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上古之证第一部冥府之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266 迷失外域

    韩昶以一种自由落体的方式坠落在黄泉比良坂外域一侧某个不起眼的水潭之中,如果太起眼,他这种生魂早就被妖魔们注意上了。不过韩昶很快便发现,妖魔们正忙着做自己的事情——自相残杀,根本顾不上某个细的异常。

    “水遁!”

    “飞身托迹!”

    “正立无影!”

    “潜渊缩地!”

    韩昶不假思索瞬发一个基础法术叠加三个有隐匿气息效果的天罡法术,再含了一颗阿加雷斯送的拟鬼丹沉落到水底,外面虽然热闹,但稍微看几眼便知道不是自己这个层次能参与的,洞虚期在现世人间可以称王,但在外域却远远不够,不如先躲起来,以分神境界分出一缕神识到水面上观察周围的动静。

    “嗷嗷嗷……喔!”呼啸声中,一个身高三米的狼人,半米长的脚掌踩在几个骷髅兵身上,只能听见一连串骨头碎裂声,但狼人的注意力明显集中在前方正与巨熊搏杀的银色骷髅身上。

    “至少有鬼王修为!”韩昶心想这到外域才没几分钟。

    但在狼人扑向骷髅王时,一具壮硕的腐尸便在半空中将其拦截下来,狼爪飞舞中,腐尸身上绿色的浆液溅到周围妖魔身上都是几缕青烟。

    “好强的腐蚀性!”韩昶看得心惊肉跳,万一洒到自己所在这洼水潭中怎么办?

    真阶妖魔之间的对抗对周围的生物来说不啻于一场巨大的灾难,他们的战斗范围内只有大妖与上魔还能帮把手,灵阶以下只被余威波及便已神形崩溃,而韩昶恰恰是对应灵阶的洞虚期,好在他还有个分神境界,虽然有些头晕目眩胸闷,但还不至于受伤。

    狼人很快撕碎了同阶初期的腐尸,自己也已皮开肉绽,白森森的骨头暴露在外面,再看那边,银色骷髅正卖力掏着巨熊的五脏六腑。

    “嗷呜……”看见同伴的惨状,狼人便一声长啸、几个跳跃来到了骷髅上方,十根利爪上爆发出白芒一片,他生气并非因为骷髅干掉了巨熊而是骷髅对自己存在的无视。

    “嘭!”骷髅身体表面泛起红光,将狼人弹飞,狼人还未着地又反身扑上,来回数次,狼人竟似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并非骷髅的对手,一味以命相搏。

    “这傻狼是不是疯啦!”韩昶猜测。

    伴随着几声剧烈的撞击与摩擦声后,水面上方似乎恢复了平静,但旋即沉默几秒后又是一连串刺破空气的尖啸与杂乱无章的爆炸,最后一切消失于虚无,还不太放心的韩昶用神识检查了周围数十米不算,还探出头来用探测器认真观察了一会儿。

    “……”确定只有远处还剩几个很微弱的赤色与橙色亮点后,韩昶才爬出水潭,低调地用灵力烘干衣服,然后便发现这仿佛经历过世界大战似的附近没有半个活口,妖魔尸横遍野,就连前面嚣张至极的狼人与银色骷髅也躺在那一堆无数残缺不全的尸堆中,狼人仅剩了右边肩膀以上半拉头部,而银色骷髅就像承受过巨大撞击般深深嵌入地面,全身没一处地方的骨头是完整的。

    早已见识过第七层地狱太和宫那场血战的韩昶依旧为眼前这番惨烈景象所震惊,虽然还不明白为何这些妖魔如此拼命厮杀,但战况确实激烈。

    “生……魂……”原本以为了无生息的狼人竟然又瞪大了眼睛,吐出了艰涩难懂的几个字:“咦……你,身上……大……将的……气味!”

    “大……将的?气味?”韩昶重复着狼人的话,忙然,接着又猛地想起自己收养的那条幼年柴犬:“格拉非冈?”

    “嘿嘿……”听到这个名字的狼人突然笑了起来,用爪子指了指自己,接着喷出几口鲜血后话语才变得利索起来:“主公……格拉非冈!”

    “好吧,我认识那条狗,你不要急,慢点说!”韩昶真服了狼人,都只剩四分之一身体了还能口吐人言。

    “您和主公是……”

    “我收养了他!”看着狼人即将涣散的眼神与渴望答案的表情,韩昶简明扼要的地回答道。

    “……”狼人楞了一下,虽然不可思议,但眼前这个人类身上确实有属于主公的味道,而且散发着一种极其友好且依赖的气息,因为韩昶前几天经常抱着格拉非冈思考问题。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你也看到了,这样子是救不活了。”韩昶指了指狼人胸部以下。

    “没了……”狼人似乎很宽慰地点着头,知道主公还活着,也不枉费他们这队狂狼军一直守候并全部战死在此地。

    “嗯,格拉非冈很乖,我会善待他的。”

    “谢谢,那么……这个送给你……”狼人艰难吐出最后一口气,在韩昶的帮助下闭上了双眼,紧接着其额头中央就像被刀切一般慢慢分开,露出了里面一颗碧绿璀璨、毫无瑕疵的菱形晶核。

    能够清楚感受到其中类似灵力的充沛妖力,虽然不明白狼人为什么要把相当于人类元婴的宝贝晶核送给自己,但本着有便宜不赚是傻子的原则,韩昶迅速出手将它摘了下来收藏起来。

    秦广王曾经说过,一般情况下,妖魔都不会心甘情愿留下完美的晶核,尤其是给人类,所以当初那两条真魔阶虫是整个儿被秦广王炼成虫草的……如果说凡人的血肉、鬼修的魂魄对妖魔来说是一种大补膏,那么妖魔的晶核对凡人修真与鬼修来说就相当于野山人参,当然,妖魔之间也相互吞噬晶核来壮大自己,而凡人修真与鬼修同样会通过自相残杀来获取血肉与魂魄。

    “这里不像阴间也不是地狱,更非人间……外域!”韩昶打量着四处的光景,恍惚间想起了与秦广王狩猎虫魔时的情形:“应该没错,可是这一堆妖魔的尸体怎么回事呢?”

    事实真相是,狂狼国犬妖族大将格拉非冈的军队曾在附近驻扎,自从格拉非冈自降修为连续突破两层位面法则去了人间后,他的手下们便一直在这里等他,直到伊邪那岐的九转聚魂阵爆发,位于中心地带的格拉非冈军首当其冲被丧失理智的妖魔们袭击,同时自己内部还发生了营啸,几番折腾后就剩下近百名忠于格拉非冈的狼人亲卫,虽然最终也没能躲过骷髅大军的清洗。

    韩昶不知道以上事情经过,也没打算弄清楚,但他知道此处并非久留之地,眼看风平浪静,何时再起波澜孰能料?从芥子空间里换出一身粗布斗篷,将自己罩得严严实实,韩昶便离开了妖魔的坟场往西而去……其实他若往东走个十几里就能回到黄泉国了。

    许多年后回忆起这幕,韩昶总不由唏嘘,没这茬后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了,妖魔鬼怪界后来也不至于崩溃得那么彻底……

    ———————————————————————————————————————

    “灾星降世,红莲业火将烧尽世间一切……”深邃的幽暗中,外域尚存但避世潜修的前代妖魔大能们不约而同睁开了双眼,须知哪怕伊邪那岐用九转聚魂阵在边境上捅出那么大篓子都没能惊动他们中任何一个,而韩昶不经意间踩在外域土地上的脚步却引发了蝴蝶效应。

    “真麻烦啊!”一个慵懒的声音。

    “后土这丫头,都几千万年过去了还不肯放过我们这些老骨头渣滓,咳咳……”一个沧桑的声音。

    “没辙,哪位大哥去看看怎么回事呗……”一个娇媚的声音:“顺便教教辈们怎么做人。”

    “人?”一个沙哑声音刚睡醒,莫名其妙地打岔道:“妖魔鬼怪界什么时候有过人了?”

    “咳咳,还是我去吧!”一个极深沉空洞的声音。

    “白泽大哥!”

    “白泽兄!”

    “师父!”

    “主人!”

    “官人!”之前那些声音突然都变得急促起来,不同称呼代表着他们各自与白泽的关系。

    “很久没看外面的世界了……”深沉且饱含吸引力的男音属于一个白发苍苍、头上两个犄角的年轻人,虽然只是看上去比较年轻,但能安全度过三个量劫并存在至今,仅此一点便是大部分洪荒古神无法企及的,和他同一时代的妖皇帝俊、东皇太一、十二大巫皆已成往事尘埃随风飘散。

    白泽,中国古代神话中地位最崇高的神兽,狮身鬼角山羊胡,象征祥瑞、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能人言,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祖先与龙凤麒麟青丘狐同生于洪荒,一脉单传,甚至都未形成过族群,在历史上的记载也是寥寥,至于先前那声“官人”只是某位女妖一厢情愿而已……

    东晋葛洪《抱朴子极言》与《云笈七签轩辕本纪》中记载,白泽曾应黄帝所求作鬼神图鉴,即《白泽精怪图》,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鬼神。

    唐开元有白泽旗,是天子出行仪所用;明有白泽补,为贵戚之服饰。

    后世因为白泽能够趋吉避凶,常将它的形貌使用在物品之上,《通典》记帝王之旗就绘有白泽的形貌,称为白泽旗。

    《唐书五行志》记载中宗韦皇后的妹妹用虎豹枕以避邪,白泽枕以避魅。

    《开元占经》卷一一六引《瑞应图》云:“黄帝巡于东海,白泽出,达知万物之精,以戒子民,为队灾害。”

    纵为万妖之首,白泽进入人间也只得堪堪保持兽型,位面法则、童叟无欺,至于他当时为何要结束百年静修出关去见轩辕却是另外一个故事了。