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幻世风语颂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深夜出现的老人

    五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睡中的t听见了l小声的呼唤:

    “管家,快起来!”于是朦胧中心里责怪他打扰了自己的美梦,估计又看到了什么让他兴奋的记载,就懒得搭理他。

    “t!快起来!!”声音中充满急切,还有一丝慌张。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对劲。睁开眼的一瞬间,t的心中一紧,本来面朝窗子,月末将近初冬根本没有月亮,房间中怎么会有银色的微光?而且这光亮分明来自身后的房间中。暗自责备自己的同时早已握剑在手,瞬间从床上站了起来。

    “看来我的邻居招待的还不错,一个秉烛夜读,一个安然入睡。我这主人回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嘛。”声音舒缓而从容,却空荡荡的有些古怪。t发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静静地站在神龛旁,说完随手播了下神龛一侧的大半只蜡烛,烛光亮起。老人看看t拿剑的手接着说道:

    “放松些将军,你们千辛万苦不就是特意来寻找我的嘛!”t慢慢将佩剑收回贴住身体,却没有插入腰间的铁环中。老人淡淡一笑,很认真地移动了一下烛台的位置,然后转身看着门口的l说道:

    “怎么样神官,我的回忆录还有些意思吗?”l这时没有回答老人的问话,而是双手叠放胸前,单膝跪地说道:

    “玉夏国二级神官l,奉国王及一级神官明墿之命觐见大神官,并恭请大人安!”说完低下头去。

    “好了年轻人,快起来吧,还是没有这些官样礼节的好。”看着l站起身又继续说道:

    “我现在不是什么大神官了,和你们一样,不,和你们不同,你们是将军,神官,我只是一个平民而已。”

    “请原谅我们的鲁莽大人,在下和l神官奉王命前来寻找大人,形色匆忙,礼仪不周,请大人见谅!”t也弯腰行礼,恭敬地说道,手里却依旧握着佩剑,只是翻转臂膀放到了身后。l见他竟然没有行跪拜礼,最重要的是手里还拎着武器,就小声喊道:

    “t!”并用目光提醒他这样很不敬。

    “行了,别在这上面耽误时间了。”老人这时话音再起。“如果我们再这样客气下去,可能就没有时间谈论正事了。”看到二人迟疑的表情,就面朝t说道:

    “怎么,难道将军不知道有人跟着你们一起来拜访我吗?”语气平淡中透出几许威严,让l不免带着责怪的表情也看了他一眼。在路上就反对他明明知道有尾巴还执意前来。现在大神官果然生气了。

    “略有察觉大人,只是事态紧急,又没有其他良策,因此只能冒然前来,如果给大人带来麻烦,还请大人多多谅解。”t平静地争辩道。他虽然嘴上说着这些,心里却不断在审视着眼前这位老人。世态险恶,不得不防。从转身下床第一眼,t就对老人的形象猜度起来,一身洁白的长袍,总觉得哪里不太真实,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当老人点亮烛光后,t明白过来,黑暗中老人周身散发着银白的亮光,蜡烛点燃后白色的荧光不见了,老人背对蜡烛的地方却看不到影子!还有,他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进入房间的……

    “好吧,既然有紧急的事,就说来听听吧。”老人仍旧站在原地,既没有走动也没有坐下来的意思。于是l就说道:

    “在下此次前来,一是奉命了解皇城现任大神官,尊敬的麦索大人一些情况,二是……”t这时突然上前打住l的话快速地撒起谎来

    “二是我们玉夏的一级神官,也就是您的学生明墿大人,拖我们向您请安问候。并一再嘱咐我们两人,见到大人后务必邀请您在方便的时候,光临玉夏,以解明墿神官和玉夏国王及百姓对您的思念和仰慕之情。”

    此话一出,让身边的l感到莫名其妙,但是马上明白了t的心思,看看眼前这位老人,也赞同t此时留了一手。如果把那块邪恶的石头交出去,一旦出现差错,那后果不堪设想。老人听后微微一笑,冷冷地说道:

    “好吧,这第二件事暂且不提,你们为什么要暗中了解麦索?特别是你,神官,还有你们的那个明墿,要知道,国法和神律都是绝对不允许对最高神职领袖进行非议的。”l听了,暗自咬咬牙,就坚定地说道:

    “尊敬的大人,近二十年来,特别是近十多年间,不但是我们玉夏王国,整个皇城大陆几乎都被一种晦暗的气息包围着,没有了开明的政治,没有了和平与信任,各属国和独立的城邦间纷争四起,有的甚至演变成军事冲突,百姓苦难,民生狼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一切,有各王国施政者的原因,但是身为整个大陆神职领袖的麦索大人,对此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么说你是来告状的啦!小神官,你今年几岁啊。”

    “回禀大人,在下今年二十四岁。”l恭敬地答道,却不知对方什么意思。

    “小小年纪,竟敢如此评述世间正误,你不觉得太过自信了吗?”

    “大人,在下年轻,见识短浅,学识浅薄,但是自幼追随明墿神官研习神学,深知教化民众清明世风举足轻重,责任重大,因此绝不敢有半点妄自非议。特别是离开玉夏这段时间,亲耳所闻亲眼所见,与在下向你禀述的这些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恳请大人明鉴。”

    l说完,冷静地看着老人,他此时意识到,即使这个涵不喜欢他说这些,也一定把要说的话讲出来,首先是国王和明墿神官交给的任务,还有就是处于本性,他遵从等级制度,但是非问题绝不畏手畏脚。如果发现自己的想法和大神官相左便退而不言,那不但是辜负了国王和明墿神官的厚望,同时觉得也是对主神和教义的背叛。站立一边的t对于这个涵一直在观察中,他的态度让t略感意外。对于此时l的表现却在心里大加赞赏,本来以为他可能碍于长幼或者迷信权威而唯唯诺诺,现在看来这个小神官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于是也认真说道:

    “l神官所言极是。在下一介武夫,不能领悟神学教义,但多年来行走皇城大陆各国,生灵涂炭,暴虐之势泛滥,淫邪妖孽之风日盛,在下此时想,作为前任大神官,又经常游历四方,大人您也应该有所耳闻。”

    “听将军阁下的意思,倒是责怪我的口气了。”老人转过脸看着t

    “在下不敢,只是略有疑惑而已。”

    “略有疑惑?我看你谈吐犀利,行为缜密剑不离手,谦称自己一介武夫就太客气了。”见t又要辩解就打断他接着说道:

    “即使你们所说的这些确实有麦索的责任,也应该向他直言相谏,怎么想到来找我”说完低下头去小心地拨了下蜡烛的烛火,房间里顿时稍稍明亮起来。不知为什么,t总感觉老人对待这个蜡烛要比对待他们俩说的那些还要认真,心下便有些不悦。不免心生疑虑:这就是被明墿神官奉为主神代言人的涵大神官吗?

    l看他铁青着脸不再作声,就直接说道:

    “大人,我们的明墿神官近些年曾屡次致函麦索大人提出上述问题,却总是无果而终。最重要的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被封印于异界的邪恶势力,又再次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而且我们怀疑……”l果断地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却在针对麦索的怀疑上迟疑一番。看着对方。老人依然很平静,仍旧呵护着烛火,半天才抬头缓缓地说道:

    “你们所指的是人狼和食腐族吗?”神色淡漠如初,l和t不免相互看了一眼对方,看来他早已知道这些。

    “我已经老了,无论是世间纷争还是异界的邪恶,我都帮不了你们。别指望找到我就能解决一切,也有可能才是磨难的开始。对于年轻的将军,我不想在说什么了,可是小神官,你有着不错的前途,真愿意冒险挑战万人敬仰的麦索大神官吗?”老人显然明白l后边省略的怀疑内容。

    “如果我们的怀疑是错的,我会接受麦索大神官和神殿做出的任何惩戒;如果是对的……”l痛心的低下头,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个错误而已啊,尽管自己会受到极其受严厉的处罚。但还是抬起头平静地回答:

    “如果是对的,我宁愿用我的生命捍卫主神的尊严和众生的安宁,而不是躲在舒适的玉夏苟且偷生。”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