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幻世风语颂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五十章 龙山矿区 三

    环绕着巍峨的龙山几乎转了一圈,傍晚才来到接近峰顶处雄伟的入口,三个人意识到他们对于矿坑的概念理解上有些问题。入口两边高耸的山崖上间隔一段距离便有守卫拿着长矛站在那里,审视着出入的人员和车马。进入最后一道用圆木搭建的宏伟木门,真正的矿区出现在他们眼前。矿坑只是一种通俗的叫法,这里的情形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山谷,蜿蜒扭转且深不见底。原来整个龙山只是四周山壁围拢,中间刀劈斧砍一般的石壁垂直向下,消失在点点灯火和云雾弥漫之中。一条用木头修建的栈道在岩壁上之字形来回往复,时而穿过凸起的石壁,时而又莫名其妙地从另外一处更低的位置延伸出来。绝壁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穴,粗重的缆绳杂乱地垂挂在其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矿坑。只是他们现在目视所及的深度里,大多已是开采结束的废矿,黑洞洞地扔在那里,临近栈道或者平台前的矿洞,就成为了劳工的栖息之所。好多还被当做一家人的房屋。

    三人收回目光,来自谷底的气浪盘旋上升,让龙山深秋夜晚的寒凉更加真切。接应的守军和劳工呼喊着,安排装满酒肉祭品的车辆从入口平台处向里面依次行进,路很陡峭,每个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一不小心失去控制掉下山崖。慢慢来到相对开阔的场地,这里似乎是峡谷中面积最大也最平整的一块地方,有很多看上去还很不错的房子,大多用石头或者木料搭建。一面靠山体,三面全是万丈深渊。从这里再出发,就是狭窄的栈道了。

    车辆在此被卸下货物,所有人在守军的指挥下开始向房子另一侧搬运东西。那里搭建着一个由钢铁和木料制作的绞盘架,巨大的绞盘被四匹马向拉磨一样驱动起来,带动绳索吊框和下面峭壁上另一个较小的平台来往,就这样一阶一阶通向峡谷深处。t发现每一处平台都有若干条索道通往对面的山壁。成车的酒肉被抬到绞盘上,负责运送的人便顺着栈道徒步向下走去,就这样逐渐搬运直至夜深时抵达谷底。

    这是一个与外面完全隔绝的世界。阴暗潮湿,四季冰冷。谷底有一条小河却寸草不生,河面被开采出来的矿石拥挤的七转八回,一些临时搭建的低矮房舍杂乱地分布在小河两岸。零零散散伸向远方。绞盘下方是人员和房屋最密集的地方,又正直祭山之日,因此这里像节日一般喧闹,灯笼火把亮成一片,周围房子里和附近的山洞中,处处是人影攒动,虽然已是深夜,但是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一年一次难得的喧嚣。

    三人在绞盘边上等待自己的货物下来,这时和他们一起的老人高兴地同远处黑暗中出现的身影打起招呼。对方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身破旧的衣服,脸上手上比苦力要干净许多。二人相见后愉快地攀谈起来。老人解下身上的包裹递给他,这是男子家人托他带进来的棉衣。男子接过后看看四周,将老人拉倒僻静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皮袋儿,打开系着的细绳儿,先从里面捏出几块成色不错的宝石放在对方手上。老人笑笑就收下了,然后将皮袋重新系好全部交给他,这是他一年来偷偷积攒的全部财产,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出去,因此每年都是通过老人送回镇子上的家人。老人小心地将皮袋藏进腰间,拍拍他的肩膀要他放心。二人聊了一会,男人就准备离开。l他们三个在老人和他说话时就相互看了一眼,这时便一起凑上来拦住了他。

    男人知道他们的来意,就笑着说:

    “你们也算找对人了,要想在矿区里面找个亲戚,真不知道除了我还能有谁对这里更熟悉。只是这里到处有士兵把守,要冒很多风险,你们……”

    “如果您能帮忙,我们把这次押运祭品的工钱全给你。”t明白他的意思,立刻从身上取出了早上绸缎行老板给他们的钱说道。男人接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就递给身边的老人。

    “这东西我没什么用,还是带出去给我的家人吧。”原来此人二十几岁时就是矿区中的守军。还是个小头目,后来皇城军队接管了宝石矿藏,就准备离开军队回到家种田,但是和许多年长的士兵一起被强行扣留下来,做着和苦力一样的工作。

    男人介绍说,明天早上将延续祭祀仪式,如果想顺利的返回地面,最好今晚就把事情办好。于是三人和老人打过招呼,悄悄地跟随男人离开了。

    四

    跟着男人在宝石矿藏的峡谷底部行进。三人不断查看着周围的环境,两侧山洞中依稀有橘红的灯光露出,让陡峭的崖壁更像生铁一样坚硬寒冷;抬头望去,高处栈道的火把犹如寒星般渐渐模糊,矿坑太深了,竟然没法看见夜空的痕迹,插入云霄的谷壁看上去将要倾倒挤压下来,令幽深的山谷显得越发险峻。

    男人的住处在接近谷底的石壁处,沿着比原来更窄更陡的通道拾阶而上,山崖间几个低矮的洞孔显现出来。男人带领三人进入自己的地方。他将手中的灯笼插在墙上,让他们坐下来详细地告诉他要找这个人的姓名和一切相关的情况。然后转身出去了。废弃的矿洞勉强能站直身体,虽然狭窄不过比较深,男人用石块把里面垒砌开来,一定程度上隔绝了山体渗出的寒气。过了好一阵还不见他回来,l开始有些担心。中间出去观望了一回,不见一点踪影,只得和二人坐下来继续等待。终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破旧的木门被推开,男人只伸进半个脑袋说道:

    “走,去见你们那位亲戚。”三人立刻精神起来,整顿装束走出山洞。原来他去了负责管理矿区底部平民的一个军官家。男人在军队做头目时,这个军官还很年轻,在他手下得到不少照顾,因而私下里对他还算不错。男人谎称上面的朋友送祭品顺便托他转交一些棉衣,并把家人给自己带来的包裹让军官查看,军官正在喝酒,又是熟人,就大致检查了一下,把地点告诉了他。l心里感到很高兴,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就问他要走多远。男人一边走到谷底的碎石路上,一边指着向北延伸的峡谷说:

    “矿坑最北端,十多里路吧。”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三个人刚刚放松的心情又重新紧张起来。“如果你们幸运,或许能够见到活的。”

    “为什么这样讲,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l急忙问道。

    “我听军官说,你们这位亲戚是和老婆儿子一起被抓进来的,他自己年纪大又干不了活儿,就被安排在在那个地方看守坟地,后来老婆儿子都死了。不过半年前死了人都要送出去埋葬,所以好久没人去过那里。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头儿,能不能活到现在还真不好说。”

    前面的道路开始逐渐向上抬升,由于此处没有矿洞,因此早已消失了人迹。脚下开始出现泥土的感觉,也有稀疏的蒿草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山谷在此处转了一个半圆形的弧线,空旷的坟场就坐落在弧线尽头的峭壁下。

    没有光,一条荒芜的小路在密密麻麻的坟堆中若隐若现,苦力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离开人世后,就被简单地运到这里,没有人知道这片荒丘埋葬了多少人,只是后来再也没有地方可以容纳,才将死去的人送出矿区。小路到达一处高地的小屋前,男人手中的灯笼勉强可以照亮残破的房门。轻轻拍打几下又喊了一声,终于,屋内有了悉悉索索的回音。三人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多年风雨蚕食的木门慢慢打开,吱呀声在夜晚的深谷中异常尖利。灯光照耀下,一个消瘦苍老的面容出现在门中。头发已经快掉光,剩下的一些干枯地伏在头上;形容枯槁,似乎褶皱的皮肤之下就是骨头。老人弯曲着身体向他们身后望望没有看到运送的尸体,就疑惑地看了下这几个人。由于时间紧迫,l来不及过多客气,就直截了当地问道:

    “非常抱歉这么晚来打扰您,不过我们有些急事,想找到一个叫做涵的朋友。听说您与此人相交深厚,请您告诉我们他的情况,还有现在的住址可以吗?”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上面认识他的人很多,你们为什么总来找我?”不知道为什么,老人听见l的话后立刻有些恼怒,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更加没有血色。一边回绝着l的问话,一边用手拉住门准备关上。众人都被这种情形弄的有些错愕。这时芙瑶从几人身后迈上前用手推住了即将关闭的房门。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