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登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五章:登顶

    宗显峰上,一直遥望远方的掌门,突然露出开怀笑意,低声自语道:“您终于肯醒来了么。”

    入眼,是一个剑柄,看着很难让人生出兴趣的剑柄。

    说得再难听些,便是失望。

    李清心想着虽然入一趟剑峰收获良多,可毕竟你这把剑才是主要目的吧?结果现在就这副鬼模样?

    他摇摇头,语气转低道:“索然无味呐。”

    天一递来个莫名嘲讽眼神,说道:“你可真是土鳖,非得剑气满峰巅让你一步不得进才好?”

    李清指着地下,笑着说道:“这家伙,跟掌门给我的感觉一样。那人即剑山,此物即剑峰,后者更加纯粹。我想等真正哪天这把剑被彻底拔出来的时候,也是剑峰坍塌覆灭的时候吧?所以还真没瞧不起它的意思,只是觉得跟心里想象的不大一样,有些失落罢了。”

    未待天一回答,已经有声音接过此话。

    “你觉得,我该是什么样的?”

    嗓音空灵,听不出悲喜哀怒任何情绪,回荡在这方天地中。

    天一眯起眼,面色古怪。

    李清望向神态有异的青袍女人,在她轻轻点头示意后,才开口道:“剑气冲云霄?透着股生人勿近的彪炳气势?或者剑锋之锐让人望而胆寒?总之怎么也不该是这幅平淡模样。”

    “你若有本事将我拔出来,这些都能见到。”

    李清笑着摆手:“再过百年,若我未死,你仍于此,倒会不自量力前来一试。”

    “几千年了,好不容易碰上个与他当年一样,通晓剑语的人,却弱的可怜,这贼老天呐,所求皆不得。喂,那边的丫头,你来试试?”

    丫头?

    天一气极反笑道:“嘿,别仗着你年纪大就乱咧咧。且不说我拼尽全力有几分把握能将你弄出来,哪怕真是走狗屎运拔出来了,啧,我家掌门还不得气疯了,斩了我都有可能。”

    “沧海桑田,想当年那位剑山掌门,一人一剑便敢怒而斩天,现在已换成如此谨慎微的人来做那位置?”

    天一撇嘴不屑道:“少扯那些老黄历了,我倒是好奇你怎么活过来的。”

    在她的认知里,这柄剑,一直都是死的。也曾旁敲侧击想从掌门那里套取些有用的信息,但只听来一个故事,大意是一个大户人家,世世代代都传承有一枚绝世玉佩价值连城,其中被赋予深刻的精神意义,但若真到某一天需要变卖这块玉佩的时候,这个家族,也算是走到头了。

    那时候的天一倒不信邪,三番两次前去拔剑,神识落下去如泥牛入海不说,强行硬拔还被剑阵压得遍体鳞伤。久而久之,念头也就淡了。

    “笑话!我本就没死,几千年来半睡半醒,只是没碰上个有资格与我说话的人罢了。”

    “那现在怎么说?觉得我徒弟有资格?要不然你与我徒弟立下大誓,我想办法把你弄出来,让你再复往日光辉。如何?”

    这位峰主想得很简单,只要你敢成为我徒弟手里的一把剑,我就敢不惜毁了这座剑峰也要把你放出来。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大赚,难不成那傻老头儿还真敢杀了我?真打起来,呵,打不过总该跑得过。

    那边传来嗤笑,“娃娃练剑把脑子练傻了?这等话也有脸说出口?”

    天一脸色骤暗欲要出手,但一想到剑峰是这家伙的地盘,还是决定忍一时风平浪静。

    “少年,我初醒来时,有两道气息扫过。一道应该便是现如今的那位掌门,一身通天修为放在当年乱战时,也能排得上号,所以能发现我醒来不甚稀奇。而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某人曾鬼使神差般,凝望山巅。

    李清闻言如实道:“不知。只是当时心念所至,下意识望向此处,并非刻意为之。”

    “那你觉得,我配不配得上你?”

    语出惊人!

    “能,”

    李清笑着点头,大言不惭的接下这话。

    他接着道:“在拒绝那把名为寂灭的剑时,便心血来潮想着峰顶之剑,扪心自问,谁人不想持剑登山巅,俯瞰天下?今日既有缘,不妨立下百年之约。你且再睡百年,百年后,无论成否,我必来一试!”

    “甚好。且等你百年!”

    话音落下,天地随之寂静,陷入久久的沉默。

    既登山巅,既见所盼,师徒二人便不再停留耽搁,原路返回。

    下山途中,天一意有所指道:“今天可不像你的风格。”

    在她眼里,李清是内敛、奸诈、油滑、虚伪、心思深沉的,与山巅之剑立约百年这种豪情万丈,或者说不自量力的事,不该在他身上发生。

    李清眯起眼,沉默片刻。

    我心中,亦有豪气存。

    他轻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剑也同样如此,只是俗物不入我眼罢了。今天这柄剑,值得我袒露一回心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在最开始,心中便认定自己能入剑山门。后来在你提到境界时,脑海里也只有两字,飞升!不过平日里,实在懒得把这些在外人看来大言不惭的话挂在嘴边。”

    天一略带嘲讽道:“你要不说,我还真以为你已经心如腐朽,只知埋头当王八求活万年呢。”

    李清对这话不以为意,笑着道:“那柄剑是否就是当年剑山开派祖师飞升时留下得剑?”

    “嗯。不止于此,期间还经过第二任掌门的手,后来不知何故,彻底隐匿在剑峰,再不出世。今日若不是带你前来,我也无法得知此剑竟已生出剑灵。啧,最高兴的应该是那傻老头。”

    李清稍加思索,说道:“一加一要远远大于二。”

    天一投来赞赏眼神,说道:“不错,当他真正握起那把剑的时候,世间皆看他一人。不过话虽这么说,但以我那掌门师兄的迂腐性子,剑山不到生死关头的绝境,他都不会强行取剑。”

    李清不以为然道:“不过是背上个毁去剑峰的恶名罢了。”

    天一摇摇头,轻声道:“那柄剑对于剑山之重要,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这就像是传家宝物,真到了要变卖的那一天,也就是大难临头了。”

    李清眉头高挑,不满道:“那我百年之后若真有能力取剑,岂不是会遭受很多阻碍?”

    青袍女子罕见的满脸愕然,不可置信道:“你认真的?”

    “要不然?”

    李清眯起眼,正视天一认真道:“你给我上的枷锁,太过幼稚,我根本不屑理会。那柄剑,才算够格!”

    前方若有高山,岂能不去登顶?

    天一神情渐渐趋于平静,朱唇轻吐。

    “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