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上古之证第一部冥府之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231 虚张声势

    夜深人静,凌晨两点的朝熊山下,韩昶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张开神识肆无忌惮地扫描着整个伊势神宫,反正黑白无常也说过人间已经几百年没出过元婴及以上的大修士了。

    但若对方并非修士呢?

    其实伊邪那岐也很纳闷,他的每具肉身用不过百年,根本无法积累起能有效支撑施放高阶法术的神力,而且今天眼皮还一直跳个不停。先不说十拳剑曾经是他的佩剑、草薙剑在他女儿那里保存过一段时间等原因,只是他用两把剑封印了两个儿子的魂魄,其中就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感应联系。伊邪那岐一直以为妻子会自黄泉国出手,所以长期镇守在黄泉国与列岛的入口黄泉比良坂,直到失去感应才回到伊势神宫,却没想到对方是来自中国的华夏修真,当然,他也就能算出大致方位而已,韩昶的存在就像一个干扰器,让伊邪那岐的卜算大失水准,可是,韩昶在伊势神宫正宫房顶上不断散发出神识的行为就很过分了,简直像在羞辱伊邪那岐,而后者还不敢出声,分神境界太唬人了。

    “什么时候人地隔绝被打破了?神仙可以下凡了?”伊邪那岐非常紧张,他努力感受、分辨着神识中的信息并面露恐惧之色:“原来不是神仙力……人间大修士岂不是更扯淡!”

    韩昶扫描了一圈之后,也发现了问题,整个神宫内外大约二十个先天期、六个筑基期,连金丹期都没有,果如黑白无常所言……但有一股很奇怪的气息,就像魔神地狱幻城外的那头冰原巨狼。

    “寄灵?”一想到这儿,韩昶赶紧将神识收回并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列岛空间性质极其不稳定,没准有高阶妖魔等候在此地。”

    一旦韩昶收敛起神识,伊邪那岐便立刻失去了目标。

    “祭主大人,他们快到了。”一名身着白花紫袴的神官匆忙地跑进来声说道。

    “知道了……通知所有权祢宜神官到皇大神宫瑞垣外布防,祢宜及以上入瑞垣内,请自卫队封锁神苑和内宫参集殿入口处,严禁任何车辆外出。”

    “似乎被发现了。”韩昶看到皇大神宫及各处建筑陆续出现了密集的灯光。

    “青木、有马、石原、菊池你们先不要动,笹川去接应荒木和太田。”伊邪那岐吩咐着几个筑基期的神官。

    “大人,皇大神宫那边……”

    “不用去,去了也白去!”伊邪那岐太清楚分神境界的大修士意味着什么了,相当于天仙巅峰的修为,已经足够对他这种极其衰弱的上仙造成威胁了。

    至于韩昶那边,本以为穿过近铁鸟语线后那六辆黑色r皇冠会直接停到治馆町后的神宫司厅前,却不料半路拐了个弯进了中村町。

    “咦?”三千米这个距离差不多是目前韩昶神识探查所能达到的极限。

    下车时,张凌看到了周围神社服饰人员忙碌的场面,却露出了笑容。

    “张师,这都什么时候您还笑呢?”葛莉莉问道,张凌可是玄冥观代师傅中唯一的练气十二层,其他代师傅都是筑基期。

    “韩理比我们先到了……”张凌纯粹靠蒙,但眼前这些东瀛修者的慌乱申请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嘿,这子还挺淡定!”韩昶没有立刻动手,附近凡人太多,再说他还想接下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毕竟对方有一个很奇怪的存在。

    “笹川前辈,人带到了。”两个老头却很恭敬地对一个青年人鞠躬道。

    “嗯,祭主大人正等着,把他们带过去吧。”

    “是!”

    韩昶看着张凌等人进了顺葭原神社旁的路进入了一片树林,非常好奇地踩着树梢追了过去发现了四座并排在一起的神社,原来是伊势神宫十大别宫中的月读宫以下四别宫。

    月读宫,主祭天照大御神的弟神月读命;月读荒御魂宫,主祭月读尊荒御魂;伊邪那岐宫,主祭天照大御神的父神伊邪那岐;伊邪那美宫,主祭天照大御神的母神伊邪那美。

    说是宫,其实比个茅草屋大不了多少,符合日本人巧精致的一贯特点,估计造的人也没想伊邪那岐真能住进去。

    住,是肯定不会住的,但并不妨碍伊邪那岐在这里对发号施令、左右整个日本神道。

    “中国人?”伊势神宫祭主须磨是一位消瘦的中年男子,每百年左右换一个肉体令伊邪那岐的知觉都快麻木了。

    “是的,中国人!”张凌说,葛莉莉翻译。

    “去秋叶神宫干什么?”

    “观光。”

    “观光?那这是什么?”伊邪那岐抖了抖手中那公文箱。

    “捡的!”

    “先天期的观光客捡破烂?我不信。”伊邪那岐摇了摇头,他能明显感觉到了箱子中火之迦具土神的一半魂魄,虽然仍处于沉睡状态,但他毕竟还是火神名义上的父亲。

    “信不信由你,我再次向贵国提出严正交涉与警告,肆意扣押并枪伤中国游客。”张凌故意无视真崎甚七郎手下的伤亡。

    “每年都会有一些中国游客在日本失踪……告诉我草薙剑在哪里,我就放了你们。”伊邪那岐盯着张凌的眼睛问道,这点威压足够迫使对方说实话了。

    “对不起,先生……我不明白您说什么。”张凌嘴角上翘,似乎很看不起伊邪那岐的伎俩。

    “那你就先去死吧!”伊邪那岐从来都是狠角色。

    “住手!”韩昶到底还是缺了些城府,听到张凌他们有危险便立刻从树梢端跳了下来,把周围所有的人吓了一跳。

    “阁下终于肯露面了。”伊邪那岐笑道。

    “是啊,我露面了……可以放了我的人吗?”韩昶试探道,两手拽着符诀,随时准备动手。

    “哈哈哈,大修士的面子哪敢不给,笹川,放人!”出乎韩昶意外,对方很容易便松口了。

    “是,大人!”笹川让几个手下松开了对张凌等人要害的控制,他们立刻回到了韩昶身边。

    “那么接下来,我可以请阁下喝杯茶吗?就我们两个。”伊邪那岐又问道。

    “嗯,您想问什么就直接说吧!”

    “这里可有不少凡人……”很轻的声音,似乎用上了传音入密的功法。

    “好吧,不过有句话说在前头,没有好茶我可喝不下去。”韩昶答应了。

    临时征用了神札授与所的茶室,因为韩昶这边一共五个人,所以祭主也带了属下的四名神官入内,其他人全部放在神札授与所外围警戒。

    茶室很,按照约定,韩昶与祭主须磨一起入内,而另外八个在外面守着,伊邪那岐会z文。

    一杯清茶,一缕清香。

    刚一落定的瞬间间,两人的神识便已碰撞在一起。一个是大罗金仙弱化了三个层次且无法补充的寄灵躯,有着丰富的证道斗法经验;一个是有分神境界、洞虚期大修士,手撕过中位魔神,但没有与修士在意识层面上的斗法经验。

    “幻境,成功!”

    “控心,失败!”

    “易魂,失败!”

    伊邪那岐不经意间连施三术,虽然成功地将彼此拉入一个类似林间的幻境,但控心与易魂且果断失效,让其深感意外,而韩昶正笑着望向他。

    “华夏人,你竟然超越了元婴期!”显然这种结果祭主无法接受,原本他还想施展夺舍寄灵之术的。

    “嘿嘿,如果我说我挨过六九劫雷,你信不信?”韩昶嘴上说着,手里也没含糊:“指石成金、游神御气、追魂、摄魂!”

    “纳尼!”伊邪那岐非常清楚,自己能施展三重阴阳术是因为自己曾经有过大罗金仙修为,可对方实打实叠加了四套……其实韩昶经常这么做只是因为缺乏道术基础,搞不清楚各种术法的具体施法条件和对象,所以只好挑近似的一个或几个起来,当然,也只有他能这么用,别的元婴或洞虚期修士要这么干,灵力根本无以为继。

    一时间,附身须磨的伊邪那岐灵魂周围电闪雷鸣,他自己幻化的树林中,无数个阴魂鬼手呼啸而过,其形苍凉、其声悲戚,韩昶本意并非在别人的幻境中制造诡墓的气氛,但实际效果却很明显,伊邪那岐被自己吓了一跳,而韩昶也没能打破幻境。

    “你到底是什么人?”同一个问题,高手过招立显分晓,伊邪那岐略逊半筹:“我似乎根本没有必要冒着风险为了两个废魂与您这位空冥期大修士耗下去吧……”

    一个美丽的误会,既然对方纠结于自己的威胁,韩昶便收起了法术,而伊邪纳岐也跟着收回了。

    “你来想干嘛?”又是同一个问题,这么循环下去两人自己都会颇觉尴尬,便约定轮着回答对方一个问题。

    “华夏修士韩昶。”

    “伊势神宫祭主须磨,或者您可以称呼我为伊邪……是我妻子派你们来的吧?”对方一上来便自报家门,顺便点破了韩昶的来历。

    “伊邪那岐!”韩昶立刻严肃起来,没想到眼前这消瘦的中年男子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列岛诸神之父。

    “不用紧张,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不想再和那美争吵了。”伊邪那岐给韩昶斟了一杯茶后突然伤感起来,甚至还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既然她这般想要两个儿子回到她的身边,我也没意见,毕竟当年错多在我。”

    “受尊夫人之托……”韩昶在心底给他竖了根中指。

    “如果可以,请转告我的妻子,我想当面向她道歉。”伊邪那岐诚恳地说道。

    “这个……我尽力吧,你们家务事,我也不好保证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列岛父神既然能那么客气,他不好意思拒绝,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多谢韩道友!”

    因为剧情转变太突然,原本韩昶还准备和寄灵怪物打一架,再带着张凌他们夺命狂奔,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个几十万年后幡然醒悟的浪子。

    生意既然谈好了,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地,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去,考察日本神社这种事情已经被妻子笑话了,而且这次连张角的妻子、韩昶的表妹依依都加入了。

    “喂,老张,听说你们中国寺庙没玩够,又去玩日本神社了?”依依一直用老张称呼丈夫。

    “这个……公司安排的,旅游资源项目开发嘛,让我们先去看看。”

    “听说我哥现在和你们公司也有个类似的合作?”

    “是啊,扶持微创嘛,不过你放心,哥的项目绝对大有前途。”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洞虚期大修士更有前途的职业吗?

    “有钱途就好,这两天我和雯雯在大肚皮家玩,你们不用那么早回来。”

    “……”张角尴尬地看向韩昶。

    “记得带手信,生巧二十盒、白色恋人三十盒!”

    “是,长官!”张角的妻子和女儿都很喜欢吃机场免税店里的这两种巧克力,搞得他以前每次从日本回来都被当成了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