巨力从蛇躯起,传至那把刀上,陈知落闷哼一声被撞飞出去,却在落地前将刀插入地下止住退势,进而挥刀如满月。

    凌厉刀气由白色光华组成,肉眼可见,飞快斩向黑蛇。

    体态庞大的黑蛇在陈知落的凝重眼神中突兀消失,避开了那道光华,仿佛从未存在。

    “左侧,上方一丈处!”

    观战已久的李清出声示警,声若惊雷。

    黑蛇藏在暗处,他无从发觉,可既现了身形,便别想再玩先前那神出鬼没的把戏。

    陈知落看也不看,直接挥刀斩向李清所说的方向。

    这次,是金铁交鸣声。

    刀气斩在果真出现的黑蛇坚硬鳞甲上,火光四溅。

    身躯巨大、本该行动迟缓的黑蛇,再次消失。

    李清朗声道:“身后。”

    陈知落来不及转身,强行扭腰提刀勉强护住要害。硕大蛇头像和尚敲钟的大木槌,直直将他撞飞出去。

    李清心中一凉,不是担心陈知落,而是自己。

    他大喝道:“救我!”

    黑蛇消失。

    李清拔腿就跑。

    陈知落被撞这一下,感觉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在乱颤,骤然听闻李清的求救后,强行压住痛楚,脚下发力整个人如出弦利箭窜了出去。

    稍晚一步。

    黑蛇近在咫尺,李清已经闻到它口中散发出的浓郁腥气,生死一线间,他再不敢确定这条大蛇是否会下杀手,仓促间果断伸出手指虚空下笔。

    他没想过凭两条腿跑,面对绝对的速度,脑子能反应过来,不代表身体跟得上。

    指笔停止挥洒,指尖露出端倪。

    是符,风符。

    李敢当曾说最好不要再画符,但没说一次都不能。

    李清笑意盎然,轻声道:“去。”

    符箓消散,化作狂风,虽伤不了黑蛇分毫,却也足够自己借力离去,几个踏步,快速飘到陈知落身边。

    陈知落望着脸色诡异转红润的李清,淡淡道:“还会画符?”

    李清不再强忍,张嘴大口吐着猩红血块,苦中作乐道:“你看看画个符把我自己整成什么鬼模样了。算了,闲话少说,这黑蛇脑子好使的很,知道先杀我。从现在起咱们贴一块,我预判它位置,你出刀,如何?”

    陈知落刚想点头,李清瞬间撤出数十丈,迅速道:“正前,头,身后,尾。”

    黑蛇应声出现,以庞大兽躯将陈知落围绕在内,黑尾做矛袭向他身后,蛇头做锤轰然砸去。

    陈知落长吸一口气,将雪亮刀锋深埋地底,整个人的体态随之胀大一圈。本就高大,现在更显威武。

    他轻声道:“敕地,众生退散。”

    凛然刀气自地下起喷薄而出,形成锋锐龙卷绞杀四方。

    黑尾、蛇首在触碰到龙卷的一瞬间,有大片鳞甲迸裂,露出血丝,

    黑蛇高声嘶吼,身躯脱落鳞甲随之焕然一新,仿佛从未受过伤。

    陈知落凭一气之长强行撑住,身躯越发魁梧,刀气龙卷更胜之前。

    一人一蛇,再次僵持住。

    狭路相逢,勇者胜。

    谁是那个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